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创新

2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01 / 进了这家店就喝这杯茶 这不是我的茶。 跨界读博,我被自己的勇气帅瞎了眼。然而,上了几堂课,我却觉得怎么好像跟自己想像中差很多呢?我打从心底里呐喊“这不是我的茶”。能说出这样一句话,表示我内心的挣扎和抗拒。奈何进了店,入了座,茶也奉上了,不喝,就凉了。进了这家店就喝这杯茶,这店有的就这些,爱喝不喝。 回想起来,我确实是在这家陌生的“店”门外徘徊良久才决定进门的,只是选择后仿佛又陷入了彷徨。 跨界读博意味着得做好面对不熟悉的领域和概念的准备。选择研究方向或课题时,我只能根据自己懂得的皮毛,仔细考虑自己的兴趣、能力和目标,并与导师教授讨论才能理出一个头绪。这种情况,就像在店里咨询店员或朋友以选择适合自己口味的茶一样。 跨界读博还需克服学科之间的差异。选择一杯茶可能涉及对茶叶种类、制作方法和口感的了解,而跨界读博需要学习新领域的知识、理论和方法。过程中免不了阅读大量的文献、参加课程和咨询导师的意见,以便快速适应新环境,并掌握必要的知识和技能。 选择一杯茶可以带来新的味觉体验和享受,跨界读博则可以接触到不同学科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理论观点,从而提升自己的学术能力和创新思维。 尽管跨界读博充满挑战,但我相信这会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此杯中茶虽涩,也许,不久后便会回甘。稍安勿躁,来都来了,放宽心,慢慢品呗。 在呐喊“这不是我的茶”时,我也不断提醒自己“是谁说要进这家店的”?还不是当初自己喝腻了别的茶,想要换个口味。浅尝一口就说不是我的茶,这是没风度还是自打脸呢?如果这杯真喝不下,可否用它来调一杯特饮?也许就此成了一杯好茶呢?再说,一桌的丰盛飨宴也需有清茶祛腻调节,又何必急着拒绝呢? 02 / 追寻马斯洛 10年前,我像着了魔似的,迫切想重新回到学习的氛围。在不知道自己寻找的是何种学习氛围的情况下,我跑去学古筝。然而,3个月过去,我发现音符并没有在自己的血液里,于是,我毅然把从古筝音乐学院租回来的古筝退还回去了。 10年后的今天,我再次被那种按捺不住的情绪吞噬。 在准备读博的友人协助下,经过两轮分别跟商学系和社会科学系的5位教授线上会议,被问及为何不在商学系继续深造,而选择“跨界”到社会科学系时,我的回答是“我想”。听起来再纯粹不过的愿想,却隐藏不住一丝执拗,所以,心中所想,真切地反射到简单粗暴的言语当中。教授不吝赐教,希望指给我一条明路,省得我因一时迷惘而踏上一条曲折之路,还不一定到得了终点。他们的用意和好意,我深深感悟,也感谢。然而,我还是秉承自己的初心,选择了跨界,也许,客家人都是这般的“硬颈”(执着)吧。 其实,跨界是费时、费力、费钱的麻烦。明明可以直通,我却非得挑一条有收费站的曲折路线。3个科目、6份功课、3个演示,9周内完成,除非做好了栽在跨界路上的打算,否则,说不吃力就是自欺欺人。 友人说,远一点的路,也许沿途风景更迷人。毫无疑问,这条经过深思熟虑而选择的路线,必定有值得期待的魅力,我甚至打趣称这一路必定风光明媚,处处花团锦簇,而那些沿途遇见的似锦繁花,又名“头昏眼花”。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喜欢上学的孩子,学习成绩也是一般。唯一一次考获第一名,还是10年前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当时,以应届第一的名次受邀上台致辞,那便是我人生中,在学习的道路上绝无仅有的一次高光时刻。 而今,相隔10年再一次回到学校,我知道,这一次,我为自己挖的坑是前所未有的大而深,而且,在这个超级大深坑之前,我还义无反顾地为自己多添加了3个大坑。现在看来,估计得插上翅膀才能飞越过去。 有人说,一把年纪才活成自己年少时最厌倦的模样,这不是在开倒车吗?其实,这一路上,一把年纪的比比皆是,而且,少了那些岁月的打磨,还未必能经得起读博的洗礼呢。虽然我没有翅膀,但是,我愿用我的意志化成行动,按部就班地前进。 这一路,漫长而险峻,我称之为:追寻马斯洛(注)之旅。我,出发啦。 备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生理、安全、爱与归属、受尊重、自我实践。
6月前
