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5 00:00:00  2416952

【棋道人生/02】棋坛父子兵──以棋为乐,养成顶尖棋手

周刊专题



即使是国际象棋门外汉,Netflix去年爆红的迷你剧《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一样让人看得津津有味。国际象棋是个静态运动,怎么看都无法酿出观众喜好的口味。然而Netflix跳脱框架,借助简洁流畅的叙事节奏,嵌入了丧母创伤、人生潦倒、药物上瘾各种关卡,向你娓娓道来一位天才少女如何逆境克难,凭着棋艺天赋震惊众人,成为棋后。

我国也有一位棋艺高超的年轻棋手——杨理天。年纪轻轻到处征战,每每都有排名奖牌收获。17岁那年,他获得国际象棋联合会颁发“国际大师”头衔,2019年更在菲律宾东运会国际象棋快棋项目夺冠,这是大马史上第一次在这个项目夺金。如今,他距离最高荣誉“特级大师”只有一步之遥。

采访前一天,我与前国际象棋国手杨振成谈访纲时,在电话中顺口问了一句:有否追看《后翼弃兵》,57岁的他立刻回答有。身为我国1994年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代表,杨振成的孩子杨理天继承其衣钵,在大马国际象棋界已是响当当的人物。

这部网剧让很多人燃起鼎沸热情,想要学习下棋,久未碰棋的棋手看了后再次技痒。他不疾不徐地说,若以棋手观点来看,或许戏剧效果所需,加插了药瘾和酗酒元素,来刻画棋手逃避恐惧现实的情景。

现实生活中,棋手输棋了会怎么做?说不定只是洗把脸,重新鼓舞自己。以世界冠军为目标的棋手,抗压能力不在话下,每一天要攻克各种比赛所面临的处境与焦虑。

何谓“后翼弃兵”?它是一种开局,白方的策略是用“弃兵”,换取中心兵牵制黑方在中间布局的优势。想像将棋盘分割一半,左边四行为后翼,右边则是王翼。(参考文中的图)白方先出兵至d4,若黑方走兵至d5,白方再举兵走到c4(箭头),黑方可选择吃掉这个棋子或拒绝接受。

坐在杨振成隔壁的杨理天说,“棋手知道这是一种‘诱饵’,自然不会选择吃掉。”倘若两位棋力超群的棋手对弈,采用后翼弃兵开局,并非诱饵这么简单,对方想令局面变得错综复杂,来一场正面交锋。

剧中,女主角哈蒙在最后一局对垒俄罗斯棋王博戈夫时,正是采用了这个开局,但对方果断拒绝接受哈蒙的“弃兵”。

Netflix去年推出迷你剧《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掀起一股国际象棋风潮。杨振成身边好些担任教练的朋友纷纷“无暇”,很多人询问学棋事项。(图:截自Netflix官网)
Netflix去年推出迷你剧《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掀起一股国际象棋风潮。杨振成身边好些担任教练的朋友纷纷“无暇”,很多人询问学棋事项。(图:截自Netflix官网)
【后翼弃兵开局】后翼弃兵到底是如何?对杨振成来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弃兵招式。白方先出兵至d4,若黑方走兵至d5,白方再举兵走到c4(箭头),黑方可选择吃掉这个棋子或拒绝接受。
【后翼弃兵开局】后翼弃兵到底是如何?对杨振成来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弃兵招式。白方先出兵至d4,若黑方走兵至d5,白方再举兵走到c4(箭头),黑方可选择吃掉这个棋子或拒绝接受。


赛场制敌,喜怒不形于色

女主角还有一项天才技能,盯着天花板幻想出棋盘,迅速走位如何拆解对手凌厉的招数。真实棋手事前是要大量熟悉各种棋谱,在知识与技术层面打稳基础。下每一步棋自然会踏实自信,确认所走的每一步棋能开展出想要的局面。

