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学者观点

|
发布: 7:20am 05/11/2023

学者观点

马哈迪

林福炎教授

财政赤字

补贴

学者观点

马哈迪

林福炎教授

财政赤字

补贴

林福炎教授.针对性补贴与制度经济学

制度改革,切不可激进,需长期规划,选正确路径,良好实施时机。需知制度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ADVERTISEMENT

从我国史上看,在80年代之前,政府补贴主要在生产和投资品上,例如土地开发,工业和教育(包括高等教育)。消费品补贴很少,且覆盖范围有限。生产和投资补贴具有显著的正外部性 (Positive externality),能弥补市场失灵,纠正供给不足,提高生产力,消除贫困,促进经济增长,具有回报和可持续的。我国大规模的消费补贴始于80年代初,补贴于石油产品消费。之后,政府更以安定民生与零通胀目标(降通胀)为由,持续扩大到其他必需消费品上。我国就这样慢慢的变成了消费品补贴大国。

以补贴降通胀是下下策。一般消费补贴不仅没有显著的正外部性,还会扭曲市场价格信号,导致过度消费,降低效率,减少国民收入。补贴来自税收,这也将扩大政府。当政府被迫印钞,增加货币供应,价格将进一步上涨,需更多补贴,更多价格扭曲,更多财政赤字,更多印钞,更多价格上涨,形成了一个补贴与价格共舞的上升螺旋,一直到政府无力支撑,放弃消费补贴为止。当政府停止补贴时,价格飙升,如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幸运的是,在80-90年代,世界原油价格是相对低而稳定。因此,消费补贴还不会给当时的政府财政造成重大负担。过后,世界石油价格大幅波动上涨,消费补贴也大幅增加。如今,政府补贴几乎是等于国家的发展支出。安华政府决定破釜沉舟,明年初开始改革补贴机制,从非针对性补贴改成针对性补贴。问题是政府该如何落实针对性补贴? 经济学有何看法?

从制度经济学 (Institutional economics)的角度来看,补贴机制是一种制度安排,能最小化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就是最好的选择。何谓交易成本?我们可将交易成本定义为人类交易活动中所产生的一切费用,生产费用除外。例如,要获得市场交易,我们必须搜集商品与交易对象的信息(搜集成本),其他成本如议价、决策、监督等等。

在入门经济学教科书里,市场交易是完美的,零交易成本。但现实生活中,市场中的交易存在几个缺失特征,其中三项: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投机主义(Opportunism)和资产专用性(Asset specificity)。有限理性是指一个人的理性是受到情绪、能力、健康等等身心因素所限制。因此,交易双方所追求的效益极大化是有其约束。投机主义是指交易时,一有机会,为自身利益,就进行欺诈。资产专用性是指资产或商品可用于不同生产或不同人,而不损害其价值的程度。例如,一家公司生产一种产品。如果这产品只能用于特定目的或人群,这特别定制产品就属高资产专用性。

这些特征互相影响,产生交易成本,而不同的治理结构,会产生不同程度的交易成本。当市场交易带有资产专用性,交易双方产生依赖性,投机行为会带来巨大伤害,运用市场机制(去中心化)来治理,会带来高交易成本。这时,比较低交易成本的治理机制是企业(中心化)。反过来说,如果资产专用性低,投机主义影响就较小。例如,一方反悔不想购买,该产品可卖给别人,市场的治理机制是低交易成本。

回归正题,针对性补贴执行,总体而言,可分为两种类型。第一,市场上只有一个价格,市场里无补贴,补贴在市场外执行,以现金、代金券或税收(如负所得税)等形式转移给特定群体。第二,市场上存在两种价格,补贴和无补贴,只有特定群体可以用补贴价格购买,限定数量。

哪一个执行类型的交易成本是最低?

让我们看看补贴消费品的专用性。电力消费品有高专用性,转售与共享电力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必担心补贴电力会在某个地方非法出售获利。每个消费者的用电量就像一个独立的市场,不能套利。我们可以让补贴和无补贴价格,在市场上并存。低于基本用电量,实行补贴价格,超过这个用电量,实行无补贴价格。市场虽然有两种价格,但属于价格歧视(Price discrimination),鼓励节省能源,选择消费量,不存在价格机制扭曲,因此,交易成本低。

其他补贴消费品(石油产品、食用油、其他补贴必需食品)的专用性就没有这么高,容易非法转售,进行套利活动。这些消费品,如果我们使用两种价格机制,限制只有低收入消费者才能购买一定数量的补贴商品。政府须承担,识别有权获得补贴群体,防止与监控滥用等等的成本。这并不容易,成本高昂。据报道,已有数百亿的补贴被非法套利。众所周知,我国补贴品,非法套利销往泰国已久。

因此,对于这些补贴商品,最好的制度选择是让市场只有一个价格,隔绝非法套利。穷人无法承担市场价格,原因是购买力低。我们应该增加他们的收入,而不是降低歪曲市场价格。就像笔者之前谈过的 “一块钱就是一块钱” 原则(Principle of a dollar is a dollar),在市场里,效率挂帅,不论穷富,一块钱就是一块钱。社会公平问题,通过其他非市场政策来解决,如现金转移等。所以,一个市场价格机制的交易成本比较低。

最后,制度改革,切不可激进,需长期规划,选正确路径,良好实施时机。需知制度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