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3 07:00:00  2237833
【沉默的脊梁 02】罗里司机──在虎口讨生活的工作
周刊专题

张火良从事罗里司机工作近40年,他喜欢坐在罗里的位置,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拥有更高远的视野,可以去到更远的地方。
张火良从事罗里司机工作近40年,他喜欢坐在罗里的位置,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拥有更高远的视野,可以去到更远的地方。


罗里运输和我们的起居生活息息相关,人们日常用到的食品、衣物、家庭用品、家具电器、五金器具,以及兴盛的网购服务等等,几乎离不开罗里载送。小至个人生活品质,大至一国经济贸易,罗里运输都扮演着不可或缺角色。

只是因为太多车祸发生,许多人往往会将车祸的发生怪罪于罗里司机。撇除车祸、危险驾驶这些负面印象,你对路上常见的罗里司机了解有多少?

罗里司机张火良的日常:

第一天

6AM:从东甲出发北上吉隆坡。
9AM:核对单子和货物、搬货、排货等。
5PM:从吉隆坡南下东甲。
8PM:到东甲家。

第二天

6AM:从东甲出发南下新山。
9AM:卸货、核对单子和货物、搬货、排货等。
5PM:从新山北上东甲。
8PM:到东甲家。

采访当天是早晨11点,位于吉隆坡新街场(Sungai Besi)的O&G运输公司早已停靠着多辆6轮罗里,门前马路上的叉架起货车来来回回,将地上的货物搬移到罗里上。站在货柜车上的罗里司机没半刻清闲,他们必须核对单子和货物,快速接过一箱箱货物,整齐排放好,避免浪费货柜上的空间。

这里的罗里车载送的都是散货,数量少但货物多样。张火良是当中少数的华裔罗里司机,他当天运送的货物就包括手套、家具、五金器具等等。

“扣了车身,大概可以载八九吨。”除了长途驾驶,张火良的工作还包括搬搬抬抬数千公斤的货物。可以说,搬货、排货、载货、卸货——是为罗里司机的日常。

张火良来自柔佛东甲,从事罗里司机将近40年。司机各有各的负责路线, 而张火良主要负责吉隆坡、东甲和新山的运输路线。倘若路况良好,每一程的行驶时间将近3小时,尽管这已是相对较短的路程,在外工作时间却很长。

凌晨6点,张火良就起床开着罗里出发到吉隆坡,大约八九点来到运输公司,取货、排货至下午五六点,然后开着罗里回到东甲,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到家。隔天早上,同样时间从东甲南下到新山卸货和上货,然后下午开车回东甲,隔天开车到吉隆坡。

“如此工作6天,一三五去吉隆坡,二四六去新山。”屈指一算,张火良每天离家出门工作的时间将近15小时。

载货的叉架起货车来来回回,将地上的货物搬移到罗里上,站在货柜车上的罗里司机没半刻清闲,他们必须核对单子和货物,快速接过一箱箱货物,整齐排放好,确保不会浪费货柜上的空间。
载货的叉架起货车来来回回,将地上的货物搬移到罗里上,站在货柜车上的罗里司机没半刻清闲,他们必须核对单子和货物,快速接过一箱箱货物,整齐排放好,确保不会浪费货柜上的空间。


开车时长,平时少在家

罗里司机的责任是在预定时间内把货物完整、安全地送到客户手上。

每次开车之前,司机们都会做最基本的检查,包括水箱的水、黑油和轮胎的风是否足够。积年累月,司机们对检查罗里自有一套方法。张火良笑着说:“检查轮胎的风,我们不是用一般的风枪,而是用铁锤敲敲一下,听声音我们就知道里面够不够风了。”

长途罗里通常会有一或两位司机。张火良都会和他的伙伴驾驶同一辆罗里,他解释:“我们送的很多是散货,需要走很多个地方,靠人手去搬,有时会一个人在车上,另一个人抬货。”

上百公里的路途,顶着风吹日晒,罗里司机通常会在休息站洗澡或在车里面睡觉养神。两三小时的路程说短不短,张火良通常都会在开车之前吃些东西或喝茶,然后一路开往目的地,也没有喝红牛的习惯,倒是会在车上准备些风油,用来提神。

罗里司机是一份同时与时间和精神竞争的工作,工作时间很长,尤其是吉隆坡来回槟城和吉兰丹等地的路线,往往得花一整天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司机们基本是一周才回家一天。

路途越长,罗里司机的精神压力相对更大。很多司机疲倦时就会停在高速大道旁休息,起来了又继续行驶。但是马路状况难测啊,货柜司机很多时候得临时应变。

“有时走在高速公路,引擎出现故障走不了,我们就只能停在路旁安全的位置,等大道人员把车拖到休息站,然后在休息站等修车人员过来。”若遇上假日塞车,往往会耽误几个小时。

今年40岁的巫裔罗里司机丁(Din)是家中的经济支柱,工资虽然不高,省吃俭用总能让一家五口过上温饱日子。
今年40岁的巫裔罗里司机丁(Din)是家中的经济支柱,工资虽然不高,省吃俭用总能让一家五口过上温饱日子。
每次上货之前,罗里司机会查看单子,核对装载的货物和数量。
每次上货之前,罗里司机会查看单子,核对装载的货物和数量。


薪水怎样计算?

