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文艺春秋

|
发布: 9:01am 23/05/2023

母亲

葬礼

小说

未婚先孕

诅咒

黄荟如

山神

乡野传说

黄荟如/山神的诅咒(下)

作者:黄荟如
图:许玮晴

黄荟如/山神的诅咒(上)

前文提要:曦曦的脸色一红尿布一热,大哭起来,露娜赶紧到屋里换尿布,出来时已不见梨花踪影。

ADVERTISEMENT

梨花长大了更加漂亮了,就如她一样艳丽。梨花的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村花,年纪轻轻就给一个拿督当小老婆。虽说是小老婆,曾经也是有司机接送、全身名牌、住在吉隆坡的别墅,风光得很。可惜拿督死后她们没有分到一毛钱,梨花的母亲将梨花托给桂月村的父母照顾,自己又跟了一个大老板。聪仔替梨花写完帛金,到露娜身边逗弄曦曦,说起了白梨花。梨花中学也没读完,天天到关丹逛街买衣服,到处找男朋友。她在关丹认识了一个年纪差不多的男友,也带回家见过家长了,对方却决定去英国留学。他一走,梨花就和杂货店老板好上,却被老板娘打跑了。后来,梨花又和邮差阿信、煤气佬阿强、冷气佬阿国在一起,可是人家都是有家庭的,没两下都分手了,前几个月她突然消失,回来后就怀孕了。

喀琅!

一女子打翻了灵堂前的祭品,着急忙慌捡起来。女子面若死灰,身穿一身素衣,露娜认出她便是这两天看见的白衣女子。哎,她就是林大福的妹妹,身体不好可不能这样。聪仔快步上前,扶起女子到一旁的椅子坐下,手脚利索收拾好打翻的祭品。露娜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竟然是林金珠,当年梨花、金珠和美香是她在桂月村的玩伴儿,放学后总是一起玩耍,可惜离开后便再无联系。金珠从前珠圆玉润,肉肉的脸颊带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笑起来眼睛咪成缝,最爱唱歌跳舞逗大家开心,可爱极了。

金珠认出露娜后缓缓起身走向她。露娜赶紧扶着她进屋里说话。金珠经过神坛还不忘双手合十敬拜。露娜让金珠抱着曦曦,一阵寒暄后,忍不住关切金珠的身体状况。这是吧,我们不都一样吗?到底什么是山神的诅咒,露娜实在不清楚,梨花刚才也说了山神的诅咒。金珠诧异望着露娜,缓缓说出当年山神的诅咒。

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后山,看见忠伯烤山猪肉吧,他分了一些烤肉给我们吃,还让我们带回家。后来坤婆在问事的时候突然晕倒,醒来后精神抖擞健步如飞,眼神仿佛幽幽的满月,开口就是流利的马来语,随手捡起屋外的树枝到忠伯家砍坏了他家的门和家具,强壮的忠伯也挡不住她,还让她重重用树枝拍出血痕,她让忠伯跪在后山一个晚上,茹素一年。原来忠伯听说吃怀孕的母山猪能壮阳,延年益寿。他虽年过半百,但除了满头白发以外,身材十分壮实,奈何他有两头家,人到中年也开始力不从心。当年他独自在后山守了3个月才找到怀孕的母山猪。没想到他杀的正是山神的化身,肚子里还有小山猪。山神怒不可遏,随即附上坤婆身体,狠狠教训忠叔,离开坤婆身体之前,还留下了一句话:茹吾血肉者,终无姻缘!

金珠的家境优渥,父母曾送她到澳洲留学,当时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可惜,他们准备从澳洲回来办婚礼时,一场车祸把男友和她肚子里的宝宝带走了。车祸后,她患上创伤后遗症,食不下咽,也觉生无可恋。父母为了金珠,几乎每个月都来求坤婆,后来为了哥哥大富的子嗣,才暂时搁下了她的事。但这几年来,坤婆年年都为金珠、梨花、美香和露娜作法事求太阴星君赐福,年年也准备许多祭品祭山神,只是此后山神再也没上坤婆的身。如此这般过了好几年,两天前在灵堂看见曦曦,才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或许人生是可以再次开始的。

露娜正想追问,灵堂传来一阵骚动。

白梨花回到家,脱鞋、脱下丝袜,随手把身上的首饰一个个丢在地上,大字型赤裸地倒在床上。她看着已经隆起的肚皮,圆乎乎的,一定会比露娜的孩子可爱吧。一定能嫁出去的吧,明哥说只要再给他两个月时间,等母亲答应了就来娶她。她大大的眼睛眨呀眨,天花板的吊扇在眼前晃呀晃的,心情莫名地被抚慰。她直起身子,换了一身衬衫短裤,到街口买一些鱼补身体。刚走到街口,就看见美香从明哥的车子上下来,梨花醋意大发,冲上前去想问个清楚,明哥却早已溜之大吉。

