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

|

国际头条

|
发布: 9:49pm 28/11/2023

缅甸军政府

反抗军

缅甸军政府

反抗军

美媒:反抗军多线进攻 缅甸军政府恐崩解

反抗军多线进攻 缅甸军政府恐崩解
位于缅甸北部掸邦的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成员正在农村内巡逻。(图:法新社)

(内比都28日综合电)缅甸北部的内战加剧,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近期陆续拿下多个城镇,西方专家推测,军政府被迫在多条战线上与这些抵抗军作战,可能面临崩解,连带影响整个东南亚的局势变化。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专家指,缅北少数民族武装民兵近几周与抵抗势力联手,以前所未有的协调发起了新的重大攻势,已导致丢失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边境城镇、重要的军事阵地和重要的贸易路线。

ADVERTISEMENT

缅甸独立分析人士阿诺德向CNN表示,“军政府目前正迅速崩解中,而这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缅甸全国上下都在进行更广泛的努力。”

“1027行动”演变成全国性行动

阿诺德形容这是“军方生死存亡的时刻”,并称反抗势力“现在的重点是夺取主要城镇,从根本上击败军政府”。

10月下旬,缅甸东北部三支强大的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联盟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若开军(AA)和盟军人民国防军组成“三兄弟联盟”,在10月27日发起“1027行动”,宣告“致力于铲除压迫性的军事独裁统治”。此后,这场攻势演变成一场全国性的行动,目的是控制缅甸北部、西部和东南部的城镇和地区。

据联合国统计,自10月27日以来,冲突已造成近200名平民死亡,33万5000人流离失所。

军政府镇压暴行引民愤

缅甸众多的少数民族军队和历届军政府之间的内战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不过,近期的战斗升级是在全国范围内抵制陆军总司令敏昂莱于2021年2月发动的政变之后发生的,这场政变推翻了民主选举产生的昂山舒吉的文人政府。

CNN指,军方在政变后对和平抗议者的镇压,以及有记录的针对平民的暴行,促使农村和城市的民众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城镇和社区。

自此之后,政府军和与反军政府的流亡民族团结政府结盟的抵抗组织之间的战斗每天都在展开。迄今为止,军政府对所谓的“恐怖分子”目标发动的空袭和地面攻击已经造成数千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儿童,并造成大约200万人流离失所。

11月初,政府任命的总统敏瑞与军方高层举行的国防与安全会议上罕见警告,“如果政府不能有效地管理边境地区发生的事件,国家将分崩离析。”

据报道,军政府已承认正遭受“猛烈的攻击”,并命令身处首都内比都的所有公务员和有参军经验的人做好准备。缅甸政府还在东北部几个城镇实施了戒严令。但军政府否认了它在内比都驻扎了1.4万名士兵、以保护主要军事总部不受攻击的说法 。

推翻军阀非易事

反抗者宣称,他们最终是为了摆脱军政府,建立一个联邦民主国家,让所有缅甸人民都有充分的权利和代表权。

不过,推翻一个统治了5年的根深蒂固的军阀并非易事,而且军方拒绝让步可能会让缅甸进一步陷入冲突。

然而,尽管冲突尚未蔓延到仰光、曼德勒或内比都等主要城市,但它标志着这种抵抗的一个转折点。

据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办公室(OCHA)称,武装冲突目前是政变以来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泛的一次。

专家:中方不会让军政府垮台

中国日前高调打击缅北电信诈骗集团,中时新闻网刊登脸书专页《头条揭密》的文章称,其实中国打击电诈只是引信,真正的目标还是协助亲中的果敢同盟军重新掌控缅北,以获得经由缅甸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作为马六甲海峡遭西方国家封锁后的备用选项。

