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新教育

|
发布: 10:30am 18/10/2023

职场

教育

新教育

人工智能

AI

心灵

福祉还是灾难?

工作取代

应对策略

人工智能 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灾难?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黄安健

是挡不住的浪潮,不管在或课堂都是如此。到底人工智能是人类福祉还是人类灾难?日前在星洲日报总社有一场讲座,邀请拉曼大学校长拿督尤芳达教授、新纪元大学学院校长莫顺宗教授和营销科技公司Antsomi联合创始人兼马来西亚数码协会前主席孙德俊,从、职场甚至层面来探讨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I——人类未来的大幸福还是大灾难?”讲座,由星洲日报、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和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联办,左起为主持人许俊杰、主讲人尤芳达、莫顺宗和孙德俊。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黄安健

ADVERTISEMENT

自从ChatGPT面世以后,高等教育界普遍担心的其中一个问题,是要如何分辨学生的报告甚至论文是不是由人工智能()代笔。起初,外国尚有一些大学明文禁止学生使用ChatGPT,问题是真的禁止得了学生使用人工智能吗?

如今,很多大学包括本地拉曼大学都有推出指南,指引师生如何善用ChatGPT。拉曼大学校长拿督尤芳达教授说,学生以后毕业到职场工作,免不了需要使用各种AI工具,所以使用AI工具是他们应该掌握的能力,而不是排斥使用。

科技融入学习是挡不住的浪潮,他举例,以前Microsoft Word刚推出的时候有语法检查功能,有些老师担心学生从此不会好好学习语法,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语法检查功能已经非常普遍,现在几乎所有文件软体都有这项功能,如果学生抱着学习心态使用这项功能,他们确实可以增强语法,重点是他们愿不愿意学习。

如果要判断学生的论文是不是由AI工具代笔,他认为在论文答辩的环节就能见真章,因为假设学生纯粹从ChatGPT抄袭而不求理解与思索,他们只怕会在论文答辩时答不上话。

让自己像人是脱颖而出的方法

ChatGPT推出至今快要一年,新纪元大学学院校长莫顺宗说,面对AI浪潮,大学没有办法阻止学生使用ChatGPT,校方能够做的是引导学生善用AI帮助学习,还有让学生明白,拥有自己想法是很重要的一件事,ChatGPT目前还做不到“灵机一动”。

如果学生仅仅借助AI工具搜集资料,这算不算由AI代笔还有待商榷。但如果完全照抄AI的答案,他相信大部分老师还是能够察觉出来,毕竟老师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如有破绽将逃不过他们的法眼。

关于他提到的“灵机一动”或“灵光一现”,马来西亚数码协会前主席孙德俊深有同感。他说,他有个雇主朋友如今只要收到的求职信看起来像是ChatGPT写的,这位雇主朋友就会马上淘汰这份求职信。

“所以,莫校长讲的灵光一现很重要,今天你怎么样让别人觉得你更像一个人类,是你脱颖而出的方法。有些时候,AI工具可以让你的东西更加正确,但有些时候,AI工具可能会让你更不像自己,大家应该记住这一点。”

有了AI 学翻译还有价值吗?

“人工智能AI——人类未来的大幸福还是大灾难?”讲座,由星洲日报、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和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联办,日前在星洲日报总社礼堂举行。问答环节时,有一位考虑读翻译系的观众提问:翻译学在AI时代还有没有选修的价值?

文科出身的莫顺宗说,其实早些年在AI还没有兴起之前,就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而翻译之所以是一门学科,是因为翻译不简单,有各种理论和原则,比如翻译讲求“信、达、雅”,ChatGPT也许可以做到“信”和“达”这两点,但是“雅”是很高层次,这一点ChatGPT未必能做到。

“有些人翻译就是很匠气或者很僵化,没有神采,没有个性化。”他说,如果翻译者可以做到“雅”的境界,甚至成为理论开创者,就不用愁没有立足之地。

尤芳达也说,机器虽然可以做翻译,但可能还是需要人类画龙点睛,才能使翻译更加生动传神。又或者翻译者可以先用ChatGPT做第一版的翻译,然后把省下的时间用来琢磨重要的词句,也许一天就能翻译更多篇文章。

他提到一件事,最近拉曼大学来了一位从香港来的校外考委,这位大学老师说,他从上课第一天给的作业就是规定学生要用AI工具生成图像,结果到了大概第三周,学生先投降,说AI工具生成的图像太过千篇一律,凸显不了个人创意和特色。尤芳达说:“从这点可以知道,我们还是需要人才。”

人工智能是当代最热门的课题,读者不惜利用周末时间出席讲座,聆听教育界和科技界领导者对于人工智能的见解。

3位主讲者如何看待AI?

