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周刊专题
7:00am 10/01/2022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报道:本刊 郭慧筠 图:受访者提供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导演是电影的灵魂人物,如何将脑子里的创作概念通过电影语言影像化,取决于导演跟各技术部门的配合,要是拿捏得宜,创作出来的或许不只是一部好电影,甚至是永垂不朽的经典作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郑建国的身分多元,除了是导演,也是制作人、编剧和电影发行人,对他来说,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呈现手法取决于电影类型,不同类型的电影会有不同的电影语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商业片一般上讲求快节奏,而且故事要够扎实,不能让观众觉得闷;至于喜剧的格式是每隔1分钟一小笑,每隔5分钟一大笑,所以同样的,说故事的节奏也要快,还需要适当地运用镜头最大程度表现出笑点;艺术片主要是要把故事表达好,并以角色为导向,当中还蕴藏着隐喻,因此通常节奏比较慢。”

而电影语言的运用,主要来自于导演对剧本的想像,再结合各方面的技术,包括摄影、色调、美术、道具、剪接等,呈现出画面给观众观赏,“电影语言其实就是导演想要观众如何看待这部电影,而选择的一种说故事的方式。”

他以王家卫的《重庆森林》举例,金城武蹲着随便给人打电话的那一段戏,镜头是歪的,是因为王家卫用镜头来隐喻金城武的生活失去了重心,电话里头的人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ADVERTISEMENT

“而且镜头可以让观众置身事外,也可以让观众置身其中,就像一场追逐戏,我可以用广角镜头,让观众以第三者的角度,很清楚地看见影片中的每一个细节;我也可以采用近拍、跟拍或手持拍摄,让观众身历其境。”

另外,色调的运用也能传达出某种讯息,比如他之前拍摄的连续剧《模范家庭》,讲述社区里的数户家庭虽然看起来都幸福快乐,但其实每户家庭都有隐藏的秘密,所以他在其中一户家庭的墙壁使用了浅灰色,家里还摆放着深灰色的装饰品作隐喻。

“当踏入这间家,你会感受到漂亮且壮丽的屋子里,带有阴暗感,要呈现一个地方恐怖或者压迫,不一定要使用黑暗,就算光亮的地方,只要在色调上搭配得宜,也会给人感觉压迫。”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郑建国是不喜欢重复做同样事情的人,总是尝试用不同的角度和呈现手法拍摄同样类型的电影。(摄影:本报 蔡添华)
电影语言用不好,有好剧本也没用

他说,导演对电影语言的运用将决定电影的定位和成败,要是有好的剧本,但电影语言运用得不好,并不会是出色的电影,相反如果是普通的剧本,导演却善用电影语言,也是有值得观赏之处。

“一般上新导演对电影语言的运用都比较弱,因为他们会有既定的说故事方式,但随着在电影工业待得越久,越来越熟悉电影语言后,就会想要有新尝试。就像我刚开始拍电影时,我很注重清楚表达故事,因为一旦故事说清楚,观众看得懂后,电影就自然而然成型。不过后来我会开始思考,除了说清楚故事,还可以有什么不一样的呈现手法。”

郑建国发现,通常在电影工业中拥有一定地位的导演,都擅长运用电影语言说故事,他们拍得好电影之余,还能够创新并独树一格,而且他们的个人风格是受大众认可的。

ADVERTISEMENT

“一些导演会试图模仿大师级导演的风格,以为抄了那个风格就是那回事,其实你知道这些大师的背后累积了多少经验和努力,才能够创造出个人风格。就像少林寺掌门要经过长时间训练,才换来随便挥一拳就能伤人的功力一样,加上模仿别人风格,就算成品再好,也难以获得赞赏,因为你就只是别人的复制品而已。”

受推崇导演的另一项特质是,他们都有本身擅长的故事类型,以及对故事有个人的剖解能力,比如蔡明亮擅于述说两性或同性关系的故事,而李安则特别擅长人性黑暗面的描述。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郑建国对电影制作有一定执着。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郑建国(右二)早期主要拍摄中文电影,近年来他将主力转至马来影片,作品有《结婚那件事》、《午夜阴声》、《麻雀王》、《PASKAL》、《Wira》等。

一部电影如何创作出来?

