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08/10/2021
曾真/苦果
作者:曾真
图:NONO

发现阳台上的葡萄树结了一小串果,果串已从时尚的嫩绿转成古典的赭红,在绿叶交叠的掩护底下静静熟透,并不张扬。一颗颗如尾指头一般大小的果粒饱满结实,再不收成便要败空。我拿起剪子把葡萄剪下,清洗干净,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呃——酸!大约温差不够大,缺了深秋与霜冻的历练,这里的葡萄即使长大成熟也仅带一两分甜。怪不得清晨常来阳台做客的鸟儿今日如此含蓄,客气尝了一两颗小果即匆匆告辞,留下一堆酸涩。

大约只有人,才会爱吃酸涩苦痛的果,且是经年累月地吃,不听人劝,吃进骨子深处而不自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体总共有206块骨子,脊椎骨占了26块。别小看这26块,只要一块出错,必定天摇地动刻骨椎心。前几天,临睡前忽觉腰椎某处隐隐作痛,用指腹揉了揉随意安抚,便疲累入睡。哪知翌日醒来下腰疼痛加剧,不但无法弯腰洗脸,难以举起一支热水壶,就连穿脱裤子或打喷嚏这等日常小事或动作都惹得虚汗连连,折腾半日已让人疲累不堪。与肉身为伴多年,经验告诉我,除了临盆在即子宫收缩盘骨压迫撕裂般的十级阵痛必须强忍到底,今次如此忽至且接近五级警报之深沉痛楚可不能等闲视之,于是立即通过家人紧急预约了熟悉的骨科,第二天下午看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诊所明亮光洁,摆在橱窗或放置在桌上的人体骨骼模型仿佛都透着光。医师虽然戴着口罩,但看得出是个俊朗的年轻人,非常专业仔细观察开始问诊:“大姐说一说,怎么开始痛的?平时做些什么活动?喜欢剧烈运动吗?”

怎么开始痛?可不是打从一出娘胎被打了屁股就哭着喊痛了吗?不行,这么回答太儿戏。可,当你开始主动思索“痛苦”这回事儿,所有疼痛的久远记忆便如风里棉絮,或遍野带着勾刺的相思草,通通前来粘附。当年与它们擦身而过时说好相忘于江湖,而今却一一反悔,怒目讨债一般,借着医师的嘴要你给个说法。我不断在脑海中快速回溯各种虐待肉身的“犯案经过”,那些个爬树攀墙摔下或跌脚车的黄昏,那些个年轻气盛吞不下一口气而整夜狂飙的夏日,还有,还有任性赌气凭风雨捶打的楼台寒夜,全都抓紧机会排山倒海而至。该如何辨识当时所有的起心动念?该拣选哪一项作为呈堂证供?

但我从来都不想成为被动的受害者,一味委屈抱怨。无论是扛着背包登山入林、抬着行李离乡背井,抡起袖子与男人较劲,或是后来接连生了几个娃儿那没天没夜背哄安抚、三头六臂操持家务、扶着中风母亲上下床铺……这些极度“靠腰”的痛苦与情伤,全是拥有自我主权的坚持与负重,显示着抗争的持久力量。是的,自愿走向世间疾苦是修行的功课,让上天只能看着人类把痛苦的意义收为己用,把祂欲加诸于痛苦中的恐惧惊怖“啐”一声用力吐掉。仿佛如此,人类便获得了推石者西西弗斯般永恒之胜利。

ADVERTISEMENT

“医师,我……我应该是抱孩子抱得太勤,蹲下扛上的家务活儿做太多,才会伤了脊椎。”收敛起与生命抗争的勇武姿态,我故作淡然,呈报了个人历史中最符合自己角色与日常的客观答案。