缅北实质上由各部族军阀分治,其中最知名的是果敢族大老彭家声,人称“果敢王”,曾与国民政府军及缅甸共产党都有渊源,拥有庞大的武装力量。

文章指,2009年缅甸军方派敏昂莱去解决缅北果敢问题,敏昂莱用计说服彭家声手下大将白所成倒戈,彭家声在内外夹击下溃败,率领残部潜入森林打游击。白所成叛变成功后与缅甸军方合作,在果敢地区开设赌场并经营贩毒,以及电信诈骗与器官买卖等黑色产业链。当时包括白所成在内有所谓缅北4大家族等众多势力,他们从这些产业获得的暴利来与缅甸军政府分享,算是缴交保护费。

缅北的情势到了去年发生重大变化。逃入深山打游击的彭家声在2022年去世,他儿子彭德仁接班,联合几个部族的同盟军打回果敢地区,其中除了自身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之外,还有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克钦独立军与北掸邦军。

控制军政府比民选政府容易

文章称,在森林打游击数年的彭德仁与他带领的同盟军竟然拥有大量特种部队所使用的现代化装备,包括无人机、火箭炮、夜视镜、导引砲弹、卫星电话等,外界据此很容易就猜测到这些装备的来源。

美国国际问题专家分析称,缅北果敢军的行动与中国的介入,可能导致缅甸军政府的崩溃,民选政府有可能重返执政。但是,中方的算盘可能只是让亲中势力重返缅北,而不是让军政府垮台。中方的布局是一方面稳定中缅边境,二方面对缅甸军政府形成压力,毕竟控制缅甸军政府要比应对缅甸民选政府容易多了。

天下事  缅甸
在这张摄于3月8日的照片中,少数民族反抗组织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成员在缅北掸邦丛林中的大本营参加训练演习。(法新社照片)

专家:政府军节节败退
军力不足 作战能力不济

随着缅甸军政府在与反抗势力的交战中遭逢挫败,分析人士认为,持续的败退表明,尽管拥有空袭和重型武器加持,缅甸政府军没有足够的人力和作战能力来收复失地。

美国和平研究所和威尔逊中心研究员叶妙海因说:“预测正进行的军事进展的最终结果极具挑战性,因为我认为战局仍处于反抗势力战略的初始阶段。然而,可以肯定的是,‘1027行动’已改变了军事平衡,使之有利于反抗势力。”他补充,政府军“目前正在全国各地遭受360度的无情攻击”。

叶妙海因今年5月的分析显示,缅甸政府军的规模比人们通常认为的要小得多,只有大约15万名人员和7万名作战士兵——“几乎无法维持一支战斗部队,更不用说维持一个政府了。”

他告诉CNN:“值得注意的是,在掸邦冲突短暂停火期间,政府军将部队从掸邦部署至克伦尼和实皆,使掸邦北部的迅速取得了重大的军事进展。任何进一步的军事调动都将为反抗势力在这些地区取得实质性进展提供契机。”

忧把失利迁怒于民

人们越来越担心,军政府正在把战场上失利迁怒于人民。

自10月的攻势开始以来,当地的监测组织记录了军政府空袭和炮击缅甸几个村庄的情况。据民族团结政府(NUG)称,11月15日,军方空袭了钦邦巴杜比的一个村庄,造成11人死亡,其中包括8名儿童。

缅甸地处全球两个大国中国和印度之间,南接泰国,西接孟加拉,而缅甸的战事可能会破坏它与该地区邻国的关系。

军政府失邻国资金陷困

由于失去对边境的控制,大批难民涌入邻国。随着军政府无法给国家带来稳定,这可能会激怒其仅有的盟友和主要投资来源之一的中国。

独立分析人员阿诺德指出,缅甸的邻国资金现已无法进入缅甸,这对军政府来说是一次“残酷的现实反思”。

他说:“所有邻国都投入大量资金,以及和缅甸军政府保持正面的关系。但一旦开始失去进入缅甸的通道,这些国家的整个地缘政治盘算就会改变。我认为中国是如此,而印度和泰国也是如此。”