孙德俊| 未来所有产业都将围绕AI调整

对于人类会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问题,孙德俊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如果你本身在专业上不努力,即使没有AI,你也会被你的同事取代;第二,如果你的同事或你的同业比你更会使用AI工具,你也会被他们取代。”

这大半年来,大家都很焦虑,尤其2022年11月30日之后,当ChatGPT横空出世,很多人开始问“我的工作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取代?”

有篇文章我推荐大家阅读,那是比尔·盖茨今年3月21日在他的Gates Notes发表的一篇文章,其中一段我觉得大家应该注意,他说“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微处理器、个人电脑、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创造同等重要,它将改变人们工作、学习、旅行、获得医疗保健和相互交流的方式,所有的产业将围绕它重新调整,而企业也将通过其使用人工智能的程度来和竞争对手区分开来。”这段话非常重要,既然所有产业都将围绕AI调整,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

这个问题有几个面向,首先是政府机关,我认为政府机关应该制定一个AI策略大蓝图,因为除了科技巨擘以外,其实真正拥有最多个人数据的机构是政府,例如我们的身分证、驾照等等。在引进AI的相关应用时,如何让数据连结起来并且做出最大化和更有效率的应用,我觉得这是政府应该去思考和去做的事情。

教育方面,以前我们学数学,当学到某个程度掌握了数学基本原则的时候,老师会允许学生考试时使用计算机,学生可以用计算机做一些比较复杂的计算。我觉得今天的AI就像计算机,我们应该让学生的学习更有效率。

公司呢,三四十年前自从个人电脑出现以后,公司都纷纷把资讯科技融入公司的营运。如今电脑在公司的营运里面已经不可能不存在了,未来的AI其实就像过去三四十年的电脑,你的公司营运不可能没有AI的存在。

至于个人,我觉得大家应该铆足全力去理解和学习使用AI工具来提高我们工作效率。也许你会问:‘人会不会被AI取代’,这问题我觉得有两种可能:第一,如果你本身在专业上不努力,即使没有AI,你也会被你的同事取代;第二,如果你的同事或你的同业比你更会使用AI工具,你也会被他们取代。

个案1:政府

新加坡政府在2023年2月宣布在政府的营运上引进ChatGPT技术,例如做研究和起草演讲稿。报道中访问了一位项目经理,他说了以下这段话我觉得蛮有趣,他说:“我希望我们的官员因为使用AI省下时间,然后用省下的时间去执行更高级别的任务。这些AI工具可以帮助他们撰写初稿、书写电邮甚至演讲稿,并且加快他们的工作速度。”这里要强调的是“加快他们的工作速度”,意思是工作效率。

个案2:公司

这是我本身的经验,我记得2020年当我的公司要发布新产品时,我大概花了过千令吉请一个自由撰稿人帮我写一篇新闻稿。经过来回三四轮修改以后,这篇新闻稿写得很棒,定稿后就发出去了。

今年我又要发布一篇新闻稿,我就在ChatGPT做了测试。我把新闻稿要讲的关键字和指令输入ChatGPT,3秒后那篇新闻稿就生成了,结果相当令我满意。我之后大概再输入10至15次左右,ChatGPT就产出10至15个不同版本,但我还是用了第一个版本,当然有修改了一些。

这意味着撰稿人将完全失去工作机会了吗?我不认为,因为新闻稿通常都一板一眼,ChatGPT绝对有能力帮你做到这点。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自由撰稿人,很抱歉,昨天你就已经被ChatGPT取代了。但如果你是一个很专业的高手,可以写非常深入的文章,并且可以满足顾客和市场对你的要求,我觉得你还是撑得住的。

个案3:律师

有一天,有个律师朋友跟我诉苦,说他很忧虑,因为他的客户开始会自己用ChatGPT写租赁合约,都不需要找他帮忙了。要知道租赁合约也是一板一眼,怎么可能难倒ChatGPT呢?这种情况下,这位朋友开始在他的律师楼导入ChatGPT,并且训练年轻律师拥抱AI,比如在做合约的时候,如果有些条款想不通就请ChatGPT帮忙,不过人始终还是很重要,由人去把合约润饰得更好。在AI工具的辅助下,这个律师朋友将他的律师楼定位在以人为本,要用律师专业去辅助高阶谈判和相关法律事务上,这是ChatGPT没有办法做到的。

