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新教育

|
发布: 7:30am 22/11/2023

新教育

循人中学

独中教材

学生志工计划

制作课件

宽柔至达城分校

董总E启学

学生制作课件 丰富独中教材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辛柄耀、 受访者提供照片

传统课堂中,所有教材课件都是由老师准备,学生只是被动地学习。但学生到底想要什么,也许他们自己才最清楚。如果让他们,他们也许无法尽善尽美,但做出来的东西却可能让同学更有共鸣。

董总颁发证书予参与课件制作的学生。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辛柄耀、 受访者提供照片

ADVERTISEMENT

现今网上有很多知识型频道,都是用短短几分钟讲解一个主题。如果了解这些内容的生产过程,就会知道即使只是短视频也不简单,从搜集资料、写剧本、剪接到配音,背后肯定要下许多功夫,而且可能不是单靠一人完成。

关于这点,参与董总“”的学生肯定深有同感。这群学生在董总的号召下,为独中历史科制作课件,今年已完成的主题有〈墨索里尼〉、〈宗教改革——路德教派〉、〈宗教改革——卡尔文教派〉〈哥伦布〉和〈港主制度〉。

吉隆坡历史老师吴国荣负责带领学生制作课件,他说:“像墨索里尼和法西斯主义,我们历史老师都未必能够把这个主题讲得好。经过半年每周1小时的线上会议,学生不断修改剧本,才终于完成这几分钟的课件。”

〈墨索里尼〉课件
〈宗教改革——路德教派〉课件
〈哥伦布〉课件
〈港主制度〉课件

老师只做引导不做主导

学生制作的课件将会用来充实董总“E启学”线上学习平台。这个平台自2020年9月推出,目的是要实现资源共享和帮助学生自主学习,内容包括电子课本、教学视频、教学PPT、练习题等辅助教材。

为丰富平台内容,董总2022年展开“学生志工计划”,向独中生征求课件,首推历史科。吉隆坡循中是去年第一所响应的学校,今年除了循中继续响应之外,柔佛宽柔中学至达城分校也参与其中。

由于活动讲明是由学生自己制作课件,因此老师的角色只是从旁引导还有把关内容。以循中吴国荣老师的话说,老师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学生组队和陪伴他们学习,“整个过程里面,老师只做引导,不做主导。”

如果要评价学生做的课件,老师肯定能夠挑出问题,但他提醒自己不要过于挑剔,毕竟这是学生做给学生看的课件,即使做出来的东西有瑕疵,只要学生能够接受就好,老师的意见应尽量减到最少。

“有时候老师做的课件都未必会被学生喜欢。”他说,这次既然要学生自制课件,就应该放手让他们发挥,老师只要确保内容正确及没有不良意识就好。

吴国荣带领循中学生制作历史课件,他认为既然是学生的作品,老师就应该放手让学生发挥创意,不宜太过挑剔。

过去6个月,他带着高二班的3组学生完成4个课件,每组每周线上开会1小时。他笑言:“现在的孩子很可爱,平时在班上不沟通,到了Zoom(线上会议)才会沟通。”因此他认为,比起完成课件,更重要的收获是学生经过半年的磨合与共学,学会沟通及协作。

从搜集资料、写剧本到制作PPT

循中11月举办课件成果发表会,3组学生除了发表各自制作的课件,也分享他们在制作过程中学习到的东西:

  • 资料搜集
    上网找资料不是输入关键字搜寻那么简单,〈墨索里尼〉和〈宗教改革〉的小组都不约而同说道,虽然ChatGPT之类的工具非常便捷,但问题是他们无法确定这些工具提供的资料是否完全正确,所以需要花功夫筛选资料和请老师审核。

    吴国荣说,网上确实有很多资源,可是学生未必懂得辨别好坏。这次的课件制作就提供了一个很好机会,提高他们对于网上资料的辨识能力。

  • 写剧本
    要用短短几分钟交代一个历史背景不是简单的事,非常考验学生爬梳资料还有讲故事的能力。像〈宗教改革〉小组便不知不觉把剧本写得非常长,长得可以录制大概20分钟的影片,可是就像组员说的,“20分钟影片我自己都不想看,相信大家也没兴趣看”,所以他们把剧本改得比较精简,还增加了一些戏剧表达手法,希望增加剧本的趣味。

    董总学务处副执行长曾庆方说,如果按照传统教学,历史是很枯燥的学科,但其实历史科有很多故事,如果很会讲故事的话,历史科可以很精彩,这次的课件制作就训练了学生筛选资料还有说故事的能力。

