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眼明心亮
7:40am 16/12/2021
宋明家.敦马打散的筷子
宋明家

在听闻许多执政党政客口口声声指责“单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同时,却发现政府以宪法第153条款为由,为非土著制造更多心理不平衡的单一种族教育政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前,马国有三个王子,常常意见不合而吵架,国王很苦恼。有一天,国王让三兄弟折断一根筷子,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折断了。国王再给他们一把筷子,这一次谁也折不断。国王说:“你们看,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好像一根筷子,很容易被外人打败;你们若团结起来,就如捆在一起的一把筷子,才会有强大力量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敦马僵硬的思维,总是有意无意的,把筷子打散,一再的分裂着大马人民,使国家力量单薄。

打从他1974年受委教育部长、1981至2003年担任首相这三十年内,不能不说有其对国家物质现代化的贡献,但他通过教育对国家造成的破坏,也“功不可没” ─其中有他心心念念的单一源流教育理念、长年和敌对党伊斯兰化竞赛下的公立教育宗教化、增强政府对大学的控制、以及强化教育固打制的四大败笔。

其中的教育固打制,除了打散国民团结那一把筷子,也让国家前进步伐软弱无力,祸延数代国人。

ADVERTISEMENT

(一)破坏国民团结

大多数人小时从来不知“固打制”这回事,直到SPM毕业升上中六,才发现班上好些成绩比我们差的马来好友,都一一消失,升到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去,再优秀点的也保送国外大学了。那是我们华印裔朋友们心理不平衡的开始。

后来我们侥幸挤进了公立大学,在听闻许多执政党政客口口声声指责“单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同时,却发现政府以宪法第153条款为由,为非土著制造更多心理不平衡的单一种族教育政策,比如玛拉工艺大学(UiTM)、MARA海外奖学金、政府大学基础班(Asasi)、全寄宿学校和玛拉初级理科学院(约2-3%非土著生)等;2002年起大学预科班开放10%给非土著,华人需要全科A,土著只需两三个A就能入学;进入师训学院,华人也要至少6A,土著只需3A。

这种“庶出”地位不如“嫡出”的例子,罄竹难书。

问题是,这些巫统长期“维护马来人权益”的扶助政策,同时也是许多马来人自卑感的源头:你如果有要好的马来朋友,你应该会理解他们对华印裔的学术成就,多是又羡又妒的复杂心理,对自己族群整体大学学术表现的相对落后,却很自卑。

(二)国家前进的绊脚石

ADVERTISEMENT

国家统计局的2019年调查报告显示,土著大学毕业生2017年失业率为4.6%,华裔是2.9%,以当时约15万5000失业大学生人数来看,这是个大数目,对社会环境、国家资源等,都造成庞大负担。进入疫情时代的2020年,大学毕业生失业人数更攀升至20万2000人,占全国536万大学毕业生的3.8%。

这意味着,固打制达致马来人在大学生和专业人士人数上优势的当儿,却无法让马来族群在受保护、缺乏竞争环境下,有很大的进步,反而是非马来人在众多学术领域,有更大成就。比如科学领域里,随手拈来就有谢碧融(2021年首位大马人成为牛津大学教授)、黄群雄(马大教授,2018年居里夫人奖Marie Sklodowska-Curie Award)、张素芳(马来西亚癌症研究机构主导人,2018年大英帝国勋章Most Excellent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蓝舒洁(替代抗生素研究员,2016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全球“百大思想家”Global Thinkers)、Mahaletchyumy Arujanan(2015年《科学美国人》杂志“全球生物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世界百大人士)。还有很多。说不完。

偶尔我们也看到英巫媒体报道马来学术人员的杰出表现,比如2018年理大讲师Siti Khayriyyah Mohd Hanafiah荣获FameLab三分钟科学讲演世界冠军;但国际平台上屡获肯定和荣耀的,更多时候是华印裔科学家,不是备受帮助和保护的土著或马来人。

我班上各族群学生都有,掌心掌背都是肉;看到1970年代起始“扶助政策”衍生出的、种种本意良善支援贫困土著的经济和发展政策,都没有被好好实行和应用,反倒沦为被政治人物操弄、利益朋党、成为政客守护官位和财富的伎俩,感到痛心、无奈。

这是对土著、非土著学生都不公平、不公义的政策。

但由于不会有领袖敢“政治自杀”废除固打制,马来西亚未来的和谐团结和进步繁华,的确是处于岌岌可危的处境。

ADVERTISEMENT

其中可能挽救这国家的方法,是委任一个独立机构,科学化研究、检讨各类教育、经济固打制在过去五十多年的实施成效,以及应如何持续或改善这些“弊大于利”的政策。

我是说“可能”。唉。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宋明家
公立大学
土著
国家统计局
大学预科班
微隱於學
教育固打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