棋盘上,最受用的一句话是知己知彼,走进大数据时代,棋手对弈过的棋局都输入数据库,想要了解每个棋手的棋风轻而易举。

“一般上,他(理天)是被准备的那个。”杨振成说完发出爽朗笑声。对手很常摸透孩子棋路,伺机找破绽和抓住机会击溃他。尤其远赴国外与专业棋手竞赛,他们投入很多时间做准备功夫。理天并非全天候练棋,还要应付繁重课业。

好一阵时期,对手找到他的“舒适区”,即所擅长的攻防招数,令杨理天频频碰壁,身兼教练的父亲也得赶紧出言振奋,“我告诉他,我们不是专业棋手,只能避免被对手‘准备’,而不是去‘准备’对手。”杨理天在一旁点头应道,“知道自己被‘准备’,只能接受事实,专注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见招拆招,必须坦然地应对。”

运动竞技时,部分选手会有幸运仪式为自己赛前减压,拥有高情商的杨理天直接摇头表示没有,不会吃特定食物或佩戴幸运物品。他笑称贯彻了父亲的教诲,避免对手察觉到任何情绪波动,不动声色正是最好的方式。在赛场上面对任何事皆云淡风轻,喜怒不形于色。

杨振成骄傲地说,孩子理天是一个擅长在中局扭转乾坤的棋手,战斗力很强。(图:受访者提供)
杨振成骄傲地说,孩子理天是一个擅长在中局扭转乾坤的棋手,战斗力很强。(图:受访者提供)
杨理天在2019年菲律宾东运会的国际象棋快棋项目夺冠,这也是大马史上第一次在这个项目夺金。(图:受访者提供)
杨理天在2019年菲律宾东运会的国际象棋快棋项目夺冠,这也是大马史上第一次在这个项目夺金。(图:受访者提供)


遇到高手,求胜心切只是找死

杨理天是个心如止水的年轻棋手,杨振成笑称,他的年代一年只下二十多盘棋,孩子的年代一年下来差不多上百盘棋,输赢得失已经无法在他心中泛起惊涛骇浪。比如打着循环赛,输了只有半小时接受现实和调整心情,准备下一轮比赛。

杨理天说,“小时候,一输棋几乎是哭。连续输了好几次,到最后你会开始检讨,自己究竟哪里犯错,没有准备好?求胜心切吗?”

每个棋手都想赢,他不例外,但必须懂得天外有天,“遇到高手,求胜心切只是找死。以往(我)会发生这种状况是在关键赛局,例如赢了可以拿到头衔。我经历了很多次,失败了很多次,棱角都已经被磨平了。”

问及是否有难忘的棋局,杨理天突然腼腆笑说,“有的,好像刚拿了比赛冠军,心里会很开心,认为下了好几手好棋,已经是人生巅峰之类。过了几年,技艺进步了,才发现那盘棋也没什么特别。”

“说实话,我目前没有对任何一盘棋有很特别或深刻的回忆。”他补充,随着水平和心境的转变,对每一局的观点都有不同的感觉。

杨理天下棋时的态度沉稳,不为外部环境所动,更是从容应对胜利和失败。(图:受访者提供)
杨理天下棋时的态度沉稳,不为外部环境所动,更是从容应对胜利和失败。(图:受访者提供)


每周训练14小时,Crazy?

杨振成自谦自己不是合格的教练,而是以父亲角度陪伴和陪练。长时间对弈,他更熟悉孩子的脾性和棋路,看得更清楚。“我看着他怎样成长,把重心放在孩子的下棋过程,有问题能及时补救和改正。”所谓当局者迷,孩子有时不懂哪里出错,他站在场外看得一清二楚。

小时候,杨理天就崭露优异的天赋,常人没想到的一步棋,他往往利索地就走到。3岁开始接触国际象棋,两年后正式接受父亲训练。“我当初是为了兴趣,后来爸爸发现我有潜能,慢慢一点一点发掘出来。”他坦言从没想过会当国手,更没想过有现在的成就。

杨振成当时不知道孩子的实力程度,凭着心底的感觉直觉认为孩子与众不同。“五六岁的时候,他可以和本地12岁棋手对弈,我知道,他的水准已经很高了。”同时期,杨振成也想训练另一个大儿子,“理天6岁时,大儿子8岁,他看到后说是魔鬼式训练,马上说不要。”

