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海南咖啡

6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传统咖啡店中,自小我们便见到泡咖啡师傅手拿著过滤用途的小布袋,在咖啡店以滚烫热水加入咖啡粉,冲泡出一杯杯的香浓咖啡。一些人将这种在南洋生产的咖啡称为南洋咖啡,但因当年咖啡粉制作及咖啡店业者大都是海南人,所以也有一些人乾脆将这种咖啡称为海南咖啡。   这一杯杯的海南咖啡,在马来西亚飘香百年,世代华人早上步入咖啡香弥漫的传统咖啡店中,常以这杯海南咖啡,配以烤面包、半生熟鸡蛋或面食作为早餐,开启美好的一天。   咖啡师傅依顾客喜好泡制   在马来西亚传统咖啡店,咖啡师傅会依顾客喜好,又将海南咖啡泡成“Kopi Kaw”,就是浓度高的咖啡;“Kopi Poh”浓度低的咖啡;“Kopi C”用淡奶泡出有奶味却不甜的咖啡;“Kopi”是加了炼奶的咖啡;“斋啡”或“Kopi Kosong”即是只泡纯咖啡粉,甚么都不加的咖啡;如果将海南咖啡加上西茶,又被称为“参”。   相信大家都看过海南咖啡粉,过去的家庭习惯买回家冲泡,一打开包装还未冲泡,咖啡香味就已扑鼻而来,但更多的人也许不知道,海南咖啡粉是如何制作生产的。   在安顺制作海南咖啡数十年的琼春咖啡厂有限公司,在1955年便以“兔子”为注册商标,生产海南咖啡。第三代掌舵人梅迪创、梅迪保兄弟接受星洲日报《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说,制作咖啡粉的咖啡豆有罗布斯塔(Robusta)、阿拉比卡(Arabica)及赖比瑞亚(Liberica),其中赖比瑞亚只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少数国家种植,只占世界咖啡产量1%。     “在马来西亚,海南咖啡多用罗布斯塔及赖比瑞亚制作,不管是用甚么咖啡豆制作,只要是依海南咖啡制作法,制作出来的咖啡都被称为海南咖啡。”   梅迪创:马星经营咖啡店多为海南人   梅迪创说,海南先辈在海南岛生活时,甚少喝咖啡。当海南人到南洋后,当年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经营咖啡摊或咖啡店,大多是海南人。据说,一名海南先辈创出海南咖啡制作法后,由于所制作的咖啡粉特别香浓,至今海南咖啡粉依然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制作。     他指出,购买来的咖啡豆,多已晒乾。师傅会将咖啡豆,加菜油、盐,置入一个滚筒中烘焙,待咖啡豆开始脱皮,发出如爆米花般的“卜卜”声时,师傅不时从滚筒取出咖啡豆视察,凭经验决定咖啡豆是否已烘焙好。   “咖啡师傅会在另一大锅将白糖煮到焦黄,然后把烘焙好的咖啡豆,倒入这个大锅内,在大锅中香炒。这时,咖啡豆开始发出焦糖、菜油及咖啡豆混和香味,咖啡豆外形也变成焦黑。师傅将咖啡豆倒入一长盘中冷却敲碎,最后再倒到咖啡研磨机,磨出海南咖啡粉,并包装入铁箱内,准备销售到市场上。”     梅迪创说,咖啡粉也可以过滤袋包装,方便顾客加入炼奶或白糖,在家冲泡饮用。                                                                            
1年前
那是偶然到了海边,盐风徐徐的岸上,转角遇见了兜售Kopi Hainan的友族小摊子,突如其来心动。 在此前,海南咖啡从来不是我的选择,并且按照目前形势看来,它亦非大众化的口味。后来才知道,当今想喝一杯海南咖啡,还得特意寻到古早味的咖啡店。 身为黑咖啡的钟情者,我甚少入口被掺和了它物的咖啡。这记忆中的海南咖啡,卖相是乌亮咖啡的上头骑踏着金黄色的一轮牛油,不停地转悠摊解。当脂与水不相融时,会有一层油脂漂浮在水面,真难以想像,如何把浮着油的水吞入喉中。 再者便是一向来呢,总不太愿意上眼瞧一瞧这摆卖着大圆筒饮料的路边摊。按照以往的经验,晓得这一类摊子的特色,一面独大着各式糖水掺和色素味素的冰饮。 也许是眼前的海南咖啡摊子简洁得只见一筒咖啡,液色看上去合适,一旁齐齐排着3只玻璃罐,装满巧克力色和饼干色的碎粉,完美避开了牛油摊化的那一幕,只令人看见海南咖啡的名号,终究是为它停下了脚步,点了一杯原味的,打算边吹着海风,边以咖啡香配山海景色。 没曾想,这一尝试可不得了了!只细细一啜——奶油咸香、炼奶甜香、咖啡苦香层次分明,在味蕾上恣意绽放,香气升达鼻腔缘徘徊,令人久久地回味。 而后的归途,又忍不住折回摊子前,再点了一杯加巧克力粉、Lotus饼干碎的摩卡特调。 等候时瞥见摊子上有一句口号,姑且试着翻译,即:顶级味,路边价。 第一杯原味的要价4令吉;摩卡则是7令吉。品尝过了这两款,必须真诚地赞叹这般良心价格,它们符合了一切自己的定位。一口呷在舌上,任由它打转,不水稀、不恶腻,一切味道香气都融合得刚刚好;该有牛油味的能有、该有浓郁巧克力味的也不含糊。 这一回初尝试,意外地让我刮目改观。原来路边圆筒饮料,也能有好味。 仅仅是告别的第二天,舌头又开始想念了—— 咖啡香、乳香、奶油咸香,它们一直在我的味觉感官中来回碰撞。 为此故,不惜占用了一大段上午时光,疯狂地游览各大网站,只为更深入去了解海南咖啡,就像是热恋的情人,拼命想要补回从前的那段空白时光。 总结了一下所有能触及的资料,海南咖啡的最基本公式是:黑咖啡加牛油。 按照各家头手的不同泡法,还有者加入炼奶、c奶、茶等,甚至是椰油。 无需贪求所有人的拥护 据说但凡老饕、懂行的,皆对海南咖啡欲罢不能,不时就得去喝它一喝,生活才能对味。今时今日,若想找到它,唯有在坚守古早味的咖啡店才可能尔。这类长辈级的咖啡店,便是本地咖啡店文化的代言人,与美味画上等号,每每到了那里,只得站立在一旁候着,待前一座的客人起身,才能得珍贵空位。 在认识海南咖啡的过程中,仿佛碰见了一位白发苍苍的智慧老人,以身诉说:其实我们不必汲汲营营以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即使如它一般,身负部分人所不以为然的不完美,但是瑕不掩瑜就很好,无需贪求所有人的拥护;最重要的是,倘若能得遇和自己产生共鸣的那一部分,便足矣。 所以它无畏流水般匆匆的潮流与时光,任凭自己独有的前进节奏——从以前,不慌不赶地流淌至今——或许这就是与世间相处的真正意义。 纵然咖啡一门红星众多,可它海南咖啡,从不喧哗,却从来都在。再没喝过的人,总也会听说它的鼎鼎大名。前景固然未知,但身为南洋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浓重一笔,它早就以永恒的姿态自在。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