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39pm 23/12/2021

爷爷

奶奶

爷爷

奶奶

冯彬霞(寄自法国)/传说中的爷爷奶奶

作者:冯彬霞(寄自法国)

今晚和大马友人开玩笑:“听我爸妈说,我当年也是跑南洋谋生计的。据说大部份时间是在马来西亚。从年代上看,你爷爷和我爷爷应该是同龄人,弄不好他们还彼此认识呢!他们俩是好朋友也说不定呢!也许还是一起喝过酒的好哥儿们……”

友人斩钉截铁地否定了我的美好想像。从历史角度反驳我:“不可能的。当年不同地区的人是不会在混在一起的。各有各的地盘,还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抢地盘。为寸土寸地争个你死我活的……”

ADVERTISEMENT

我那天马行空的想像被泼了冷水后,才意识到自己对大马历史了解太少,但却是依然忍不住继续想像:“那他们就可能是仇人,也许当年为争地盘而大打出手。”

爷爷走的时候,爸爸才9岁。很多事情真相,别说是我,就连我爸爸也都无从知道了。可是,越是无法还原的真相,就越是吸引我去想像。友人推荐我去看看新加坡的电视剧《雾锁南洋》,说是那部片子或许能帮我完善我的想像。

为了爷爷,我一定去读读大马华人历史资料,看看相关电视节目。也许,能从中寻索一些爷爷当年生活的痕迹。在来大马生活之前,爷爷于我只是个空洞的称呼,没有任何实际性的概念,因为爸爸才满9岁时,他就走了。爷爷只是一幅挂在墙上的遗像,无爱无恨。而现在,于我,爷爷更像是一个传说。

空气中仿佛漂浮爷爷的气息

传说我爷爷会说六七种语言,可谁也说不清楚他到底究竟是会说哪几种语言。不过,其中3种我倒是可以确定:海南话、粤语和普通话,因为我爸也会说这几种语言。其他几种,估计是客家话、潮州话啥的吧?只是,不知道爷爷他会不会说马来语和英语……所有关于爷爷的事情,我都只能是猜想了。

可来大马之前,我连猜想,都懒得去猜想,因为我不在这个状态中。现在我人在大马了,总感觉空气中仿佛漂浮着爷爷的某种气息,总忍不住要想像爷爷当年生活的点滴。每次走在大马街头,就会想:“这个地方爷爷是否来过,这条路爷爷是否也走过?”

但,无论如何,爷爷于我终究只是个传说。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还原当年真相了。

行文至此,我不禁在想,实在太不容易了。爷爷走时,爸爸才9岁。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妹妹。大伯当年也不过是15岁左右,而小姑也才5岁。据说那个家就靠我奶奶一个人挑着担子到处兜售西瓜支撑下来的。后来,提到奶奶的人都说她很强,而且特别的泼辣。我虽然没有面对过那些生活,可我想,那些评论我奶奶的人,实在不宽容,人们只看到她的泼辣,却没人解析过她性格的成因。一个女人中年丧夫,独自一人养活5个孩子,她能不泼辣吗?在那情况下,再温婉的女子,恐怕也无法不泼辣了。她必须要像只凶悍的母鸡,随时张开翅膀,把孩子们都护于翼下。一有风吹草动,全身上下每根羽毛就全都竖起来,随时准备冲上啄人,以保护自己的孩子们。常年在这种姿态下生活,再温婉的女子也会变强悍的。

我也纳闷,为何从来没人夸我奶奶勤劳坚忍、贤惠善良呢?为何从来没有人感叹我奶奶一个女人把5个孩子拉拔成人如何的不易?想想,南方人,尤其海南人,对女人还是缺少尊重;人们都认为女人无论付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这是文化的悲哀,更是海南女人的悲哀。在我嫁为人妻,成为人母之前,也从来没想这么多这么深;在经历生活后,才对奶奶有种发自内心的敬重,也由衷地为奶奶感到难过和心疼。(原刊于2014年1月22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