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用心教育
9:00am 09/12/2020
【光年之外】丁源森/天文的新家要盖好咯
作者: 丁源森(寄自美国)

2020年这么晦气,到了年末的最后一期,我们今天来说说天文界2021年有什么好值得期待的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学术里的《我是歌手》

这几年上班族流行一个词“996”,即每天从9点工作到9点,一周6天。最近和同学吃饭,我的同学就开玩笑说,11月这种非常时候,做学术怎么可能“996”,基本都“007”了。作者本身必须说明,学术是一个非常需要想像力的工作,所以生活和工作确实需要拿捏一个平衡点,所以不鼓吹996或007。就像运动员一样,一直盲目练习没有意义,可是11月真心忙。忙什么?忙着写企划书呗。

ADVERTISEMENT

这里就要解释一下教授除了教书,更多时候都在干什么呢?一般上,比如说在美国(其他国家都大同小异),政府会固定拨款给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简称NSF)和NASA 。要知道大学给的钱,一般就是教授本身的薪水,但是这不足以支撑他的科研团队。这时候学校的科研人员就必须写企划书向NSF和NASA要钱做研究。而审核的过程里,NSF和NASA会邀请其他外面的科研人员对这些企划书进行双盲的评估(即双方都是匿名的,确保完全公正公平)。但问题是全球对于科学的投入最近几十年都乏善可陈。虽然每次科研人员都需要洋洋洒洒写数十页的企划书,不过真正能拿到钱的企划书大概就是15至20%。这个比起比如1990年代的40至50%,差别是显而易见的。

更多文章:

【光年之外】丁源森/天文学与冠状病毒病

【光年之外】丁源森/黑洞与咸煎饼

【光年之外】丁源森/吐槽一下好莱坞科幻电影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