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滚动 | 云顶下山时失控撞分界堤 7人不幸丧命看最新消息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11:20am 18/03/2021
【老有所依/01】马来西亚没养老保险,大马老人用自己的钱养老
作者: 张露华(副刊记者)

当我们还是以一个旁观者心态看着其他国家迈入老人国当儿所发生的种种老人问题时,却没有意识到“老龄化”已经悄悄降临,马来西亚在2020年已经搭上老人国列车,但我们是否做好准备迎接这趟列车?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张露华
●图:本报资料中心、受访者提供

大马人普遍认为,我们再穷也还有养老基金(公积金)撑着,可是以目前大家提取公积金应急、还债的举措,到年届退休之时还剩多少?再者,在通货膨胀之下,那仅存的公积金又“缩水”了多少倍?所以很多财务规划师都已经挑明了说“我们的公积金不足以养老!”

在钱不够用,少子化趋势下,当代的孩子都成为“汉堡包孩子”,一代养三代,自顾不暇,所以未来的养老规划已经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答题,必须自己负责以后的养老之路,以免老来无所依。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较早前曾宣布,该部将与其辖下的一马房屋机构(PR1MA)合作,未来3年内打造数个“退休村”。

所谓的“退休村”,犹如升级版的安老院,让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他们自己社区范围的生活社区,拥有完善设施,让老人可以老有所居。

政府这项举措,象征了我国银发事业迈进一大步,反映了政府也意识到国家迈入老龄化之后所面对的挑战。尽管现在也有公立与私立的老人院、安老院,但前者是不尽完善,后者则无钱免问,因此为大部分的中产阶级打造一个可负担与舒适的退休村,是切合时代需求。

老龄化的发酵,除了是现代人少子化之外,迟婚与不婚主义都是催化因素之一,如果今天大家仍倾向于养儿防老,或三代同堂的想法,就真的要省思了。

无论现在是40岁、50岁或60岁的人,都会接班的迎接从老龄化进入超老国(2060年)的列车,我们都准备好如何养老了吗?知道养老需要什么本钱吗?

●马来西亚没养老保险,大马老人用自己的钱养老

新纪元大学乐龄服务及管理学院院长胡禄铭副教授,在英国牛津大学主修社会服务,专研老龄化社会政策和养老服务,先后成为英国、日本和马来西亚政府养老合作项目与政策顾问,所以他不仅了解大马的养老状态,更清楚其他国家比我国快了多少步。

他表示,传统的养老看法已经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形成而逐渐改变,先进国家的银发事业早在20年前已经在做准备,而大马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却还没有开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人们是否也已经拥有了养老心态?

他提醒大家,变老是一个过程,所以养老事业必须有。因此他以与大马情况最相似的日本来作为他山之石,希望我国的银发事业也能向日本借镜。

大马人口结构,从完美金字塔变成梨形

曾经有处理大马与日本双方养老合作5年经验的他表示,通过双方的合作,他发现大马是缺乏专业养老事业规划。日本70年前的人口结构就是大马20年前的人口结构,是处于完美结构的年代,年轻人口多,代表生产力高,经济起飞,所以20年前的大马经济非常蓬勃。

“然而日本在20年前已经为银发事业做准备,但大马至今都未完全进入状态。如今日本人口结构是金字塔往上膨胀,老人增加,新生儿与少年越来越少,影响经济一直衰退,新的经济产业不断往外移。

“而大马人口结构现在也已经从完美金字塔变成梨形,也就是说原本处于金字塔底部的年轻人口,如今往上移动,成为老人,尤其是华裔人口更加少子化,却最长命。30年后的大马,老人与年轻人的比率将倒转,80岁的老人占多数。”

他坦言,以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我国人口会越来越少,老人增加,婴孩减少,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我国终究也会步日本的后尘。

因此,他建议我国可以根据日本的情况作调整,如日本在2000年推出长期照顾保险(LTCI),规定40岁以后的国民都要把一部分薪水用作缴付保费。也因为有了这项计划,造成日本银行事业蓬勃发展,根据长者所需要的照顾程度来照顾他们,让长者无后顾之忧。

他解释,这份保险与公积金的不同之处,就是可以用来支付政府或私人养老院费用,人民每花1元,政府就补贴6元,而这些补贴费用部分就是由养老保险承担。

“但大马现在并没有这样的养老保险,所以将来老人都是用自己的钱在养老。”

胡禄铭预测,30年后的大马,80岁的老人将占多数。
胡禄铭预测,30年后的大马,80岁的老人将占多数。

大马的养老机构不适合养老

他表示,日本曾经面对空巢问题,独居老人被家人抛弃。大马在这方面的调查已经是10年前数据,当时已经有55万老人独居,今天肯定不止这个数目。不过日本的独居老人大部分都入住形式倾向度假村的养老机构,但大马缺乏这样的养老机构,大部分的老人院都有一股味道,而日本则已克服这些问题。

“或许你会觉得有异味这种问题是小事,可是当老人院有股难闻的味道,就会令亲友们不想来探访,令老人陷入更加孤独的境况,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日本的养老技术。”

另外,胡禄铭也提到,大马的养老机构其实并不适合养老,因为很多都是聘请没有看护知识的外劳照顾老人,设计上也不适合老人出门或单独走动,造成老人不敢出门,生活越来越孤单,进而影响寿命。

他表示,虽然政府与私人发展商已经在建设退休村项目,但要3至10年才看到成果,这段空窗期就会出现以上各种问题,当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养老看护员严重缺乏。

“即便日本已经有良好的养老培训员学院,但在过去10年养老服务员还是不足,尤其是大城市如东京、大阪,更何况本地严重缺乏养老照顾学院,所以即使有了硬体设施,还是会面对比日本更严重的人手不足问题,所以我才决定回来开办养老与服务课程。”

虽然养老事业充满挑战,但他也给大家一支强心针,大马被选为亚洲最好的养老地点,只要本地的养老事业做得好,就可以吸引很多外国人来养老,继而带动经济。

●不想入住老人院老人该何去何从?

政府不注重养老工业,私人养老村收费太高,不想入住老人院的中层阶级老人,该何去何从?

华总思想兴革委员会主席陈达真博士提出一个建议,我国有众多血缘、地缘、业缘性组织,可以推动养老院计划,让老人老有所居,老有所乐,老有所为。

她认为,拥有丰富经验的华团领导人,可以通过捐献或号召捐献的方式,让有经验的人推动养老院计划,建设平民化养老村,让长者有人照顾,也可以互相照应,家人也不需要付太高的费用。

她认为,孩子出外工作,把老人留在家也不是好方法,所以送去养老院有人照顾也不见得是不孝。

“我曾经在同善医院工作,走访很多老人院,大部分都有异味的问题。如果能建设中等阶级的老人院,拥有比较好的设备、收费中等,对有能力的家庭来说也是很好的。在美国,很多老人在配偶去世后,就把自己的钱都交给养老院,以得到最好的照顾。”

因此她认为,业缘性,血缘性、地缘性团体都可以加强这方面的共识,给乡亲解决老人问题。

陈达真认为,孩子出外工作,老人孤独居家不是好方法,送去养老院有人照顾也并非不孝。
陈达真认为,孩子出外工作,老人孤独居家不是好方法,送去养老院有人照顾也并非不孝。

延伸阅读:

【老有所依/02】传统价值观面对现实生活冲击 孝顺何太难?

相关稿件:

【关心精神病患/01】精神病只是一种生理疾病  社会该如何给予支援?

【原住民女力/01】给点阳光,她们就灿烂绽放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