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

|

冷眼横眉

|
发布: 7:50am 06/12/2023

达祖丁教授

冷眼横眉

安华

LGBT

团结政府

“酷玩乐队”

达祖丁教授

冷眼横眉

安华

LGBT

团结政府

“酷玩乐队”

达祖丁教授.如何给首相打分

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如果我们不从精神层面深刻反省自己,我们就可能成为毁灭自己国家的罪魁祸首。一艘船要想正常航行,船长和船员必须相互信任和尊重。在处理沟通和批评时,必须谨慎、得体,并考虑到所处的环境。没有尊重和信任,我们就完了。

ADVERTISEMENT

最近,在一个网媒组织的论坛上,该网媒的资深编辑——在评价担任首相的第一年时,给他打了D-。此前,前卫生部长凯里给安华打了B-。

如果有人问我会给首相和打几分,我会说A。让我阐述一下我多年来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一名穆斯林在制定评分标准时的经验。我将从五个方面观察首相及其内阁部长的表现。

我首先看的是如何处理敏感问题。其次是在一个有宿敌的团队中达成共识有多难。第三件事是,当进入一个新的地方或组织时,会面临哪些限制。

我要考虑的第四件事是批评领袖或长者时的马来人和伊斯兰礼节(adab)。最后,在考虑这人是否能真正取代被批评的人时,是否有谦卑感(tawadhu)?

让我们从我的评分标准的第一件事来分析上述所提到的三个分数:如何处理敏感问题。

例如,在处理酷玩乐队(Coldplay)演唱会和斯沃琪彩虹手表问题时,就涉及到宗教和马来人的敏感问题。我相信凯里明白这一点,但我不知道那位网媒编辑是否明白。看来,这位编辑并没有考虑到任何敏感问题,而是因为安华“未能”坚持立场和“进步”而给他打了很低的分数。

现在,我个人对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没有任何意见,对支持者或斯沃琪手表也没有任何意见,不像我的大多数穆斯林家人和朋友。但我非常清楚穆斯林和马来人的保守性质,即使在我的家人和朋友之间也一样,以至于我真的不敢说些什么。

在酷玩乐队和斯沃琪这两个问题上,安华允许举办演唱会,但对警方没收手表一事保持沉默。我认为这是一次胜利和良好的外交。如果安华是1970年代的首相,他也许会更加“进步”——但我们不得而知。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不同,意识到这一点对于评估一个人的表现至关重要。

第二件事是建立共识。1980年代敦马哈迪担任首相时与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敦马是皇帝,主宰着所有的人。人们害怕他,因为他掌控了全部的权力。那时,我们中有人敢给首相打分吗?我不敢。

但安华面对的是曾经与他交恶的政客,如来自巫统、砂盟和沙盟的政客。我相信,交通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是最不可思议的政治人物,他代表他的政党向阿邦佐(砂总理丹斯里阿邦佐哈里)道歉,从而协助砂盟加入团结政府——防止马来西亚在反对党的领导下成为东南亚最激进的国家。显然,一些给首相打分苛刻的人似乎并不理解这一点。

第三件事,关于进入一个新地方或新组织时所面临的限制——继承一个背负1兆5000亿令吉债务的国家可不是闹着玩的,兄弟。但显然有些人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也不考虑它带来的困难。有着拉菲兹、法丽娜、法米等年轻新面孔掌管各部门也是一项挑战。

我们能不能以诚实和同情的态度给新手打分,期望他们不经过学习就能创造奇迹?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不给第一年的新手一点点宽容?看,新手们,你们第一年的成绩是 D-!哗,又凶又不体贴的老板!

第四件事是根据马来人和伊斯兰礼节批评年长和经验丰富的人。例如,如果我们要批评我们的父亲,我们可以说:嘿,父亲,你不知道如何照顾你的妻子和孩子,那我给你打D-吗?

《可兰经》说,不能对父母不敬并对他们说任何坏话。因此,穆斯林在向年长者或领袖提出问题或建议改变时,必须使用适当的礼节和礼貌以及言辞。先知说过,必须尊重领袖,即使他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小人物。

我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考虑因素是谦卑感。当我想批评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先问自己,在我们目前所处的同样的社会、宗教和政治困境中,我是否能设身处地,成为比他或她更好的首相或部长。

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在某些部门或许能做得更好,但在其他部门却不行,当然在首相的位置上也不行。但有些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批评意见时,却从未考虑过这种伊斯兰的谦卑感。

从我读到的评论来看,我真的相信我们大马人完全配得上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平庸的国家。我以前认为这都是政客的错,但现在我知道船长可能有一群蹩脚的船员。对不起,我说得有点直接和刺耳,是的,我说的是“蹩脚”。

如果我们不从精神层面深刻反省自己,我们就可能成为毁灭自己国家的罪魁祸首。一艘船要想正常航行,船长和船员必须相互信任和尊重。在处理沟通和批评时,必须谨慎、得体,并考虑到所处的环境。没有尊重和信任,我们就完了。在这艘船沉没之前,我将不得不考虑弃船。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