“运输公司和罗里司机的合作方式有很多种,所以司机的薪水会有很多种计算方法,有的有底薪,有的没底薪,有的是抽佣计算,有的是按趟来算。”

运输公司老板郑如林透露,之所以会有这么多合作方式,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罗里司机难找。他坦言,运输业界常常会面对罗里司机短缺的问题 。

由于司机工作时间太长,有选择的人一般不会选择当罗里司机,即便现有的罗里司机退休了,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继承这份事业。棘手的是,运输这一行,一方面很难请人,一方面又极需人手,现阶段的科技虽然发达,却绕不开依靠人力驾驶的罗里运输。

罗里司机没有固定工资,胥视当下运输行情是好是坏,司机本身努力与否。一般而言,司机载的货物越多,能赚的钱越多,反之,没载货就不会得工资,手停口停。

罗里司机没有升职这回事,有些罗里司机存到一些积蓄以后,会选择自己购买一辆罗里,究竟个人拥有罗里与否,有何分别?

对此郑如林解释:“比如说1万5000令吉的车费,对于没有罗里的司机,按15%的酬劳,会有两千多块的薪水,司机无需付罗里油费、修理费等。至于本身有罗里的司机,1万5000的车费会全数给他,但他需要自己负责打油、维修、人工等等,万一罗里有任何意外,由司机本人负责,风险也相对较高。”

张火良强调,罗里司机本身应该要有纪律,保持正确的驾驶态度,以避免悲剧发生。
张火良强调,罗里司机本身应该要有纪律,保持正确的驾驶态度,以避免悲剧发生。


喜欢坐著罗里走动,从此靠开车为生

很多人成为罗里司机都是迫于生计,但张火良不然。东甲有很多小园主,张火良爸爸本身就有自己的果园和菜园。为何好好的园主不当,反而选择替别人打工的罗里司机?

对此他笑说:“喜欢到处走动吧!起初只是抱着玩玩心态,跟着朋友的罗里到处送货,那时就觉得驾罗里高高的,感觉比驾普通汽车还威水。”他饶有兴致地形容:“罗里的车身高,坐在上面能看得比较远,前方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们都会比前面汽车更早知道和警觉。”性格与爱好使然,他拿到驾照不久就当上了罗里司机。

起初成为罗里司机时,张火良负责新加坡和吉兰丹的运输路线,两地距离将近15个小时的路程。“那时都是跑小路,速度不快。一辆罗里有3个司机轮流驾驶,累了就在路旁的茶档休息,从黑夜跑到天亮,才到达目的地。”往往一个礼拜只回家一天,工作非常累人辛苦。直到有了家室,张火良才改走较短的路线,来回新加坡和吉隆坡两地。



由于罗里座位较高,司机坐在座位上不容易看到车身前面的死角位置,圆镜的设计恰好解决这问题,减少意外发生的可能。
由于罗里座位较高,司机坐在座位上不容易看到车身前面的死角位置,圆镜的设计恰好解决这问题,减少意外发生的可能。




每辆罗里都会注明可装载的最大重量。比方说,这辆罗里的总载重量(BDM)为18000公斤,扣除空车罗里(BTM)的重量9450公斤,这意味著该罗里最多可装载8550公斤的货物。
每辆罗里都会注明可装载的最大重量。比方说,这辆罗里的总载重量(BDM)为18000公斤,扣除空车罗里(BTM)的重量9450公斤,这意味著该罗里最多可装载8550公斤的货物。



坚守纪律,驾驶态度正确,意外可避免

马路如虎口,长时间行驶在公路上的罗里司机属于高风险职业。谈及曾发生过哪些意外,张火良不避讳:“像我本身,就曾被一辆罗里撞及后面,那位司机打瞌睡,幸运的是,那司机临时摆了去外面,没有撞及座位。我的货物都没有坏,但是他的车就很严重,大镜爆了,水箱破了。”除了马路上的车祸意外,罗里司机经常搬重物,不小心擦伤皮肉都是在所难免,张火良的小腿就留下了被货物压伤的疤痕。

高速公路不时会有罗里牵涉在内的车祸,导致大众对于罗里司机怀有负面印象。对此他分析说:“很多意外的发生,都是眼睛疲劳,那种感觉是怎样呢?眼睛突然很累,只要盖上眼睛,不到5秒,意外就在一瞬间发生。”说到底,这跟罗里司机过长的工作时间有关。

在他看来,罗里司机其实早已知道自己的驾驶路程和时间表,司机应该在休息时段好好休息,开车不喝酒。他强调,罗里司机本身应该要有纪律,保持正确的驾驶态度,这就可以避免悲剧发生。

靠着罗里司机这份工作以及刚刚够用的薪资,张火良把5个孩子抚养成人,虽然已迈入花甲之年,孩子都叫他退休了,但他本身却还没认真打算何时退休,对司机工作乐此不疲。

“毕竟自己还能做啊,体力、眼睛都没有问题,还能做就做,劳动当运动!”



许多散户陆陆续续把货物放置在运输公司之后,搬运工人就会用叉架起货车,将地上的货物搬移到罗里上。
许多散户陆陆续续把货物放置在运输公司之后,搬运工人就会用叉架起货车,将地上的货物搬移到罗里上。


作者 : 蒙慧贤、摄影:陈世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