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21 10:35:00  2496209

叶蕙/野猪鏖战记

旅情

3620SWY20216141211329437643.jpg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其自行消长。万物之中又以其貌不扬的野猪最为狂野不羁,因其性子凶猛而令人生畏。森林是它们的天然栖息处,割胶工人在橡胶园受到野猪攻击的伤亡事件也时有所闻。

野猪被知名自然历史学家大卫·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 称为“森林之王者”(见纪录片《Wild Boar : King of the Wildwood》),在欧亚及北非区域都有其踪迹。野猪最有攻击的武器是锋利大獠牙,拥有敏锐的嗅觉和听觉,却是高度大近视,一旦意识到生命受威胁就会横冲直撞,杀伤力极强。

小时候听过一首戏谑的客家顺口溜:“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打山猪。山猪飙过河,我教先生打老婆。”因句尾押韵,所以琅琅上口。山猪即野猪,打山猪当然没有当老师那么高尚,其意涵是为了鼓励小孩子勤读书。

我住的靠山小区也常有野猪出没,曾发生过家犬被咬断腿事件。野猪的目标是民家菜园里的地瓜、花生、木薯、甘蔗等,挖得满地坑洞,蚯蚓、青蛙、老鼠也是它们的美味佳肴,荤素通吃。有时推倒垃圾桶翻找食物,给居民带来诸多困扰。

野猪名声不佳,我们却与一个野猪家庭有过零距离接触。某日傍晚,忽闻屋后传来激烈的狗吠声。打开厨房后门一看,但见一只体型健硕的野猪妈妈正在跟两只家犬作近身搏斗,旁边还有3只猪崽,其中一只似乎被咬伤了。出于恻隐之心,某人随手把受伤的猪崽抱起,野猪妈妈迅急带着另外两只猪崽往山林深处飞奔而去。

某人一心想帮猪崽涂药疗伤,可它一骨碌从他臂弯里跳下来,躲到厨房一角,露出戒备的眼神,还跑到厨房的铁门前拼命撞门,试图跑出去。就这样折腾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在它的伤处涂了云南白药粉止血。等到门外安静下来,这才打开后门,让饱受惊吓的猪崽回去山林找妈妈。

旅台作家张贵兴的得奖作品《野猪渡河》格局大,小说里的野猪与人进行生存竞争,在宏大的叙事里成为日军及其反抗者的象征。野猪的喻词也出现在吴明益的《复眼人》里,一次是阿美族小酒馆老板娘哈凡形容她的伊娜(阿美族语“妈妈”)“像一头固执的山猪”;一次是水淹部落后,搜救队根据伊娜的指示把村民廖仔的尸体从石缝里拖上来时,形容他的尸体肿得“像一只大山猪”。作者借由复眼人传达自己的环保观念,不外乎提醒人们关注生态问题:“人以为自己不用倚靠别种生命的记忆也能活下来,以为花朵是为了你们的眼睛而缤纷多彩,以为山猪是为了提供肉而存在,以为鱼儿是为了人而上钩 ……事实上,任何生物的任何微细动作,都是一个生态系的变动。”

野猪不会无端端跑出来觅食,兴许因着山林过度开发导致生态环境被破坏的关系,不得不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与人类进行生存竞争。

更多文章:

叶蕙/在名为人生的舞台上

叶蕙/你是猫派还是犬派?

叶蕙/为村上图书馆选书


作者 : 叶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