阿诺德也称:“需要明确的重要一点是,一支进行种族灭绝的军队是可以被彻底击败的。没有必要再花10年的时间进行所谓的过渡。这种过渡从根本上说是必须与一支进行种族灭绝的军队进行谈判及和解、注定被破坏的想法。”

天下事  缅甸
11月14日。缅甸民族民主联盟军官与投降的缅甸政府军成员及其家人交谈。(美联社照片)

军政府重要贸易点失守
缅同盟军占领边境口岸 

当地媒体和消息人士星期日表示,缅甸一个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已从军政府手中,夺取控制一处通往中国、可获得丰厚利益的过境口岸。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等3个少数民族武装联盟,今年10月在靠近中国边境的缅甸北部掸邦对军政府部队发动攻击后,双方爆发激烈战斗。

这3个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已占领数十个军事阵地,以及与中国进行贸易的一个重要城镇,控制资金短缺的军政府对外的一条重要商业路线。

附属于少数民族武装联盟的媒体表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星期日已控制金山角边境口岸,并攻占掸邦的结迪大桥。木姐镇拥有105英里长的贸易区,与中国拥有最大的贸易量。这是反政府联盟军队在一个月的激烈战斗中夺取的第4个边境口岸。

果敢新闻报道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通报说,他们早上在勐古市再占领一处边境贸易口岸,名为金山角。”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透过金山角过境点的商品包括机械、电器、农用拖拉机和消费品等。

报道接着指出,包括若开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在内的联盟于24日发动一波攻势后,已在边境贸易区占领其他阵地。

一名安全部门消息人士告诉法新社,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已在金山角的边境贸易区升起旗帜。

金山角边境贸易口岸于冠病疫情后,于2022年重新开放,是缅中边境的重要贸易点。

缅甸的贸易严重依赖中国,尤其是进口制造商品和出口农产品。缅甸边境地区的动荡一直让中国不安,但中国依然支持2021年推翻民选政府而夺权的军方领导人。

本周稍早时,缅甸军政府发言人绍敏通告诉官方媒体,停放在边境口岸附近的大约120辆卡车起火燃烧,并指控是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所为。据报,11月23日,中缅边境缅甸一方的木姐镇附近的卡车起火。

重创缅跨境贸易 军政府税收

北部边境地区的战斗升级,已重创缅甸原本就已陷入困境的经济,并伤害重要的跨境贸易,以及导致缅甸军政府无法获得急需的税收和外汇。

缅甸政府早前承认失去至少3个城镇,这场冲突似乎停止了几乎所有与中国的合法贸易。

缅甸北部多地爆发武装冲突,当地安全形势复杂严峻。11月中旬,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缅甸使领馆提醒中国公民暂勿前往缅北地区。中国警察据报发射催泪弹驱赶在边境围栏附近躲避的民众。

缅“三兄弟联盟”
扬言将铲除军事独裁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若开军(AA)和盟军人民国防军组成“三兄弟联盟”,在10月27日发起“1027行动”,宣告“致力于铲除压迫性的军事独裁统治”。

他们宣称,行动目标是保护平民的生命、维护自卫权、保持对领土的控制、对军政府正进行的炮击和空袭作出坚决回应、消除军事独裁压迫、打击中缅边境网络赌博诈骗中心。

缅甸军政府任命的总统敏瑞在11月初与军方高层举行的国防与安全会议上罕见地警告,“如果政府不能有效地管理边境地区发生的事件,国家将分崩离析。”

CNN联系了缅甸军方发言人就最近的战斗发表评论,但尚未得到回应。

军政府认遭受“猛烈攻击”

据报道,军政府已承认正遭受“猛烈的攻击”,并命令身处首都内比都的所有公务员和有参军经验的人做好准备。缅甸政府还在东北部几个城镇实施了戒严令。

国防部在国防会议上表示,军政府“将继续为确保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提供必要的安全措施”。

