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4 15:45:00  2422099
【爱华文(一)】我是快乐的华文老师!(张雅芳 篇)
用心教育


毓林按:

教育的路上不能没有老师,就如同鱼不能没有水。没有老师春风化雨,何来学生的傲人成就?

只可惜老师不易为,压力更大,尤其是尊师重道观念日渐式微的今天,愿意投入春风化雨行列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

原来不只是华文科老师人数告急,多个科目也欠缺老师——这是教育界潜在的危机,教育路上没有足够的老师绝对路难行,我们迫切需要鼓励更多年轻人投入教育行列。

新闻常报道当老师的苦闷,让人对当老师越来越排斥;但其实当老师也有欢乐与满足感───活力副刊爱华文工委会本月起每双周推出版位,先由马来西亚中学华文教师联谊会安排老师现身说法,写下当老师的快乐。本栏也欢迎国内各科目老师供稿,畅谈诲人不倦的快乐与满足感,投稿[email protected],主题请注明“我要当老师”。


课堂上快乐学习。
课堂上快乐学习。
张雅芳,1976年出生于诗巫。2015年,毕业于博特拉大学中文文学硕士学位。2007-2015被派往雪州丽阳镇国中执教。2016至今,任职于古晋中学(国民型),教导华文。热爱写作。从2007年起至2018年,获奖的作品共有13项。作品多刊于报章文艺副刊与文学刊物。2019年著有散文集《记忆•卷起千层浪》,该书由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赞助出版。
张雅芳,1976年出生于诗巫。2015年,毕业于博特拉大学中文文学硕士学位。2007-2015被派往雪州丽阳镇国中执教。2016至今,任职于古晋中学(国民型),教导华文。热爱写作。从2007年起至2018年,获奖的作品共有13项。作品多刊于报章文艺副刊与文学刊物。2019年著有散文集《记忆•卷起千层浪》,该书由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赞助出版。


张雅芳(诗巫):

学习读懂孩子的心

沙滩上,一片欢乐的呼叫声响彻云霄。一伙阳光般的孩子,赤脚踩着洁白的沙滩,拼命向着镜头奔跑而来。这一刻他们就像一群无忧无虑的孩子奔向我这个“老张妈”。当初,因为缘分,我成了他们的华文老师。“老张妈”是他们给我的称号,因为亲切,我同意的。在旁的摄影师说:“拍了这么多年,这是第一回看到学生带着老师一起出来的拍毕业照。”当下,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是个快乐的老师。

华文老师快乐吗?

我曾任职于雪州丽阳镇国中,教导华文。这期间,学校只有两位华文老师。所有华文部的职务都是我俩一手包办。除了教学我们还顾着华文学会、舞蹈学会、扯铃学会、拟试卷、各项比赛训练、带队出赛和出席校外会议做报告等等。我俩可谓合作无间。在国中,多数华文老师都是这样包揽所有工作。但我们没怨言,为的是让华裔学生在国中有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与施展自己潜能的机会。这些年的历练让我渐渐明白“甘愿做欢喜受”。2016年,我来到了晋中。这是一所国民型学校,共有13位华文老师。合作的伙伴多了,身兼的职务是少了,但却有不一样的忙碌与快乐。在这里,华文老师一起并肩作战。在推行各项活动过程中不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大家一起鼓励学生参与各项比赛,譬如诗歌朗诵比赛,演讲比赛,辩论赛,文学创作赛等等。这些活动除了在校内推行也鼓励学生向外学习,扩大他们的视野。可以说,每一次的参与与收获带来的尽是无限的满足与欢乐。是的,无论身在何处,只要待人诚心诚意,处事不斤斤计较,很多事情都可以欢喜收场。所以,一个老师是否快乐取决于他个人的待人处事态度。

除了提升学生的学术技能,华文教师也可以培养他们对中华文化的热爱。可喜的是,晋中有舞狮团、扯铃队、书法班和舞蹈班。记得当年在国中,我曾经带着舞蹈团南下北上参与各项舞蹈赛。那段时光真的很快乐。间中,陪着她们刻苦练习,足以见证孩子们的成长。一场又一场的舞蹈赛,不论输赢,大家都秉持着互相观摩,互相学习交流,传承舞蹈艺术,并进一步将华族舞蹈发扬光大。来到国民型学校,推行华族文化艺术变得更容易。每年的新春活动和文娱晚会,给学生提供了施展个人潜能的平台,于是无论是书法艺术、华族舞蹈、舞狮团还是扯铃艺术都可以继续发光,照亮中华文化的乐章。每一回看到学生们对传承中华文化不遗余力,心里充满感动与欢乐。


 推广中华文化活动。
推广中华文化活动。



赴中国福建学习。
赴中国福建学习。


在教育界服务20年了,有很多非华裔同事总会认为后进生不听他们的话,只听华文老师的话。这不是华文老师伟大,而是这些学生和华文老师有共同的语言。他们听得懂普通话。我们可以通过这语言感染他们,感化他们。因此,我们要学会说道理,要学会读懂孩子的心,了解他们真正的需要,学会如何融入他们。这样,学生自然会尊重我们,课堂上也会一片融洽。好多学生说我很像辅导老师。是的,当年在国中执教时,我经常被叫去辅导室协助辅导老师劝说语言不通的学生。说真的,能改造一个问题孩子,让他们改变,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啊!多年前,我曾经出席曾裕真老师的心灵讲座。她说:“每个孩子都是一本书,不能看封面,唯有把书打开来阅读,深入阅读,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想想,若身为华文教师的我们能多点耐心,用心倾听孩子的声音,信任孩子,也取得孩子的信任,那么他们就不会那么顽固抑或是自暴自弃了。

这些年以来,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学生。因此,自然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我总认为在课堂里若读不懂孩子的心,日子就会难过。只有互相了解,尊重彼此,才能与学生和气相处。有时,不免会和学生发生摩擦,但我总会选择放下老师的身分与学生进行沟通,把彼此的心结打开,不留怨恨。这样做,心情就会莫名地快乐起来。一直以来,我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和学生维持师生关系。这些年来,每一年都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自己却也成长不少。

华文教师快乐吗?

华文老师快乐。华文老师有机会参与海外华文教师培训班。华文老师可以借这个机会去中国游学,走入中国学校课堂观摩学习,以提升自己的教学能力与华文水平。也因为有这样的学习管道,让我在这些年有机会去到台湾、中国贵州和福建省进行短期培训,观摩交流。这是华文老师独有的快乐。

身为华文老师,我不否认自己真有些快乐。我的心里总惦记着曾裕真老师的那句话:“难得来人间一趟,要像蜡烛一样,点燃了会有泪,但总比没燃烧的好”。多年后,这句话仍在我心中回荡。

“当教师好,饭碗翻不了。”

回顾过去,因为父亲的这句话,我走上了教育这条路。人生如行路,一步一脚印。蓦然回首,20年的漫漫长路上却让我遇上了不一样的风景。这一路上,我收获满满,心灵富足。希望自己对华文教育这一份热忱继续燃烧,继续蔓延。


课堂上认真学习。
课堂上认真学习。


上一篇:

【爱华文(一)】我是快乐的老师!(叶丽妙 篇)


【申请当华文老师的管道】

欲成为小学华文老师,可申请师范学院教师学士课程(PISMP),至少需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获得5科特优(A等级)的成绩,华文也必须是优等(C 等级)或以上的成绩。

若欲成为中学华文老师,可申请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中文教育学士学位。更多讯息可浏览:

“我要当老师”脸书专页




作者 : 张雅芳(诗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