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逆思流
04/12/2021
玛丽安莫达.停止炒作国民型学校国语水平
玛丽安莫达(Mariam Mokhtar)

如果阿尼夫和阿斯拉夫真的关心学生的读写能力,为什么不关注我们的国民型学校?读写能力需要得到迫切和立即解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批评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学生,是在转移我们对大马教育素质低下这一真正问题的注意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1月20日,土团党青年团宣传主任莫哈末阿斯拉夫强调应该废除国民型学校。他告诉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指后者没有注意到许多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学生不能使用马来语交谈。尽管出生在大马,生活在这个国家,阿斯拉夫说这些学生不能掌握马来语。

阿斯拉夫列举了像孟加拉人、巴基斯坦人和尼泊尔人这样的外国人都能够轻松地讲马来话,并称赞外国人在大马短暂停留后就能够使用马来语交谈。他说,外国人讲马来话时没有任何口音,他们的马来语语法远比本地学生的要好。

不能一概而论。

ADVERTISEMENT

首先。大多数在这里呆了几个月或几年的孟加拉人、巴基斯坦人和尼泊尔人都是为了获得有报酬的工作。他们是来找工作的,也是来给家里寄钱的。大多数人从事低技能工作,工资很低。

如果他们不尽快学会说马来语,他们将如何与他们的雇主、老板和客户沟通?学习马来语是一种必需,而不是一种奢侈。他们需要马来语,才能找到工作。

第二。阿斯拉夫是否知道,在欧洲和英国,像孟加拉人、巴基斯坦人和尼泊尔人这样的移工也必须能流利地使用该国广泛使用的语言。因此,在英国,它将是英语,在德国,它是德语,在法国,是法语。

如果这些经济移民不屑于学习当地语言,他们将无法找到工作,也无法寄钱回家。

阿斯拉夫对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学生不能流利地使用马来语的批评是错误的。将外籍移工的马来语流利程度和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学生无法掌握马来语拿来比较,就像比较榴梿和山竹一样。没有可比性。

一周前,代表半岛马来学生会联合会(GPMS)和马来西亚伊斯兰教育发展理事会(MAPPIM)的律师莫哈末阿尼夫认为,国民型学校的学生会因为所谓的没有掌握马来语而受阻并导致工作机会受限。

ADVERTISEMENT

这两个组织都试图通过法院,迫使国民型学校放弃使用华语和淡米尔语作为教学媒介。

阿尼夫宣称,这些学生将被剥夺有尊严地生活的基本权利,并坚持认为这是使用马来语作为教学媒介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难道阿尼夫不知道这是在歧视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学生?非巫裔可能比他的巫裔同龄人说得更流利,但土著政策将阻止他获得最好的奖学金、政府的工作。由于非巫裔固打,他甚至不能在玛拉寄宿学校或一些本地政府大学就读。

少数讲马来语的国民型学校的非巫裔优秀生可能会被选中,但大多数人不获得考虑。很少有非巫裔有兴趣加入公务员队伍,因为无论他们多么优秀,都会因为土著政策而无法更上一层楼。他们被剥夺了晋升的机会。他们永远无法成为首席执行员,或政府关联公司或其他公共机构的主席。他们可以讲全马最好的马来语,但非巫裔永远不会受委出任大学校长或政府部门总监。

如果阿尼夫和阿斯拉夫真的关心学生的读写能力,为什么不关注我们的国民型学校?读写能力需要得到迫切和立即解决。

还有就是教师缺乏专业精神的问题。我们的教师素质还有待提高。旷课现象很严重。不仅在学生当中,而是在教师之间,纪律也很差。

ADVERTISEMENT

阿尼夫和阿斯拉夫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部长和巫裔,以及非巫裔精英,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国际学校或海外寄宿学校?一名国会议员最近刚将他的小儿子送进法国的一所学校。

我们曾被告知,国民型学校并不能促进团结。现在,我们被告知,无法掌握马来语是一个问题。

与其在国民型学校中鸡蛋挑骨头,政客应该首先解决国民型学校糟糕的教育水准和低素质教师的问题。

炒作国民型学校学生无法掌握马来语是在分散我们对更重要问题的注意力。

Mariam Mokhtar: Lack of Malay proficiency at vernacular schools is a red herring

ADVERTISEMENT

玛丽安莫达(Mariam Mokhtar)
逆思流
马来语
国民型学校
非巫裔学生
大马教育素质
土团党青年团宣传主任莫哈末阿斯拉夫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