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风雨看潮生

|
发布: 9:00pm 04/10/2023

国盟

反跳槽法

张庆禄

风雨看潮生

端依布拉欣

彭亨柏朗埃州议席补选

国盟

反跳槽法

张庆禄

风雨看潮生

端依布拉欣

彭亨柏朗埃州议席补选

张庆禄.立法反跳槽的初衷,国盟忘了吗?

政治人物∕政党在重大课题上须言行一致,不该双重标准,不能因为对方投靠自己,就为跳槽辩护,而当自己人离巢,就谴责青蛙行径。

ADVERTISEMENT

将于10月7日投票,竞选进入最后冲刺。此前于6州选举声势高涨的,被柔州双补选的挫败,勒住了凶猛势头,至今未能掀起热潮。

理论上,柏朗埃州议席的胜负不足于影响州政权,也不可能牵动全国政局,不过在政治上,当然有更多的可能性。

目前,坊间盛传只要国盟夺下柏朗埃州议席,就有国阵州议员跳槽过档,组织新政府,而伊斯兰党老二将出任州务大臣。国盟主席慕尤丁也公开表示,一旦在补选胜出,欢迎4名团结政府州议员跳槽至国盟,以便组织彭亨国盟政府。

现在已经是2023年10月,还想玩跳槽换政府这一招,实在是国之不幸!前几年,国家政局动荡,发展乏力,主要就是因为政治人物∕政党大玩青蛙跳,影响了政治的稳定性。

国内的跳槽现象堪称“历史悠久”,不过影响大多局限于一隅,未涉及全国政权和大规模的跳槽;而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大选之后,当时国阵失去政权,引发出走潮,尔后2020年爆发喜来登政变,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率领议员投奔土团党,点燃跳槽风潮。希盟倒台,联邦政权易手,引发骨牌效应,多个州政府也纷纷换人做,在这过程中,不乏政治青蛙跳跃的身影。

由于选民在选举中主要是选党不选人,因此议员中选后蝉过别枝,违背选民意愿,备受民间抨击。就政党而言,议员的跳槽行径也伤害它们的利益。曾经是跳槽风气受益者的巫统,在2018年大选后,也尝到跳槽之害。

经历政海翻波,多番折腾,大多数政党和民间在跳槽课题上达致共识,认同须制定条例,约束政治青蛙。

2022年7月28日,我国政治迎来历史性的一刻:在209名朝野议员支持下,国会三读通过。虽然反跳槽法未晋完善,不过它传达了一个很清晰明确的讯息:政坛和民间都不认同跳槽行径。

一年多之后,国盟却张开双臂,欢迎团结政府州议员跳槽。去年为何要立法反跳槽,国盟领袖忘了吗?去年在国会内投票支持反跳槽法,今天却欢迎跳槽,到底国盟的立场是什么?

更讽刺的是,去年12月,4名沙巴土团党国会议员退党,慕尤丁还扬言会根据反跳槽法对付他们。这果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政治人物∕政党在重大课题上须言行一致,不该双重标准,不能因为对方投靠自己,就为跳槽辩护,而当自己人离巢,就谴责青蛙行径。

在朝野合力之下,好不容易才把跳槽大门关上,遏制这股歪风,任何政党都不该为了短暂的一己之利,重新鼓吹跳槽,喂养政治青蛙。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