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隐于学
14/10/2021
宋明家.强制老师接种疫苗能减轻传播风险
宋明家

从科学角度来看,强制那些必须进行公共活动的人(比如老师)接种疫苗,是势在必行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没有必要强制老师接种疫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人说万一接种后死了怎么办?谁来负起这责任?

有人说反正接种后还不是一样会被Delta病毒感染?干嘛要接种?

有人说接种后的人还不是一样会传播病毒?怎么可能减少学校传播风险?

ADVERTISEMENT

有人说以色列和新加坡不是证明了疫苗对Delta毒株无效吗?哪有什么群体免疫功能?

有人说这是老师的人权,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要你管?

有很多人说这、说那,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来听听科学数据怎么说?当然数据不是万能的,但至少它比空口说白话来得理性、来得稳当。

对于“完成接种”疫苗(两剂辉瑞、AZ或科兴)后,仍然被Delta病毒感染、仍然能传播病毒的报告,的确是有的;比如美国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8月27日发表的The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系列报告里,就提到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5月1日至7月25日)的4万3127确诊者当中,有1万0895是已完成接种者,其百分比高达25%。美国休士顿的数据也显示,有16.8%已完成接种者染疫(828除以4920病例),面对Delta变异株时,这百分比提高至17.4%(194除以1118)(参见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研究人员8月1日刊登在medRxiv网站的预印本论文)。

这些高百分比,看起来很恐怖。

但数据必须科学的全面看待才公平。加利福尼亚州的那份数据,提到1万0895名染疫的完成接种者,有350人或3.2%病情恶化而住院,但3万0801未接种的病患,却有2355人(7.6%)住院,比已接种者高出2.4倍;进入ICU(466/30801 = 1.5%)和去世人数百分比(176/30801 = 0.6%),也比完成接种者(55/10895 = 0.5%和24/10895 = 0.2%)高出3倍。

ADVERTISEMENT

另,新加坡研究人员也发现218位Delta染疫者,有60%是完全未接种者,7%是只接种一剂疫苗者,33%为完成mRNA疫苗接种者;即便有三分之一的Delta感染者是已接种者,他们的病毒载量和传播感染率,远比“未接种或未完成接种者”为低(引7月31日medRxiv预印本文章)。还有,根据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报告,和73名Delta染疫病人有密切接触的5153人里,1151人是完成接种者,但只有0.4%(5位)染疫;而3992未完成接种者有5.1%(68人)确诊,差别是约12倍(见8月13日medRxiv预印本论文)。

从这些研究数据(还有其他无法放在此文的报告),我们可以总结:

纵观种种不同族群、接种不同疫苗(辉瑞、AZ、Moderna或科兴),完成接种者感染Delta变异株的几率,是比未接种者的三至十二倍低;完成接种者因Delta“有症状感染”或“重症感染”的几率,以及传播感染给旁人的几率,也远比未接种者低很多。

对该不该强制疫苗接种这回事,政府需在人权、公共卫生权益和律法之间取得平衡,也可考量世卫(WHO)在4月13日发布的强制疫苗接种指南中的六个道德因素:政策的必要性和重要性(Necessity and proportionality)、提供疫苗安全性的证据(Sufficient evidence of vaccine safety)、疫苗有效性之证据(Sufficient evidence of vaccine efficacy and effectiveness)、供应充足的疫苗(Sufficient supply)、大众对政府的信任(Public trust)、决策透明化(Ethical processes of decision-making)。第一点的“必要性”,着重于社会、经济、教育层面,亦即若强制接种无法达致社会经济的更好结果,或若能以公众教育达致群众接种的目的,那强制性政策是不道德、不合理的。接下来的第二、三和四点,我国政府应该可以轻骑过关,但在“信任”和“决策透明度”上,则必须多加把劲,

从科学角度来看,强制那些必须进行公共活动的人(比如老师)接种疫苗,是势在必行的。

我国两千多名不愿接种的老师当中,除了因健康生理因素“不能接种”的人,对其他怀疑疫苗有效性或安全性而拒绝疫苗的老师们,我们一方面同理他们“不愿接种”的理由,但也更应该站在科学和公民社会的立场上,为降低自己和学生们的感染风险,去要求老师们以身作则接种疫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辉瑞
宋明家
微隐于学
老师
完成接种
世卫组织
Delta变异株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