郑建国早期主要拍摄中文电影,近年来将主力转至马来影片,作品有《结婚那件事》、《午夜阴声》、《麻雀王》、《PASKAL》、《Wira》等。

他说,电影定位重要过一切,每次开拍电影前,首先思考的就是电影定位,这是基于电影定位将决定电影语言的运用,之后他便会找本身喜欢或印象深刻的同类型影片来参考,并摘取影片中的可取之处,融入本身想法再加以整合,制定出想要使用的电影语言。

“导演要懂得把文字影像化,读剧本时,有时候很自然的会想到可以使用的镜头,我就会画故事板,尤其是特殊的镜头或需要运用特效的画面,我都会画出来,所以拍动作片的话,起码要花两三个月来筹备。”

ADVERTISEMENT

筹备过程中,他会针对特殊镜头召开会议,跟摄影、美术、灯光、特效等团队,一起讨论如何配合拍摄出相关画面。定下方向后,他们会先到摄影棚试拍来确定画面的节奏、动作和镜头,才到现场去拍摄。

“特殊镜头在现场的拍摄不容有误,并不能反复试验,所以通常特殊镜头都需要经过好几个星期的讨论和准备,没有事先计划好的话,是不可能当场拍摄的。”

他承认,自己对电影制作有所执着,甚至有时会弄到团队不开心,“我很清楚我们只是马来西亚电影,没有好莱坞电影的预算,但我还是希望能以本地电影的预算来达到一定水准。电影讲求的是创意,如果基于预算而不尝试,我们永远都有局限。”

为了给演员、摄影和武术指导有公平的表现机会,他会在开拍动作片前,给演员接受训练来熟悉角色。他说,由于预算有限,本地的打斗戏都是当场准备的,武术指导会根据现场环境设计动作,然后演员练习三四次后,便当场拍摄。

“其实这样并不公平,因为没有给演员充足时间发挥,也没有给时间摄影师思考如何拍得更好。我需要相信演员就是角色本身,拍摄时才有感觉,而且当我知道演员有能力做到,就可以当场要求他做更多。我喜欢所有人都准备好的那种互动和交流,因为能感觉大家都在为镜头呈现得更好而努力。”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电影筹备过程中,郑建国(右二)会针对特殊镜头召开会议,跟摄影、美术、灯光、特效等团队,一起讨论如何配合来拍摄出相关画面。
尝试新手法,不墨守成规

郑建国是不喜欢重复做同样事情的人,总是尝试用不同的角度和呈现手法拍摄同样类型的电影,这也是他继续前进的动力,而他是通过大量观赏任何类型的电影,来建构电影语言的知识和应用。虽然目前他主要拍摄商业片,但未来不排除拍摄艺术电影。

ADVERTISEMENT

对他而言,电影并没有格局高低之分,只有好坏之分,“电影的魅力在于,每个人对电影语言都可以有各自的解读,因此电影拍得好不好也因人而异。多数人喜欢的电影,你可能不喜欢,但你喜欢的电影,也有人会不喜欢,这就是电影吸引人之处,而且人类毕竟是视觉动物,视觉带来的震撼感会比文字来得更强烈。”

【坐下看电影/02】电影的成败──看导演如何用电影语言说故事
导演是电影的灵魂人物,如何将脑子里的创作概念通过电影语言影像化,取决于导演跟各技术部门的配合,图为郑建国(右一)在指导演员。

相关报道:
【坐下看电影/01】看懂好电影,除了视听艺术到位,更要触动人心
【坐下看电影/03】电影人的殿堂──国际电影节,让电影人接轨世界的舞台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导演
郑建国
电影鉴赏
电影语言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