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异见萌芽

|
发布: 7:10am 22/04/2022

邱颖慧

大马人权委员会

異見萌芽

牧师约书亚希尔米夫妇失踪案

强迫失踪公民行动小组(CAGED)

华裔牧师许景城

安里哲末

邱颖慧.重视强迫失踪个案

邱颖慧

约书亚希尔米夫妇、许景城和的失踪都与宗教有关,他们在4个月内相继失踪。不应该掉以轻心。相反,他们的案件,值得政府充分关注。

ADVERTISEMENT

4月15日公布听证会调查结果,证实两人为被强迫失踪受害者。听证会从2020年2月10日开始,至今年1月22日结束,期间传召26名证人。2名受害者自2016年11月失踪,目前仍下落不明。人权委员会是援引大马人权委员会法令12(1)条文展开调查。

尽管未有证据显示2人失踪案件与国家机构有关,但人权委员会做出的结论是,这对夫妇遭“一个或多个不知名人士”绑架,并强调警方调查存在缺陷和隐瞒相关信息。

对一些大马人而言,强迫失踪这个词可能相对较新。什么是强迫失踪?

根据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强迫失踪是指国家代理人,或得到国家授权、支持或默许的个人或秘密警察、情治单位等组织进行的逮捕、羁押、绑架,或以任何其他形式强行剥夺自由的行为,并拒绝承认剥夺自由之实情,隐瞒失踪者的命运或下落,致使失踪者不能得到法律保障。

顾名思义,更直白的说法,强迫失踪就是指违背某人的意愿,使其消失的行为。这通常是突发事件,且背后涉及国家机构。强迫失踪对失踪者的家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是由大马社运分子于2017年5月初成立的团体,旨在监测强迫失踪个案,并协助受害者家属。

一些人可能会记起在上述夫妇失踪时,也陆续发生了好几宗失踪个案,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哲末,分别在2017年2月和2016年11月失踪。

人权委员会在2019年4月做出结论,他们两人的强迫失踪案涉及国家机构。在2020年4月公布听证会调查报告时,人权委员会说:“直接和间接证据证明,他被国家特工,武吉阿曼政治部绑走。”

这是令人震惊的结论。东南亚一些国家如寮国、印尼、泰国和菲律宾有强迫失踪案例,当这4人的失踪案登上新闻版面时,给许多人带来了不寒而栗的信号。

人权委员会针对许景城和安里哲末的失踪案,发表调查报告2个月后,内政部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小组,来重新调查他们的失踪。尽管如此,工作小组的报告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政府声称披露调查结果,将违反国家利益。

这一系列神秘失踪事件令人不安。每个案件本身都令人不安,但它们共同指向大马有关人权保护机制的辩论,例如警察部队的问责制。

人权委员会在约书亚希尔米夫妇失踪案的调查报告上强调,警方在调查方面不足和似乎隐瞒相关信息。

如此一来,有必要继续推动建立已拖延很久,即真正独立,并能够确保充分监督警察的问责机制。

最近提出的独立警察行为委员会(IPCC)法案,存在重大缺陷。现在是政府及时和马上采取行动,恢复最初在2005年提出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了。

约书亚希尔米夫妇、许景城和安里哲末的失踪都与宗教有关,他们在4个月内相继失踪。不应该掉以轻心。相反,他们的案件,值得政府充分关注。

Khoo Ying Hooi: The disappearances of Pastor Raymond Koh, Amri Che Mat, Joshua Hilmy and Ruth Sitepu should not be taken lightly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