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30 20:00:00  2451672

郑丁贤.巫统大会的赢家和输家

非常常识

赢家

1. 阿末扎希──

作为党主席,他成功利用这一次的党大会,推动自己的议程,也掩盖了自己的问题。

阿末扎希的主要议程是促成巫统和土团的决裂。在他的主席演说中,他用了大概80%的篇幅来抨击国盟、土团,以及亲土团的巫统领袖。相对而言,针对巫统改革和发展,以及国家人民课题的谈话,明显苍白。

这让人产生错觉,会以为是一次批判土团大会,而不是巫统代表大会。

而且,阿末扎希的措辞强烈,有时近乎苛刻,似乎把他个人对土团的不满和愤恨,尽情的宣泄。平心而论,这相当不符合一个主流政党主席的身分和形象。

不过,反土团、反国盟的情绪,已经在巫统党内酝酿了一段时间;出席巫统大会的区部代表,他们和土团更有着利益上的矛盾;因此,党主席的谈话,契合了他们的需要和意愿。

所以,当阿末扎希声称要退出国盟政府时,代表们集体站立表达支持。

到此,阿末扎希已经达到目的。即使没有马上退出国盟,然而,他已经获得了代表大会的令旗。至于什么时候要和慕尤丁摊牌,决定权已经在手中。

在党代表敌忾同仇,集中对付土团的氛围中,大家也忽略了巫统本身的问题,包括阿末扎希官司缠身,领导无力,缺乏方向,党内斗 争激烈。

短期来看,阿末扎希掌握优势,但是,长期而言,他曝露了自己的弱点。

2. 莫哈末哈山──

末哈山以署理主席身分,为青年团和妇女组的开幕的演讲,似乎更像是主席的演讲。他提出巫统应该走的路向,以及重振国阵的意向。

尽管他也批评土团,但是,他没有使用情绪化的言词,而是理性的提出要分手的理由。

Tok Mat的表现,不仅得到代表们的掌声,也获得大会之外,包括来自基层和一般人民的认可。

虽然派系不同,纳吉却在Bossku脸书赞扬Tok Mat的表现,并获得数万粉丝按赞,可见Tok Mat气势看涨。

如果说阿末扎希像是马来节庆上,表演马来武术silat pulut的演出者,花拳绣腿,装腔作势;而Tok Mat才是silat武者,功夫在身,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如果说阿末扎希赢了现在,末哈山或许会赢得未来。

输家

1. 安努亚慕沙──

安努亚自己可能也没想到,他在巫统大会上如此孤立无助,还成为集体围剿的对象,甚至把他定位为“叛徒”。

客观而言,安努亚只是提出不同的路线,主张和国盟合作,共存共赢。但是,在反土团的浪潮下,他的声音被压过,没有作用,反而为他带来负面的冲击。

安努亚在阿末扎希演讲之后,静悄悄的离开会场,显然已经知道时不我予,无须再战。

和安努亚站在同一阵线的沙希旦,在演说时甚至被代表们喝倒采,回以嘘声。

巫统的亲土团派,经此一击,彻底溃败,以后党内不会再有和土团呼应的声音;安努亚和沙希旦等已经浮出水面的亲土派,以后也很难在巫统生存。

2. 巫统部长和副部长们──

希山慕丁、凯里、依斯迈沙比利、诺莱妮、阿汉峇峇、哈丽玛、马利肯等现任巫统部长和副部长,陷入尴尬状态;而他们的职位,不是握在首相手上,而是悬在党主席一念之间。

他们并不是巫统主席所委任,但是,随着大会的议决,只要最高理事会或阿末扎希动念,就可以要他们退出内阁。

到时,如果他们不愿意辞职,就是违反巫统,前途堪虞。

据悉,已经有多名巫统部长产生辞意,认为再做下去已经没有意思。他们和慕尤丁的会面,也表达了这项意愿。

3. 慕尤丁──

巫统对首相撒下的网,从“支持到国会解散”,收窄到“由最高理事会和主席决定何时退出国盟政府”。

之前,慕尤丁还有主导权,怎么说都可以撑到国会解散,而且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解散;但是,现在巫统要抢过主导,一旦它退出政府,国盟就难以为继。

只是,老慕的姿态更为强硬,摆明架势,准备和巫统硬战,必要时大选全面开打。

不愿受巫统予取予求,不看巫统脸色过活,老慕展现了领导人的骨气。不过,形势比人弱,现实毕竟残酷,今后的日子会更艰辛。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3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