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00pm 17/12/2022

外婆

肌肤

芦荟

疤痕

消疤

外婆

肌肤

芦荟

疤痕

消疤

芦荟/春风(东甲)

作者:春风(东甲)

我站着,看着在菜园里一支矮矮的一刀切下。外婆把芦荟两边一排整齐的尖角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割去,再顺着芦荟的形状,由下往上剖开芦荟的皮。去皮后,外婆将芦荟黏液——“芦荟汁”用刀背轻轻的刮出,肉眼可见那芦荟汁形成了一堆粘稠且半白不白、透明不透明的液体。外婆用那双黝黑且带有皱纹的手取出。那芦荟汁随着外婆的手与芦荟皮的距离被越拉越远,越拉越长,直到拉“断”了。芦荟汁刚触碰到我那满是一枚枚“硬币”的小腿时感觉一股冰凉,这股冰凉随着外婆的手指移动,直到小腿被涂得均匀。

记得小时候,我就很遭蚊子喜爱,总是在不自觉中助它们填饱肚子。不久后,便有了那一粒粒在腿上随处可见的小包。起初,那散落在小腿上的小包会逐渐发痒,我总不自觉地使劲抓,没有放过腿上的任何一寸,一直抓到皮肤泛红,时而还会破皮流血。几日后,一些小包形成了伤口,有的由红发黑,留下了圆状或椭圆型的灰色“硬币”;另一些伤口则开始形成红褐色的结痂,留在了腿上。即使结痂脱落,也还是会有那淡淡灰色硬币的。这些硬币一直伴随着我很长的时间,不曾脱落。一直到外婆家外面的小菜园种了芦荟,外婆便开始担任了我的皮肤科护士。

ADVERTISEMENT

外婆家是一间角落店面,旁边有个小空地,虽嘴上被称“小菜园”,里头却种着木瓜树、辣椒树、芦荟等植物。木瓜树和辣椒树种在园里的中心,芦荟则种在最靠边的角落,同时也靠近外婆家的五脚基。靠近小菜园旁那面原本白色的墙壁,早已掉漆,呈现出红褐色。由于墙角比较阴暗和潮湿,那里长满了深青色的青苔,青苔沿着那红褐色的墙角长到旁边早已生锈的铁花上。记得每一个傍晚,夕阳西下,橙红色的阳光照耀在那红褐色的墙,显得格外刺眼。偶尔风大,吹起了外婆那灰白苍苍的短发,有些凌乱,还可以微微看见她的头皮。

灰色伤疤渐渐消失了

外婆穿着那轻薄的翠花衣和单色的七分裤,再配上陈旧的一字拖,蹲在那里开始切下芦荟,剖开,取芦荟汁为我擦脚。擦上芦荟汁后的双腿总是感觉黏黏的,使我不敢有任何的大动作,直到脚上的芦荟汁风干。外婆总是一边擦一边嘴里念叨:“一定要擦”“擦了会好”“以后就不用带着黑印出门了”等等的话,并在她那暗黄的脸色中露出了微笑,也随之显现了皱纹。偶尔天不作美,外婆便撑起伞在菜园角落蹲下切割芦荟。但有时一些比较大的芦荟可以连续用上几天,所以也不必特地到园里切割。

在外婆的坚持下,我腿上的灰色伤疤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消失了。

但记忆中的外婆,却未曾消失。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