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e潮

|
发布: 8:30am 26/10/2023

e潮

无人机

科技Talk

FPV无人机

亚洲无人机锦标赛

FAI世界无人机锦标赛

FPV无人机飞行员

【科技Talk】“人机合一”火力全开 FPV无人机追求极速快感

报道:本刊 林德成 摄影:本报 黄安健

报道:本刊 林德成
摄影:本报 黄安健

ADVERTISEMENT

有听过第一人称视角(FPV)比赛吗?2023年刚在韩国南原市落幕,这项比赛聚集了全球115位顶尖的飞行员一起角逐冠军。经过4天的激烈竞争,最后由韩国选手Kim Min Chan荣获冠军。

这是2023年韩国南原市的FAI世界无人机锦标赛的飞行赛道。(图:截自FAI Air Sports Channel的YouTube频道)

FPV无人机在大马不算是热门项目,但有很多年轻玩家投入其中,21岁的阿米鲁丁(Amiruddin bin Mohamad Khairi)就是其中一人。FPV无人机竞赛是一项能让肾上腺素急速上升的极限运动,参赛者所用的FPV无人机是一款特殊的四旋翼无人机种类,体积非常小巧,时速可超过100公里。不过,它没有任何稳定器、避障传感器,飞行员可以轻易把无人机升空,也很容易“炸机”(撞机)。

惟FPV无人机能为飞行员带来沉浸式的飞行体验。试想像在一架遥控飞机上面,装一个GoPro相机或摄影镜头,然后这个镜头就是飞行员的“眼睛”。当飞行员头戴FPV显示器之后,便与无人机“人机合一”,身临其境地驾驶着无人机穿越各种障碍物,在空中大玩花式表演。

FPV无人机的时速是超过100公里,根本看不清它的身影。

飞行赛道“九曲十三弯”

阿米鲁丁是大马FPV无人机选手,在父亲的影响下,他12岁便开始接触FPV无人机,至今参加过无数比赛,可说是身经百战。我好奇地问,长时间戴着FPV显示器飞行不会天旋地转吗?他笑着说,不会晕啊!可能是本身喜欢玩游戏,想要追求视觉刺激感,所以很快适应。他补充,对游戏玩家或初学者来说,他们学会基本功后,很容易上手。

“有一名16岁的(女选手),3月份才刚开始学,可是她的表现已经比很多本地飞行员来得好。”

阿米鲁丁希望大马有更多人参与FPV无人机,一起扩大FPV无人机的生态圈。

入门或许不难,可是要精通驾驶技术可不容易。他曾参与2019年中国宁波象山的FAI世界无人机锦标赛,其飞行赛道犹如游乐场过山车的设计,可说“九曲十三弯”,无人机要穿过各种拱门、隧道和障碍,完成指定的路线。他说,FPV无人机竞赛好像F1赛车,不是看技术有多完美,而是比拼速度,看谁最快完成比赛。

比赛之前,参赛选手需要事前“驾驶”无人机适应赛道,所以一般上会带两三架FPV无人机,以备不时之需。他说,这些赛道设施材质大多是铁制或坚硬的PVC塑料,无人机不幸撞毁就得报销了。

这是FPV无人机的飞控系统,等于无人机的大脑。如果想要设置系统参数,可以通过电板侧边的USB-C插口,连接至笔电或手机应用程式。

“如果我去中国或韩国参加比赛,通常会带3架机。但每次只带回一架,因为其他两架都会撞坏。”

FPV无人机越小越好?

既然是比拼速度,那么FPV无人机尺寸是不是越小越好?阿米鲁丁说,比赛是会限制重量、电池和尺寸,比如说FPV无人机尺寸最多是5吋。然而,超微型无人机是无法与5吋的FPV无人机相比。

首先是考虑发动机的Kv值,通常5吋的FPV无人机会有较高的Kv值,可以更持久和有爆发力。其次还要考量螺旋桨的材质和设计,再配合机身重量,找到一个平衡点。一般上螺旋桨叶可分成3叶、4叶和6叶。大多数选手是采用3叶,因为可以确保飞行稳定,然后提高飞行效率。

FPV无人机镜头就是飞行员的“眼睛”,所拍摄的画面会实时传送到FPV显示器里面。

他苦笑地说,这项运动是很“烧钱”。目前他所投资的FPV无人机,一架至少要1500令吉。每次锻炼和比赛,无人机都会有些损耗,累积起来也是一笔开销。

“不是为了升级零件,而是修理零件。你想像一下,每天要练习6小时,要用多少个电池。又或者无人机严重坠毁一次,导致机身断裂、发动机坏掉。你要怎样去承担这些成本?”他随手拎起身旁一大袋的螺旋桨叶,指着说,每一次练习飞行都可能会撞到拱门,导致螺旋桨叶歪曲或断裂,所以每一次有断裂就要更换。

阿米鲁丁说,一般上FPV无人机有4种模式(Mode 1至4),差别在于遥控器的摇杆功能。以Mode 1和2为例,Mode 1的油门控制(Throttle)是在右边的摇杆,而Mode 2是在左边。许多新晋玩家会常用Mode 2。

大马FPV运动缺乏曝光率

最难忘的一场比赛是2022年,该比赛几乎聚集了全球多位技术高超的飞行员,他在众多高手之中拿下第5名,令他直言不敢相信。

“本来没有抱太大期望的。”当他得知晋级到第10名,便把目标锁定在8名以内,一步一步地完成目标。由始至终,他尽量保持淡定,不给自己压力,只专心比赛,然后尽情地享受比赛过程。

2022年,我国政府拨款5000万令吉在关丹巴耶布莪兴建全马第一间无人机运动学院(AKSADRON),为这个新兴行业培养专业人才。(图:取自AKSADRON官网,3D渲染图)

当谈及大马FPV无人机的发展,他坦言,这项运动缺乏宣传和曝光率,导致本地缺乏飞行员。许多人是会用FPV无人机拍摄视频,但不知道有无人机比赛。

“我很想看到新面孔,因为当你和同一个人比赛5年,有一天你会觉得很无趣,没有挑战性,没有办法提高我的斗志,然后令我疯狂地练习。我以前有很多朋友玩无人机,可是毕业之后就停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成本,又或者是找到新的兴趣。”

FPV无人机比赛的赛道设施材质大多数是铁制或坚硬的PVC塑料。(图:截自FAI Air Sports Channel的YouTube频道)
相关稿件:

【科技简讯】神奇“腰带”真消暑?随身智能空调送冷气保清凉
【潮风向】废水回收新妙思 洗澡水变啤酒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