职场上面对的百种人——难搞的客户、充满竞争的同事、不同管理风格的主管、不一样的企业文化理念,我们又岂能让每个人都喜欢自己?《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这本书近年备受欢迎,可见都说中了大家内心深处那害怕被讨厌的心理。但在职场上,我们大概也无法一直鼓起勇气处处和人碰撞,更重要的是,职场上只要做好自己的职责,我们该有不害怕被讨厌的“底气”。 苹果公司创办人乔布斯(Steve Jobs)说过:“如果你想让每个人都快乐,别做领导,请去卖雪糕。”(If you want to make everyone happy, don’t be a leader, sell ice cream)这句话的意思也是说,当你要领导团队做出业绩时,你大概没法顺从每个人的意愿,必要的革新也得不害怕别人讨厌你而去执行。可是,职场上处处得罪人也不是办法,当别人不配合你、不支持你的工作时也会让你感到很困扰。在我看来,要不怕别人讨厌坚持做自己到底,职场上需要很厉害的业务能力和才能作为“底气”。乔布斯固然希望每个人都能坚持自己的梦想和原则,但他作为苹果的灵魂领袖,是天才型的科技创新者,给公司带来空前的创新业绩,才有足够的底气说出这么有个性的话。 至今,苹果人才招聘页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认同完整而立体的你”,接着苹果又说:“你比任何人更了解自己的才能。将你的人生经历带到Apple,继续创造、分享和发现更多精彩。因为在这里我们欢迎真实的你,以及你想成为的自己。”这超级迷人的招揽人才梦幻话术,让人不禁怀疑:把“真我个性”带到职场,是不是真的可以被包容和接纳? 我的工作就是指出问题 在矽谷科技大厂这些年,我做的是和手机应用审核(mobile apps review)相关的工作。从当初的苹果审核部门,到现在开发商公司做产品审核,一直都算是在从事一份不太讨好的工作。我主要职责就是在手机应用里发现问题,从其商业模式(business model)、功能设计、支付商品(in-app purchases)、用户隐私安全等,都需确保符合平台的审核政策(policy guidelines)。每天的工作,就是指出应用开发商(app developer)产品里的问题,确保应用上架前都是合规的。 由于这样的工种是一种较真、纠错的工作,开发商在频频收到拒审信息(rejection result)下,自然不会觉得开心。尤其是面对一些非法产业企图做一些不合规的app,在遭到下架或封号时,常会发给我一些谩骂、诅咒甚至威胁的回信,都属家常便饭。开始的时候真让人感到不适,天天都是被人讨厌的感觉,但没办法,我的工作就是指出违规、指出问题,无法让不对的事就这么绕过去。久而久之,这样的工作也训练了我不害怕被讨厌,那份底气来自我在做着一份专业和对的事。 有时候,我们害怕被讨厌,因为那是一种人际关系挫败的错觉。在矽谷的职场上,大家普遍不会那么害怕被讨厌,苹果公司要求员工要毫无惧怕地反馈(fearless feedback)、做自己,特斯拉总裁Elon Musk说:“失败,只是一种选择;如果你没有失败,你就不会有足够的创造力。”不怕失败、不惧怕被讨厌、做最独特的自己,只要出发点不是对别人有恶意,都是可被包容的。 在职场上不怕被讨厌的底气,不外两点:做事专业尽责;做人厚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无缘无故地讨厌一个人、孤立甚至排挤你讨厌的人,在美国职场上还是一件严重的操守问题,人事部会介入调查呢!只要做好份内之责、对人安好的心,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有不怕被讨厌的底气。若你做到这两点,还是个有创意、有个性和想法的人,那矽谷职场欢迎你,这里特别欣赏这样的人!
10月前
来自金马仑的梁骅谦,出生在农务家庭,家族联营的花圃菜园 面积大约20到30英亩,父母是老师,退休后才从农。虽然他从小在农园长大,但拿着金务大奖学金报读土木工程系,主修环境工程。 他是一个脑袋有源源不绝的新点子,一有机会就抓住不放的年轻人。大学最后一年开设第一间公司,8年来在不同领域创业,包括跟朋友合伙代理电器、网上售卖五金、租农地种菜,出口花卉蔬果等,尝到成功的滋味,也经历失败的苦果。如今32岁的他,依旧在创业路上砥砺前行。他不是一个执着的人,对他而言,人生很短暂,有很多的未知,有机会有能力的时候就去做,有钱就赚吧! 对他而言,创业是因为自己喜欢创新,喜欢创造价值,也受不了被打压的创意。他是那种一旦有机会和资源、有贵人愿意投资,相信自己,就会实干去做的人。当然,做老本行还是最稳扎稳打。他说,以前农民看天吃饭的种菜方式很傻,也因为对金马仑农民的感情,他决定加入这家公司,希望可以改善农民的收入。 报道:本报特约 郭秋香;摄影:本报 陈敬晖   更多视频: 新生代文身师蔡怡敏 刺自己的大腿自学点刺文身  让画“活”起来最有满足感 动画师享受把兴趣当工作 赛马圈真的那么复杂吗?直击赛场背后的灵魂人物 前中文马评陈徽俊:讲马经44年,最神预测破5关 
11月前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