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3 07:50:00  2409685

何俐萍.山哥的担忧成真了

绵里藏心

就在上周六的早上,收到砂拉越诗巫蓝宜长屋有37人确诊的消息,泛起的第一个念头竟是:“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惊愕之余,却有意料之内的矛盾。在这之后,是陆续传来有长屋沦陷的消息。一来是凸显病毒散播和感染速度之快的可怕,二来是如卫生总监诺希山所形容:“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回想2020年,和一位常年奔走长屋的政治人物聊起,我们都深深认同,冠病病毒对长屋绝对是一颗随时都可能引爆的计时炸弹。长屋是典型的群居之地,单位与单位之间没有围篱间隔,打通的长廊是居民平日联谊之地。撇开那些建设豪华和现代化的长屋,大部分尤其在偏远地区的长屋,卫生条件有欠理想,加上在长屋生活以老弱妇孺居多,病毒一旦攻破偏乡,形势就有如野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很不幸的是,如今的局面是如骨牌效应般,砂政府有没有能力制止疫情不断扩大?还真不能让人放心。

去年疫情初爆发,有好多座的长屋屋长为了严防冠病入侵,除了不鼓励在外打拼的达雅游子返乡过节,也纷纷在通往长屋的路口高挂起横幅谢绝访客上门贺节。在那一波抗疫的战斗上,长屋居民交出了值得喝彩的亮眼成绩单。

这一年多来,砂拉越的冠病病例未曾破百,甚至颇长一段时间是天天保持零记录,但这一回单在1月11日就飙升到153宗病例,为何马失前蹄,甚至已是走向失守的危险境地?砂拉越政府曾经深深自傲的移民自主权为何在关键抗疫时期不能发挥及时的作用?在各地长屋相继传出长屋居民确诊,且病毒已在社区潜伏,甚至也蔓延扩散开来,此刻的砂拉越政府是背负骂名,遭千夫所指。

尤其在诗巫,在只有一家酒店愿意配合充当隔离酒店的窘境下,砂政府是不得已允许相关人士居家隔离,但这无疑是打开了防疫的缺口。也因为砂政府缺乏果断的行事手腕,加上越多越多人不再认真看待防疫,给病毒制造了大举入侵的机会。

以砂拉越这几天病例的走势情情况来看,三大城市,即古晋、诗巫和美里在短时间内变成红区,美里更是惊人的在一天内暴增近百宗而直接“升级”为红区,这波疫情是愈加凶险还是能安然度过,人民已把它视为检视砂政府能力的一场重要考核。

砂政府在三地落实两周的有条件行管令(CMCO)之措施,再祭出禁止跨县,以及从西马、沙巴和纳闽欲入境者若没事先取得警方的批文,一概不得入境的强制手段,是意在亡羊补牢,但若在两周内仍无法压低感染曲线,当初草率的决定以及根本无法全面监控居家隔离者的行踪而埋下今日的后果,这笔账砂人必会追算到底。

疫情未爆发之前,砂政府以砂有自主权为由,落实公布确诊者行踪的做法,这做法本是符合大众的期许,但因为行踪一公布,连带检测的人数已跟着增加,确诊人数也势所难免也提升,加上近日连连出现新感染群,在多重压力的夹攻下,砂政府此刻的处境无异于逆水行舟。

砂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砂拉越会有步沙巴后尘的一天,只是以眼前的情况来看,砂人可以乐观,却也必须作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