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3 21:00:00  2410311

达祖丁教授.颁布紧急状态,谁之过?

冷眼横眉

在宣布了行管令2.0之后,大马人对国家元首在首相建议下颁布紧急状态的后续行动感到震惊。当我正在通过Zoom线上授课时,我儿子冲进房间告诉我说:“爸爸,他们刚刚宣布全国颁布紧急状态!”我向学生要求暂停一下,以查证信息。不用说,我之后的授课情绪都不太热情。当政府根本不在意这些能力之际,为什么要向未来的建筑师传授知识结构和批判思考的重要性?

在经过一整天的电话交谈和讨论之后,我在午后祈祷之后停下来梳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一家网络媒体拨电采访我,我就记者发出的所有问题给出了学术上的解答。采访结束后,我陷入沉思,并问自己,我们如何会踏上这种可怕的情势?它将无可挽回地破坏所有公民的民主精神和尊严。毫无疑问,这是大马正式成为一个失败国家的历史性时刻。这到底是谁的错?

WhatsApp群组充斥流行论述说巫统将撤回支持国盟,因此慕尤丁将彻底失势,而纳兹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最终以实际行动证明此话不假。这个流行论述接着说,在失去多数支持的情况下,为了阻止举办砂拉越州选和全国大选,首相寻求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以让他继续掌权。很多人都想知道,为什么国家元首之前曾经拒绝这项要求,但现在却同意了。

我一直坚持认为,不应该因为冠病大流行而颁布紧急状态以阻止大选,因为我坚信大选不会导致或加剧疫情。对我而言,引起第三波疫情的沙巴州选是由于选委会、执法部门和政治人物本身没有遵守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所致。如果当局严厉对付所有政治人物,不论他们是来自执政党或反对党,那么就不会有第三波疫情。此外,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纽西兰和美国以最专业的方式举办了大选。

那么,为什么现在国家元首同意颁布紧急状态?我想讨论的是3个有过失的一方,而这点在主流论述中并没有被普遍提起。

第一,安华、马哈迪和沙菲益没有坐下来就谁是反对党首相人选达成协议。即使马哈迪的斗士党并没有很强的代表性,他仍然希望成为主要玩家。沙菲益要加入夺权,但他也一样没有强大的存在感。安华是这场人头数字游戏的最强玩家,但他总是表现不佳。大马人显然对反对党没有将国家放在首位而感到愤怒。马哈迪应该听从他自己的建议,不要再搅局了。他两次受到人民的委托,两次都让人民失望,如今没有人会再相信他。我认为大马应该让沙巴或砂拉越人出任首相,而安华应该退下来,尽管他获得多数支持。如果说沙菲益受委,那么所有政党就可以在团结一个反对阵营内。当慕尤丁不再掌握多数支持时,至少国家元首可以看到一个团结的替阵,但他没有,所以慕尤丁即使失去了简单多数也可以无限期执政。因此,安华、马哈迪和沙菲益的过失就是没有组织团结阵营。

第二个有过失是巫统。他们最近刚刚结束的区部大会一致拒绝国盟,但巫统军阀们仍在等待。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巫统只是在耀武扬威,他们不是认真的,因为该党希望法院撤销诉讼,他们的军阀们会得到更多的工程合约和职衔以维持财富和权力。

如果巫统发出猛烈和快速攻击,国盟就会瓦解且无法拯救。但是巫统耗时太久,为什么?他们太过贪婪,他们想要更多。巫统还是回去啦!游戏结束。

第三个有过失的一方可能很奇怪,但它就是……我们大马人。当有消息传出安华正与一些巫统国会议员商议时,大马人就非常反感。这种反应引发了拒绝与巫统和行动党联手的口号,并加深了华裔拒绝巫裔的论述。现在,每个热爱大马的民主人士失去了国家,因为紧急状态已经剥夺了剩下的一丝尊严,仅仅是因为大马人无法从战略上思考,更偏向理想主义而不是务实的现实。请想一想,马已脱了缰,生米已经煮成熟饭。

我们,身为国民,完全陷入了宪法混乱之中。当人民制衡的机制,国会已经无法正常运作时,我们不再有尊严。在颁布紧急状态之前,大马人已经对缺乏信誉和诚信的政府保持警惕。现在,绝望的政客开出了一张空白支票。讽刺的是,身为大马公民的我们,以及我们的反对党代表,都是这场开年大剧的罪魁祸首。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Emergency declaration, whose fault?

作者 : 达祖丁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