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文艺春秋

|
发布: 9:01am 07/04/2023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所见微尘

南洋

夏士莲雪花膏

双妹唛花露水

双妹唛护发油

张元济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殊途同归

作者:李忆莙

时至今日,不知还有多少人知道夏士莲?它是一种润肤霜,又名雪花膏(果真白得像雪般纯净,轻盈得如纷飞的雪花)我很早就“认识”她了,因为母亲的原故。母亲是个讲究仪容的人,自我有记忆以来,她总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这“打理”不是化妆打扮的意思,而是一种整洁的表现。整洁是让自己感觉清爽,也让人看了舒服。母亲常说她最不能忍受满脸油光,不仅自己难受,也觉得失礼。有鉴于此,雪花膏这种有控油和保湿作用润肤品便成了她的最爱。

讲到夏士莲,忽然想起以前母亲的梳妆台上还有一瓶“双妹唛”护发油。那瓶子瘦瘦长长的,瓶身上绘有两个并肩而立的女子。唛该是英文(mark)的译音吧。那双妹俩,一个穿红,一个着绿,还是缠脚的呢,那双脚缠得非常的小,十分的尖。

ADVERTISEMENT

说的虽然是我母亲,其实用意是把那年代民间寻常女子的底子扬起来。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生活再贫脊,人总该有生之爱悦,必定有些事情是自己所坚持的,并且合情合理。而我母亲的干净整洁,是她自己所要看到的吧,所以她很用心。因此我从没见过她的头发有哪一天是干枯或毛躁的,总是梳得又顺又滑,还有种淡淡的香气,很好闻。那是的花香。后来我还听说了,双妹唛除了生产护发油,还有其他多种产品,包括花露水、雪花膏、爽身粉什么的。可是我母亲都没用那些其他的产品,她只用和双妹唛护发油。

稍长,也是听说的,双妹唛是民国时期的化妆品品牌,最先在香港创立,是香港第一家有规模生产化妆品企业。产品不仅迅速在上海走红,还在全国各地设有分销处,成为化妆品业界的翘楚。并且乘胜追击远度重洋到,甫一亮相,即广受欢迎,成为一时无两备受追捧的时尚化妆品。而南洋女子也无不知双妹唛的。但是比起夏士莲,却又显得俚俗了。因为妹字很土,还双妹呢,活脱脱就是一对来自乡下的土里土气姐妹花。颜值或许是有的,但欠缺贵气,上不了档次。相较之下,夏士莲明显优雅多了,而且高贵,有种质的浪漫。虽说风騒可以各领,到底气质不同。

可是到如今,也都式微了,风光不再。从兴盛而衰落,那是多久前的事。这也就是说,盛势不再,并非今天,而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说百年老字号,为其他品牌所不及,固然值得骄傲。可是这样一代代地蓄积,即使保住了传统,却嫌时尚不足。毕竟时代不同了。

那天无意间读到一篇有关于夏士莲的短文。这才恍然于情怀高于一切。夏士莲是英国品牌,而研发者却是两位从事医药研究的美国人,他们在伦敦创立公司。生产以Hazeline Snow命名的润肤膏。而雪花膏的由来,即源于Snow这个字。1880年夏士莲雪花膏正式推出市场,旋即成为英国上流社会名媛们的新宠,风头一时无两。而雪花膏的名称由来,得归功于

1916年,夏士莲进军上海,委托一家英国人经营的药行为代理商。当时的上海租界十里洋场,舶来品受欢迎自不在话下,但也得让人认识啊。要人认识首先就得把Hazeline Snow翻译成中文,让它有个中文名字,进军的第一步才算完成。英国药行老板听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兼董事长张元济,不但翰林院出身,并且学贯中西,便去请他帮忙翻译。张元济把Hazeline翻译成夏士莲,顺带也将不油不腻,滋润补水,犹如雪花般的Hazeline Snow翻译成雪花膏。

现在想来,那时文人的磅礴文采,该是时代交织出来的吧。不由想起以前好莱坞电影的中文译名,翻译得多好啊。那手漂亮的译笔,那西情里的东韵,得要有多深厚的国学根基才能出得了手!

而如今世代飘忽,许多事物都是看不真切的。比如夏士莲和双妹,说是相近的吧,也不尽然,但共同点是价廉物美。无奈现时的消费心理都带点炫耀性——不买对的,只买贵的。所以夏士莲也好,双妹也罢,就更显得不合时宜,殊途同归。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