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3:00pm 29/11/2023

沙巴

鳄鱼

恐龙

阿简

神山

婆罗洲

贪官

张贵兴

鳄眼晨曦

说鳄

鳄鱼的眼泪/阿简(居銮)

作者:阿简(居銮)

首府亚庇往保佛的公共巴士上。邻座的安哥得知我走及畅游海岛跳岛后趁返程班机的空档还有精力走,竖起大拇指说你很强啊体力很好。告知安哥我主要想从保佛坐火车去Halogilat再折返。走走停停,经过一座桥,小巴在一排小店铺前停车,有乘客下车。我坐在靠窗的那边,清楚看见浑浊的河里竟有一只体型不小的往前游去!吓傻我这山芭佬,忙转头望向安哥。

安哥化身淡定哥——我们这里很常见啊。尤其这边出去是河口,有鳄鱼更不奇怪了。等下你坐火车时一路沿河,你注意看,可能见到它的踪影。安哥说的是大河必达士(Pedas) 。安哥住的甘榜就发生过妇人在屋后洗衣被鳄鱼拖下水的事。野生动物局找到巨鳄后剖开肚子,在里头找到妇人的衣服残骸。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鳄鱼袭击人类的新闻并不罕见。往Hologilat班车上,这趟全马硕果仅存的战前火车异常热闹,有乘客带装在竹篓里的鸡鸭上车,有挑菜篮子的,有两肩挂一大串臭豆往下一站的。好些妇人身着传统服装,衣服的挂饰颜色鲜艳吸睛。我全神贯注看着右边车厢外湍急的淙淙流水,没见到想像中载浮载沉的大鳄在水中目露凶光,倒是感受了独特的搭火车经历。

鳄鱼堪称活化石,是两亿多年前与同期的地球上最古老爬行动物。看过国家地理杂志的纪录片,鳄鱼平时喜欢栖息湖泊沼泽,主要生活在热带地区的淡水河流。曾带学生往古城鳄鱼公园参观,几个间隔区域约百只鳄鱼没隔上玻璃,算是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参观时只见众鳄一动不动在池塘里或陆地上好像定了型,喂食时间一到,当工作人员将一端系有鸡只的木棍探入区间,一只两只欲找最佳位置等候食物,爬行的动作迅速得让大伙哗哗声四起。少年人说老师看不出原来它们的动作很快。我说是啊俗语曰人不可貌相,这叫鳄鱼不可貌相也。很多时候不要被事物的外表给骗了。

课堂上的每周一书时段,我向大伙介绍本地旅台作家的最新著作《》。我在白板写上经典名句“纵横河域的巨鳄张开眼睛,释出清晨的曙光,射入河岸,吞噬世间万物。”这本厚达约500页的长篇小说,以神秘广袤的热带雨林为背景,文中的主角田金树与好友用舢板划过甘蜜河、穿梭枪林弹雨间、寻找光辉夺目的皇冠“沙捞越之星”钻石的过程,与女主角方芜的缠绵爱情等,书写风格瑰丽奇幻,叙事绵密层层迭起。

鳄鱼真的会流眼泪吗?

我翻开夹着书签那一页,朗声念到书里第4章,小村云落故事的开端:“星沉海底,地裂天边,物种灭绝之时,鳄鱼留下一滴眼泪。方芜已被巨鳄袭击、吞噬而没。”大伙听得痴了。好奇宝宝小芬举手,老师啊鳄鱼真的会流眼泪吗?告诉大伙,根据古代西方传说,鳄鱼凶残却又奸诈狡猾。当它锁定捕食对象例如人啊动物啊,往往会先流泪然后在对象毫无防备下发动攻击来个措手不及。故人们说的鳄鱼眼泪实际上是那些虚假和伪装的眼泪,尔后延伸为那些一面害人一面装出善良无辜的阴险小人。唯也读过动物科普杂志,鳄鱼流泪实际上是在排出身体多余的盐分。

课堂尾声递给大伙我收集自星期天副刊的日本旅马插画家NOvia Shin的《鳄眼晨曦》系列剪报让大伙传阅。

课堂古文教学韩愈的〈马说〉结束,我播放投影介绍作者写动物的另一篇文章〈祭鳄鱼文〉。告诉大伙这个大伯曾因得罪皇帝被贬。元和十四年,儒家思想与佛教矛盾来到顶点。唐宪宗要迎佛骨入宫供养3日,奉行儒家思想的韩愈上书〈谏迎佛骨〉,以从前的皇帝“事佛求福,乃更得祸”为例,皇帝龙颜大怒韩愈几乎被杀,尔后由大臣裴度等出面说情,侥幸逃过一死,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刚到潮州,就听说境内的恶溪中有鳄鱼为害,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于是写了这篇〈祭鳄鱼文〉。

文章某段内容激愤慷慨,他对危害人们的鳄鱼说,“这潮州曾经是大禹踏足之地,是我大唐官方治理之处,也是缴纳赋税的地方。故你们这些鳄鱼一定不能和刺史共同生活在这里,有我就没有你们。”他与鳄鱼约定期限,勒令鳄鱼搬迁:“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言下之意,鳄鱼若仍顽固不听不肯搬迁,他就要赶尽杀绝了。

这时平日极爱阅读的瑄突然冒出一句,“老师我知道了,他不可能骂鳄鱼——你说过这类古文很常有另一层表达的意思,鳄鱼指的是或剥削人民的统治者,对吗?”果然孺子可教也。没错,韩愈表面上是劝诫鳄鱼,实际上是指责那些安史之乱以来拥兵各据一方的藩镇大帅以及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

最终潮州河口的鳄鱼有没有真的听令搬迁不得而知,唯韩愈这篇千古名文,当为执政当朝者的一大警惕啊!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