  • ·制作PPT
    各小组制作的PPT融合了影像、图像和配音,每当遇到技术问题,学生都会上网观看教学影片,学习怎样把PPT做得更好。

    比较意想不到的是,学生还学会尊重图像版权。〈宗教改革〉小组提到,他们过去没有想过PPT使用的图像素材是有可能侵犯版权的,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在剪接时便加倍留心,会在画面一角注明图像来源。

  • 团队协作与时间管理
    吴国荣当初在规划课件制作活动时,就因为考虑到这个活动需要大量讨论,所以规定组员必须来自同一个班级。即便如此,学生平时还是各有各忙,〈哥伦布〉小组说,他们多数组员都是联课的干部,要安排时间开会都很困难,很多工作是截止日期快到了才开始动手。经过一段日子的磨合之后,大家才把默契培养起来,渐渐进入状况。


自主学习的体现

如果让老师来制作同样主题的课件,呈现方式很可能不一样。诚如循中校长罗洪贤所言,换作是他,他大概不会选用学生选用的那些照片,可是学生就是喜欢,因为这些选材比较贴近他们的生活,最重要能够引起他们的学习兴趣。

他说,传统课堂中,老师教什么学生便学什么,可是在现在这个时代,自主学习很重要,这种有意愿地学习才能够在学习路上走得比较远也比较久。另一种有效的学习是参与志工服务,参与志工服务不仅能拓展学习领域,还可让学生在有成就感的情境中快乐学习。如今如果有学生找他写推荐函,他第一点不是要看学生的成绩,而是先看学生在中学这些年有没有参与校内外的志工服务,“因为这点代表了学生在学习路上的一种态度。”

罗洪贤说,学生制作课件是从他们自身的角度出发,选材方面会更贴近学生的生活。

学生制作课件的其中一个显著好处,是深化他们对某一课题的了解。像柔佛的港主制度,虽然独中初二历史科的某个单元有介绍这种制度,但课本的篇幅有限,学生能够得到的知识就那么多。宽柔中学至达城分校的学生为了制作关于港主制度的课件,他们甚至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访新山老街,实地考察得到的收获,比阅读课本还有网上资料更加深刻。

制作〈港主制度〉课件的4位学生是史地学会的会员,他们和学会顾问刘健顺老师实地考察了两次,参观陈旭年街、柔佛古庙、纱玉河及新山华族文物馆。学生陈泓斌(初三)说,过去他一直以为历史科都是靠死记硬背,但他在制作课件的过程中接触了课本以外的知识,才发现历史原来可以很有趣。

学生陈咨颖(初三)也觉得,制作课件免不了需要挖掘课外资料,所以是推动自己深化学习的一种好方式。尤其借着这次机会,他去了一些以前不曾去过的地方,这种亲身体验更能激发他对历史的兴趣。

〈港主制度〉这个课件从最初选题到最终完成,大概用了8个月时间。刘健顺老师说,他一边监督学生,一边学习放手让学生有发挥的空间,他们遇到的难题是很难辨别一些资料和图片的真伪,由于课件会在网上公开发布,因此他们必须对每个细节都很谨慎。

为了制作课件,宽柔中学至达城分校的学生陈泓斌(左起)、颜子杰、周骞(右起)和陈咨颖在刘健顺老师(中)的带领下到纱玉河考察。

“原来我可以做小老师!”

传统课堂中,教材课件都是老师准备,刻板印象认为学生没有能力制作课件,何况只是一群中学生。所以,当董总文宣企划员傅美华跟学生说明课件制作活动时,学生都觉得“哇!原来我可以做小老师,原来我做的课件是可以给老师在课堂上播出来的!”

傅美华说,现在的学生不缺发挥的平台,但这些平台往往都是在联课方面,少有像制作课件这种偏学术的平台。制作课件的成就感会促使学生自主学习,这次活动证明了只要有老师的引导,学生确实有能力制作课件与同学分享他们学到的知识。

傅美华说,参与课件制作犹如当小老师,学生会为此有成就感。

这项学生志工计划明年将会继续。曾庆方说,课件可不限于单一学科,学生可以制作跨学科或跨领域的课件,经审核和分享至董总平台的课件,将可获得奖金鼓励。

学生制作课件是从学生自身的角度出发,他希望借由这样的一个活动,使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

曾庆方说,2024年学生课件制作活动广邀全国独中参与,经审核和发表在董总平台的课件将获奖金鼓励。
学生制作的课件将与全国独中分享

更多【】文章:
用游戏艺术 打造异想世界
地质学 探究过去/现在与未来 
萧婉思博士/打破哲学无用论 把哲学带出象牙塔 
人类学研究员 吴佳翰/走访沙巴原乡 窥探族群共融 
人工智能 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灾难?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