据官媒体报道,军政府否认了它在内比都驻扎了1.4万名士兵、以保护主要军事总部不受攻击的说法,并否认正在招募公务员参加军事训练,称这是“假新闻和错误信息”。

掸邦北部山区 军政府失守6城镇 2贸易路线

CNN报道,在掸邦北部多山的边境地区,军政府已失去了至少6个城镇的控制、包括清水河和滚弄镇。这是两个与中国进行贸易和运输的战略边境城镇,也是关键的运输路线。另据CNN与当地独立媒体交谈的抵抗分子表示,军政府也丢失了100多个军事哨所和营地。

切断这些运输路线切断了受到国际制裁、资金短缺的军政府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反抗军联盟声称控制了清水河和通往木姐镇的道路。缅甸数据显示,今年4月至10月,98%的对华跨境贸易都要经过木姐镇,贸易额达22亿美元(约102.8亿令吉)。

在西部若开邦,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若开军在长达一年的临时停火颇具后重新开始战斗,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当地一名住持僧侣披露,与政府军的冲突在几个乡镇仍在继续,其中包多镇已经“沦为一个战区”,有报道称,政府军中有人叛逃,甚至传出整个营向反抗军投降。

在克耶邦东南部的丛林中,战斗在该州首府垒固附近激烈进行。克伦尼民族国防军拍摄并发布的视频似乎显示,有政府军在垒固大学向反抗军投降。CNN无法独立证实这一事件。

在西部多山的钦邦,数千人逃离战乱,越过印度边境来到米佐拉姆邦。据当地警官纳姆特称,逃离缅甸的人中包括43名缅甸政府军,他们在军营被反抗军占领后出逃。据英媒报道,有数十人被送回缅甸。

CNN:政府兵已失战斗欲望

CNN采访的反抗军武装人员表示,他们所碰到的军政府士兵已失去了战斗的欲望。

缅甸人民解放军发言人林林说:“由于缺乏平民的支持,政府军在战斗中士气低落。”该部队与“三兄弟联盟”在缅甸北部和东南部并肩作战。

他指出:“这并非他们没有足够的武器,而是他们已不像以前那样士气高涨……正因如此,我们才无往不利。”

尽管一些城镇似乎相对轻松地沦陷,但也有人说,在距离内陆的据点,双方战斗更惨烈,因为那里的政府军更容易得到增援和补给。

实皆地区的缅甸民族革命军(BNRA)指挥官纳加尔说:“当军政府纵队前往某个村庄时,我们试图通过进攻战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无法到达目标村庄。有时我们寡不敌众,我们不得不撤退,那就是他们袭击并摧毁平民的时候。”

中吁公民速撤离缅北

近日中国官媒发布消息称,由于情势紧急,中国驻缅甸使领馆发出通知,提醒在缅北老街地区的中方人员尽快撤离,并远离冲突地带。这预告了缅北同盟军即将发起总攻。中媒指出,其实缅北同盟军在18日就已发出撤离通告,至今仍按兵不动,就是为了让当地的中国人撤离。

受困缅266泰人返国

另据香港01报道,泰国警方星期日称,266名在冲突期间被困缅甸的泰国公民已获救,并从果敢地区老街回国,当中包括36名人口贩卖受害者。

泰国头条新闻社11月26日称,泰国警方表示,这266名泰国公民被分为5组。

第一组为身负通缉令的疑犯,共6人,其中4人是持银行黑户,另外2人是其他案件的被告;第二组是尚未成为人口贩卖受害者的公民,共98人;第三组是已检查完毕并准备被护送回家的普通公民,共51人;第四组为仍需等待检查证明结果的公民,共75人;第五组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共36人。

警方指,尽管有些公民已被送回家,但如果后续调查发现他们涉嫌犯罪,将会根据所掌握的讯息来追踪及起诉他们。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