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文艺春秋

|
发布: 9:01am 24/11/2023

槟城

小说

乌鸦

游泳池

种族隔阂

黄言丹

香港“开故”作家育成计划

文化界限

黄言丹/池畔的乌鸦

作者:黄言丹
图:龚万辉

香港文艺复兴基金会和文学杂志《字花》于2022年首办“开故”作家育成计划,为文字创作者提供故事写作课程及指导,最终选拔一位优秀学员,于海外城市旅居,丰富其写作及人生经验。《活力副刊》为联合呈献单位之一。为首届获选者,她已在展开三个月的文学之旅。【文艺春秋】会于每月第四个星期五,刊出她在岛上创作的四篇

希望更多人看到年轻作者的文字魅力,也希望马华的新生代写作人有一天亦有这样的机会,被更多海外读者与文学平台看见。

ADVERTISEMENT

午后的阳光像一锅刚烧滚的水,烫得泳池里的人一个个浑身通红。他躺在池畔有树荫的沙滩椅上,打了第八个呵欠。他很喜欢这个作者写的书,本来对她的新作还蛮有信心,可没想到只看了三十多页他已经闷得快睡着了。他索性把书合上放在一旁,把目光转移到泳池里的人。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在亚洲逗留如此长的时间。要不是因为父亲刚过世,在这里留下了一些房子和价值不菲的财物需要他处理,他还不愿意坐那么长的飞机,绕地球一圈来到这个陌生又炎热的地方。他原本预留了两个星期,怎料那些手续比想像中麻烦复杂得多,结果两个星期变成了一个月。换作是以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放下一切飞回英国,不过现在……可能离开家一阵子也是好事吧,他想。

他在槟城最好的酒店里住下,每天不是等律师打电话来找他在文件上签名,就是流连在酒店的泳池和酒吧里。他不喜欢出去走动,一看到路人看他的眼神,他便知道他已经被当成是当地人了,这无疑让他感到十分不悦,甚至是厌恶。所以无论他每天的日子有多无聊,他都待在酒店里,只有在这里,他才觉得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地穿戴的身分是安全的。

今天泳池里的人比平常少,一对白人夫妇带着三个几岁大的小孩在浅水区域里嬉闹着,旁边一个父亲正在教儿子游泳;泳池另一头围着一群比坚尼少女,只有下半身泡在水里,手里拿着饮料,吱吱喳喳地谈天说地。此时一个约莫六、七岁、头上穿戴深蓝色头巾的小女孩从酒店餐厅方向走来,坐在他旁边的沙滩椅上,直勾勾地盯着泳池里嬉戏的众人。他忍不住一瞥她,看到她那双小眼睛里的殷切和羡慕,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年幼的女儿。每次女儿在街上看到踏单车的小孩时,也会露出一样炽热的目光,使他不期然握紧女儿轮椅的扶手,尝试不去感受她灵魂被困在身体里的痛苦。他别过头去,让灼热的阳光融化他忧郁的思绪。

这么多年来他的喜好习惯变化不少,唯一留下的可说是他对游泳的热情。在英国生活多年,他每天早上在晨光乍现时游泳一个小时,然后再去上班,风雨不改。虽然这酒店的泳池并不合他的心意——它比标准小,水不够深,而且并非长方形,而是一个两边朝外弧的、像腰果一样让人头疼的形状,还有什么时候都挤满住客……可他也总不能一个月也不下水,那样比不让他吃饭还痛苦。于是他只好像个猎人一样守在池畔,等到泳池终于没人的短暂魔幻时刻,便立刻跳进水中独自享受整个泳池。

之后的两天,小女孩每天都出现在泳池里,坐在同样的位置上,用同样炽热的目光看泳池里玩得不亦乐乎的众人。他本不想打扰她,可她落寞的小身影如秃鹰一样一直盘旋在他脑海,弄得他心烦得很。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硬着头皮朝她露出一个温柔亲切的笑容,低声问到:“你怎么不下去游泳啊?”

女孩警觉地转过头来,默不作声,然后又回头去看泳池里的人。

“你看下面的小朋友玩得多开心,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不带你一起去游泳?”