明哥是村里的零食批发商,几年来在村子里也混熟了,虽然身材矮小瘦削,但口才了得。美香刚在街尾买了几块豆腐,明哥热情表示顺路便载她到街头,刚下车就看见梨花来势汹汹,吓得转身就跑,没想到跑了两步就瘫软在地。梨花见状更加笃定美香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拽起她就打。路人闻声赶来劝架,见梨花蛮不讲理,只好建议大家到坤婆的灵堂,让美香在灵堂发誓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勾引明哥,是他顺路载我而已。美香双手抱着豆腐,跪在大门前嚎啕大哭。原来就胆小的她,此时说话已结巴支吾含糊不清,全身止不住颤抖。碍于梨花不能进灵堂,只能在大门口对峙,她一巴掌拍向美香的后脑勺,叫你发誓,你嘴巴含大便啊,快点好好讲!众人在旁你一言,我一语,美香流着泪喘着气,声音愈发虚弱。

梨花趁势数落美香相亲49次,没一次成功,现在饥不择食要抢别人的男朋友。其实美香的父母认为美香一辈子不出嫁也没关系,晚年有女在侧也是一件美事。但美香的姑妈却每个月都带美香到关丹相亲,对象都是俊朗有为的年轻人,但一想起山神的诅咒,内向怯弱的她就紧张得哮喘,每次相亲都以失败告终。

露娜和金珠闻声而来,聪仔拿来矿泉水给美香,轻拍她的背。梨花又一巴掌想拍美香的后脑勺,美香的母亲正好赶来,甩开了她的手。梨花愤恨他人有母亲的护卫,妒忌的火焰随着怒火越燃越烈,她知道美香的母亲也是个胆小的妇人,便趁势拉住她不放。此时,她已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辱骂美香,只觉血液冲上颅顶,情绪如开水沸腾,肆意宣泄着这些年来被山神的诅咒捆绑囚禁的苦闷与不甘。

正午的阳光炙烤美香的脑门,看着母亲也无能为力,一阵晕眩她哭喊着将手中的豆腐砸向梨花,梨花精致的妆容顿时布满了豆腐渣。她随手抢过旁人吃着的西瓜,一块接一块往美香砸去,美香满身西瓜渣,哭喊着将剩下的豆腐抛向空中,哮喘发作瘫软在鲜红的西瓜渣中。混乱中,一块豆腐渣掉进了金珠的口中,她蹲下身用力想要把豆腐渣咳出来,却看见梨花不知何时跌坐在西瓜、豆腐与泥泞混杂的地上,两腿之间渗出的血红像一条毒蛇迅速往她的方向钻来,还来不及呼喊,血红的毒蛇张开大口把她吞没。

斑驳的树影映在惊慌失措的脸上,留下的是失控混乱的空气。

两天后,按照巫女的传统,遗体被摆放在村子中央临时搭起的木台上,在阳光猛烈的正午,燃起了木台。斑驳的树影与火焰摇晃着露娜的双眼,空气中的灰屑掉落在每一个人的头上。一个呼吸,化作尘埃的坤婆便钻进每个人的身体,随着氧气融进血液中,与桂月村永生共存。

二舅将坤婆的骨灰撒了一把到护村河,剩余的骨灰埋在后山的大树下,立碑。

坤婆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及其后代子孙围绕在大树下,脱下脚下的白袜,丢进泥坑中,陪伴坤婆的骨灰长眠于此。曦曦的哭声在树林中透彻,微风拂过的树影婆娑,露娜赶紧放下手中的香,身边的男人却熟练地拿起奶瓶,不急不缓给曦曦喂奶。对不起,我那么晚才赶来,这几天辛苦你了。露娜摇摇头,不辛苦,只是可惜了。要是露娜的丈夫早点来,金珠、美香和梨花知道她早就结婚了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临行前,露娜追问聪仔,山神附身时说的是马来语,为什么金珠说的却是“茹吾血肉者,终无姻缘!”呢?聪仔当时太小,什么也不记得。只是坤婆曾经说过,其实当场没人听懂马来语。坤婆清醒后,卖报的这样说了,也就这样流传下来了。但卖报的马来语也才半桶水,坤婆这些年来也是将信将疑。

漫天彩霞,露娜抱着曦曦挽着丈夫过光河,她频频回头,仿佛坤婆还站在桥头喃喃念着平安咒,念想却如一缕云烟消散开去。赫然耳后传来喃喃平安咒,聪仔在夕阳下挥着手,让万物的灵气护送他们平安归航。

相关文章:

黄荟如/山神的诅咒(上)

黄荟如/过敏

黄荟如/流沙静逝

黄荟如/老妖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