医师听了点点头,拿起X光片端详后仔细说明:“好,对症下药最重要。你看,腰椎第五和第六节的边缘明显变形弯曲退化,显示长年累月忽视的加压和扭曲已到临界点,随时引爆剧痛,是骨头老化的现象……大姐很爱家人,但以后做家务时尽量不要扛重物,很伤的。”医师直视的是我脸上被口罩遮蔽后仅剩的一双眼睛,但为了家人而长期操劳的腰椎确实因为这句话的触碰,霎时柔软下来。医师接着拿出了另一张X光片:“但是不只腰椎,你颈椎问题也不小……常把头靠向左边吗?”左边?我睡觉是爱靠左边啦,左边比较温暖,有一夜打鼾的人气嘛!但罪魁祸首应该是单肩包包里的书(眼角偷瞄椅子上的大包包,里头正躺着3本书)。医师继续说:“你的颈椎弧度也不正常,第四和第五节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其实现在很多低头族都有这情况,再不注意调整,颈椎反弓或软骨突出,麻烦就更大了!”穿透肉体血脉,被一束光拦截而下的黑白影像,虚虚实实显现着7块颈椎骨的排列状态——原本该是完美C型的颈椎弧线已不正常拉扯变直,像太阳底下竖立身子的孩子,在校长唠唠叨叨训话完毕前不敢放松稍息。

证据确凿,无法抵赖,这绝对是自己长期伏案阅读书写,夜里还垫高枕头吾日三省吾身惹的祸!我垂眼,忽然不敢直视这积怨已久的无辜受难者。

这些年,颈肩僵硬酸痛的警示其实极为频密,它已板着脸向我不断投诉,却被我硬撑苦忍,用一本一本知识的累积,一字一句华丽的堆砌来交换条件,日夜敷衍推搪,汲汲营营中忘了自己贪图渴望的或许仅是一记记如梦虚幻的掌声。初次见面,我与颈椎却宛如旧识,深知彼此原来都有担心不被理解接纳的苦衷。我们半辈子都带着害怕被遗弃的恐惧和寂寞,到处寻觅,好不容易颠簸流转至此,却要以玉石俱焚的愤怒威胁来折磨彼此吗?况且,亏待了现下的肉身,我是否会带着愧意,带着痴怨而徘徊不去,留下再次生老病死的轮回因果?古老的道德伦理训诫的是身体发肤,那不可毁伤的肉身皆来自父母,但,我已无法记得温暖母胎里的自己是何时完备了健全的骨骼脊椎,更看不见胚胎成型之前的之前,我,又身在何处。心里更在意的是,此时此刻肉身的所有苦厄痛楚,疼痛牵引的烙印伤痛,到底是累计了几世的记忆,多少重叠的魂魄碎片,而要不断通过灯下的阅读与书写来拼凑,来追忆与救赎?

“你放心,伤害虽然已经造成,但它们不是不可逆的,”医师似乎感觉到我神情恍惚。他明确直接地说了以下这句话:“现在需要的,是让它们全都归位,回到正轨。只要之后在生活中多注意姿势动作,就能慢慢恢复。”我抬眼,惊讶地看着医师。如此简单?只要现下直接的自我关照,就能修复我与肉身的关系?忽然间我怀疑医师其实什么也没说,说话的是灯下那一个个智慧通透的千年老灵魂,以肉身引发的痛苦为饵,垂钓出我九拐十八弯的执迷不悟。

医师嘱咐将身体平躺放松,深呼深吸。他动作精确利落,抓准了部位即一一矫正调整。我闭上眼睛细细听,听见那些错了位的脊椎们一个一个的,释放着多年来沉默压抑的痛苦,嘎啦嘎啦嘎啦嘎啦,齐声欢呼舒展起来。

ADVERTISEMENT

我这等自大自扰的俗物,大约还要傻傻的吃上不少人间苦果,才能明白苦痛的源头。而那串酸酸涩涩,连小鸟都不屑光顾的果串,如今还放在桌上、飘在风里,等着时间与机缘来发酵,等着我用生命咀嚼后,吐出一坛有滋有味的果酿。

ADVERTISEMENT

散文
曾真
骨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