个案4:摄影师

我有个朋友是非常专业的摄影师,他会把他在世界各地拍摄的照片做成日历来贩售。AI出现以后,他开始钻研ChatGPT和Midjourney这些工具,凭他的美学眼光,他可以通过这些工具生成更专业的AI图像,这让他开辟出摄影之外的另一项服务。当他发现自己的专业受AI某个程度影响的时候,他就进化出另一种专业。现在他既是摄影师,也是AI图像生成师。

我觉得今天的AI就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面的恐龙,张牙舞爪好像要向我们冲过来,我们要怎样去面对这头恐龙呢?我觉得我们应该排除杂音,厘清观念,回归到人的本质。我们可以去做人类擅长做的事,与此同时,我们要学习使用AI,让AI去做它目前最擅长做的事情,再合作把事情做好。

过去百多年来,我们经历蒸汽机时代、工业革命、资讯科技浪潮再到今天的AI时代。我觉得人类一直持续演化和进步,生命自会寻找出口,这也是我对AI时代的愿景。

莫顺宗| 人之所以害怕AI 是因为它仿佛有灵性

莫顺宗以“灵”贯穿他的讲座内容,分析万物之灵为什么害怕人工智能,还有面对人工智能,万物之灵该如何自处。

从学校角度来说,老师包括我自己都担心,以后我们学生的作业可不可靠?作业到底是他们写的还是人工智能写的?老师都会有这个烦恼。

尽管如此,我们老师每个人都跃跃一试,想看看AI是不是那么聪明。有人尝到甜头,尝到AI带来的工作便利,比如前天有一位主管跟我说,他现在都不用找别人帮忙过目他写的双语通告,因为他有一位好朋友叫ChatGPT。

人工智能不只是技术的进步,它会进入我们的心灵,跟我们一样会思考,而且它速度更快又不会疲倦,学习能力各方面都比我们强,我们可能需要花很多时间才学会一种语文,它一下子就学会了。

我们说我们是万物之灵,万物之灵的概念出自《尚书》——“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意思说天跟地产生了万物,而万物里面,人是万物的灵。这个“灵”可以造很多词,比如灵性、灵魂和灵巧。

所谓心灵手巧,我们从石器时代到农业时代再到工业时代,我们的手更巧,心也更灵了,所以即使人工智能时代来了,我们还是要学习动手,难道就不教小朋友一笔一画写字了吗?

为什么很多人觉得ChatGPT可怕?因为它活灵活现,太像我们,而且比我们更聪明,我们害怕我们被自己创造的东西打败甚至取代。

人工智能还仿佛跟万物之灵灵犀相通,它懂你在想什么,直达你的灵魂深处。譬如你说你很想吃月饼,不一会儿你的手机就会出现很多月饼广告,这是为什么大家如此害怕。

但世界不管怎样变,根基还是一样的,天地还是万物的父母。以导航做比喻,导航可以带你去很多地方,但不应该是导航告诉你要去哪里。我们人生是有一张地图的,这张地图是有灵性的地图,绝对不是导航可以取代的。

回到学校的问题,学生要使用ChatGPT你没办法禁止,你应该做的是告诉他怎么用,希望他能够借助人工智能学到东西。

尤芳达| 掌握知识已不是生活唯一重要技能

尤芳达说,职场需要的员工是具有成长心态和同理心的人才,所谓成长心态是愿意面对挑战,愿意去适应和愿意去学习。

比起以前的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这次数字革命的最大区别在于它已经不局限于物理世界。在数字世界里面,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比较未知却又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掌握知识已经不是生活唯一重要技能,我们还需要懂得如何更好地去应用知识,及如何去分辨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当我们学会更多东西的时候,智慧变得非常重要,比如怎样不人云亦云,怎样才叫适可而止。很多时候,智慧是内心和品格的培养,比如一个人如果不贪心,他就比较不容易被诈骗。

达尔文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人类从原始时代持续不断去学习,去适应才能活到现在。职场需要的员工,是有成长心态和同理心的员工,一个是向上,一个是向善。

成长心态的意思是员工愿意面对挑战,愿意去学习,愿意去适应。不管在哪个领域,只要愿意学习我觉得就不是问题了,比如以前大家都在用马车,需要有人去清理街道上的马粪;当汽车出现以后,马车被取代,这时就需要有人去学习怎样修理汽车。我觉得只要我们愿意去适应和去学习,未来的挑战都是我们可以应对的。

从教育层面来说,心的力量非常重要,只有把握住自己的内心,你才能面对诱惑和挑战。

更多【】文章:
香港导演简君晋/开不了机的那10年 从未停止创作
中学老师斜杠儿童绘本作家
Colllab社计手 汇聚建筑师和大学生推动社区建设
独立记者兼摄影师郭于珂/跨过山河寻找被遗忘身影 为西马18族原住民发声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