女孩还是不作声,他开始觉得她可能是听不懂英语,或者是她父母叫她不要随便和陌生人搭话,这也不怪她,是他自己太多事了。

“游泳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呢,你该试试看喔。”

“我知道。”女孩终于说,声音里带种孩子气的倔强。

他惊讶地一愣,正想和女孩继续谈话,可她的父母刚好出现在她身后,跟她说了句话,女孩便没精打彩地牵起她母亲伸出来的手,随着父母离开了泳池。他目送女孩离开的背影,轻叹了口气。此时泳池传来一阵刺耳的“哑哑”声,引得池里的小孩一窝蜂地走上前看。原来是一只浑身黑得发亮的,不知何时落在泳池的围栏上,肆无忌惮地高声大叫。那乌鸦完全不怕人,任凭那些小孩如何朝它泼水,它也不走,只是一直不断地叫,如警钟误鸣一样烦人。他皱着眉,拿起书,头也不回地离开泳池,往酒吧方向走去。

为什么那小女孩明明那么想游泳却一直不去尝试呢?是因为害怕吗?还是因为宗教原因呢?他想。无论是什么,他也觉得她太可怜了。他无法想像没有游泳的人生,只有在水里他才可以短暂忘却自己的身体,忘却所有人其实都是一团没差的细胞组织。以前他以为,人生是无穷无尽的大海,长大后才知道,人生充其量不过是个四四方方的小泳池罢了。他的父母在他小得还没能留下记忆的年龄便帮他脱下原来的皮,又缝上一层白色的皮。为了把这白皮穿稳,他拼命当上了医生,以为其他人看他的目光会从此不一样,可原来当上医生还是不够,还得娶个比白纸还要白的妻子;后来他又发现,其实娶了个白人妻子还是不够,他的外貌早已出卖了他的所有伪装。

他的手机颤动了一下,他知道又是妻子发来的讯息,想跟他谈分居的事情。他咽下一口冰凉的啤酒,淡淡苦涩穿透心扉。其实到了这个年纪,他倒也释怀了,有些界线终究是无法跨越的,这也罢,可是女儿呢?皮肤尚有颜色之分,残疾没有,就是这么简单利落的一道鸿沟,一出生就注定无法改变了。他怅然地看着在烈日下波光粼粼的槟威海峡和那遥不可及的对岸,让苦涩慢慢滑落喉咙。

那天当小女孩第四次出现在泳池旁时,他没再犹豫,直接开口问道:“我知道你很想游泳,是不是因为这里太多人了所以不方便呢?”

女孩不作声,看了他一眼后低下头,轻咬着自己的下唇。

“我有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年纪,她一直很想踏单车,要是她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试的。这样吧,叔叔已经跟泳池职员打了招呼,明天你和父母下午3点钟一起来游泳吧,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的,你可以放心尽情地游。”

女孩的目光顿时像灯泡一样亮起来,虽然没回答,但他清楚看到她脸上掩盖不住的笑容。女孩站起来,朝她父母的方向兴奋地跑去。他也笑了,感觉身体深处渗出一种久违的释怀,那块一直压在他心头上的大石也好像稍微轻了些。此刻的他只想赶快回家,把这故事告诉女儿,然后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第二天下午,他心情愉悦地坐在酒店餐厅里吃着下午茶,惬意地看着报纸,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几个酒店职员匆匆忙忙地朝泳池方向跑去,他疑惑地朝那边看,远远已看到那里围着一片黑压压的人海。此时那奇怪的乌鸦不知何时飞到餐厅外的大树上,大声地嘶哑着。他心里顿感一阵强烈不安,他立马放下手中的报纸,朝人群方向走去。

只见所有人围着泳池,纷纷露出惶恐的表情。人群中一个戴着头巾的妇人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大喊,泳池中央飘浮着一条深蓝色的头巾,远方传来救护车的鸣笛。

此时乌鸦拍动翅膀,朝阴暗的天空飞去,片刻便失去了踪影。

黃言丹,香港大学法律系毕业,曾于法国巴黎访学半年进修文学及电影。

相关文章:
【背着岛屿的人】时钟里的城/黄言丹
【背着岛屿的人】半边城/黄言丹
【背着岛屿的人】游魂野梦之城/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