每晚放工,他才有空教导杨理天下棋,加上周末,平均一周训练14个小时。可别以为14个小时很多,有志成为国际象棋国手,练习时间只会越来越长。现在小棋手每周训练超过20小时。

“我国国家队现在有两位小棋手,并不多人知道。他们在最近的国际象棋分龄组赛,分别10岁和12岁都拿到前8名。这样的成绩很强了。”

“以前我跟其他家长说训练14个小时,他们都瞪大眼睛说‘crazy’。现在训练二十多个小时,不是更‘crazy’?”他们俩顿时爆笑。

由于疫情缘故,杨理天暂时在马上网课。他们父子俩也趁机好好“斗技”,不让棋艺生疏。(图:受访者提供)
由于疫情缘故,杨理天暂时在马上网课。他们父子俩也趁机好好“斗技”,不让棋艺生疏。(图:受访者提供)
2013年,他们俩在一场国际象棋纪念赛碰面,上演父子棋技对决。(图:受访者提供)
2013年,他们俩在一场国际象棋纪念赛碰面,上演父子棋技对决。(图:受访者提供)


“特级大师”近在咫尺,不得不放弃

国际象棋有一系列头衔,最高是特级大师(Grandmaster,GM)、国际大师(International Master,IM)、棋联大师(FIDE Master,FM)和候选大师(Candidate Master,CM)。对于意外养成一位国际象棋国际大师,杨振成盼望孩子能再攀上高峰,外界亦很期望杨理天能成功达到特级大师,为大马国际象棋立下新的里程碑。

目前我国有8位国际大师,从1970年代到现在,这片土壤还没孕育出一位特级大师。这个称号是国际棋联授予棋手的最高等级称号,而必须达到以下条件,分别是棋手“等级分”超过2500分,3次国际比赛“比赛表现分”超过2600分。

杨理天目前还欠一次“比赛表现分”。他必须参加多个国际大赛以争取达到2600分以上的“比赛表现分”。

“简单来说,你在比赛遇到一个等级分有2650分的棋手,成功打败对方‘表现分’就会很高;反之,遇到等级较弱的棋手,如果输棋就会拉低‘表现分’,进而影响你的‘比赛表现分’。”

不过,现今就读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杨理天没有太多时间了。去年因疫情缘故,多个大型国际赛事停办,加上课业繁重,杨理天注重在未来的人生规划,即使特级大师近在咫尺,他也只能放弃了。

“或许运气不好,如果今年他多参加五六个赛事,也许还有机会满足最后的条件,成为大马第一个特级大师。”杨振成语气中带些遗憾地说。“他已经尽力了,身为父亲,我认为他为大马棋运竖立了新标杆,也许交由下一代的年轻棋手去努力达至特级大师。”

随着越来越多年轻才俊加入国际象棋行列,国家队选手逐步年轻化,谈及大马是否有机会培育出职业棋手时,杨理天回答,现阶段我国仍缺乏完善和成熟的孕育职业棋手环境。想要构建国际象棋产业链不容易,必须整合各方资源,从政府、民间团体、商家赞助,缺一不可。

对于是否曾想过担任职业棋手,杨理天很快回答,“国际象棋对我而言还是一个爱好,职涯规划里面没有职业棋手这条路。”


1997年,俄罗斯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第二次与美国IBM公司的超级电脑深蓝(Deep Blue)对弈,结果以2.5比3.5败下阵来。(图:截图自TED官方YouTube,原图为美联社)
1997年,俄罗斯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第二次与美国IBM公司的超级电脑深蓝(Deep Blue)对弈,结果以2.5比3.5败下阵来。(图:截图自TED官方YouTube,原图为美联社)


延伸阅读:

【棋道人生/01】黑白博弈──大马围棋如何开枝散叶?

【棋道人生/02】棋坛父子兵──以棋为乐,养成顶尖棋手

【棋道人生/03】布一盘好棋──大马象棋高手路在哪里?

作者 : 本刊 林德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