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6 09:02:00  2253800
【进入虛拟世界/02】虛拟网红当道──未来,还需要温度吗?
焦点


Maya是由媒体行销集团IPG Mediabrands旗下的创意团队UM Studios x Ensemble Worldwide所创造,成为PUMA首个东南亚虚拟网红。她“出生”于2020年2月11日,拥有一个可爱的鹅蛋脸和高挺的鼻梁,也有深邃的五官。截至4月8日,她已获得8844名粉丝关注。(图:截自Maya官方IG)
Maya是由媒体行销集团IPG Mediabrands旗下的创意团队UM Studios x Ensemble Worldwide所创造,成为PUMA首个东南亚虚拟网红。她“出生”于2020年2月11日,拥有一个可爱的鹅蛋脸和高挺的鼻梁,也有深邃的五官。截至4月8日,她已获得8844名粉丝关注。(图:截自Maya官方IG)





初音未来开创了虚拟偶像的新趋势,在这个基础上也陆续出现不少虚拟歌姬,更是演变出各种虚拟形象的新形态,包括由真人声优配音的虚拟YouTuber、套上可爱形象的虚拟主播,或现身在Instagram或其他社交媒体的虚拟模特。这些年一直有人探讨虚拟人物能不能成为一股趋势,在商业因素和科技发展的驱动下,这股虚拟浪潮仿佛不断涌来。

今年2月份,知名运动品牌PUMA便创造了虚拟网红Maya,成为东南亚的品牌大使。此外,意想不到的,为了向年轻一代宣传防疫讯息,世界卫生组织(WHO)与新晋虚拟网红Knox Frost合作,呼吁民众保持社交距离,以及捐款支持WHO的冠状病毒病团结应对基金。

●报道:本刊 林德成

虚拟网红是未来会持续的趋势,还是一种短暂吸眼球的商业营销手法?社交媒体分析机构HypeAuditor去年发布了一份“2019年顶尖虚拟IG网红”的调查报告,发现虚拟网红更能吸引网民前来互动,每一则帖文的互动率比真人网红高出三四倍。报告还显示32.1%年龄介于18至24岁的用户会常与虚拟网红互动,至于13至17岁的用户则占了11.2%,可见虚拟网红在Z世代拥有巨大影响力。

“如果退回几十年前,虚拟网红不正是电视里的卡通人物吗?”本地知名科技达人孙德俊毫不意外的说,这些扎根在网络世界的虚拟网红既虚幻又真实,从社交媒体直到视频博主,一直不断催生出新的发展方向。他说,在成长的岁月,每个人会喜欢电视或媒体上某些事物;现在踏入数码时代,群众更趋之若鹜,热衷探索和接受新奇的科技产品。

孙德俊指出,虚拟网红的出现,其形象和个性与人们的感情投射有关,尤其科技更迭令旧有的事物转变模式,人们的喜好也在改变,但对某人或某样产品所产生的感情投射反而没有改变。“我们对人、事、物本来有一种喜欢或偶像崇拜。虚拟网红看似未来趋势,但只要将虚拟网红和流行文化结合起来,这仅仅是另一个面向的转变。”

不同之处便在于网络平台。三四十年前,没人可以一键测试某人是否喜欢哆啦A梦或米奇老鼠哪个表情。假设卡通人物是一个虚拟网红,擅于操作社交媒体的团队能透过后台数据分析、定位和投粉丝所好塑造这个虚拟形象。以视频为例,订阅数和观看时间便是最关键的指标,可以判断粉丝的粘着程度。

根据孙德俊观察,虚拟偶像或网红不会是昙花一现,反观这个发展有迹可循,是为了迎合众人内心追求偶像的渴望。这份追求可以是对艺人、歌手、动漫角色,甚至是虚拟网红,无可否认,有人也钟爱金庸小说笔下的武侠人物,“这是各花入各眼,最后到底哪一些才能满足内心的精神需求。”

全息投影技术可以让虚拟人物站在舞台唱歌,也可以让一代歌后邓丽君复活。孙德俊说,或许未来可让李小龙参与一部电影?(图:受访者提供)
全息投影技术可以让虚拟人物站在舞台唱歌,也可以让一代歌后邓丽君复活。孙德俊说,或许未来可让李小龙参与一部电影?(图:受访者提供)





当AI人声越加仿真,你还在乎真正的温度吗?

近5年“虚拟”成为最热门的词汇,随着AI技术越来越成熟,整个社会开始学习人机共处,君不见在全球巡回演讲的机器人索菲亚甚至获沙地阿拉伯赋予公民身分。无人时代崛起令商家投入资金拓展,引进机器人担任客服人员、送餐或创造AI合成主播等。对于屏幕上的虚拟人物又能否模拟出人的温度?或许是声音。

早在2018年,谷歌年度开发者大会上曾展示“Google Duplex”AI语音技术,让语音助理说话更加“人性”,模拟真人的口吻和语气,更会适时停顿和加上“嗯哼”这类语气词。如今,各式应用程式也有提供朗读功能,很多人误以为是事前预录,然而恰恰是AI语音合成技术展现了媲美真人的声音。有人猜想,未来又会不会上演《她》(或译《云端情人》)的剧情,男主角与AI语音助理堕入爱河?

“你习惯要有温度的东西吗?”孙德俊不经意的抛出这个问题。为了迅速解决客户需求,金融或银行业已经采用聊天机器人(Chatbot)和智能客服,即时解答客户问题、提供资料查询。“如果一个机器人可以满足我的需求,我不介意跟它沟通。比如我需要转账,只需输入账号和核准,一切就完成,我不需要温度。”倘若想要投诉,90%民众还是会选真人沟通,毕竟客户需要被同理,一个可以理解情绪和感受的人。“未来的情况,我可以预见的,当你与客服机器人沟通得不耐烦时,可能会冒出一句,‘You know what, I want to talk to a human. ’(你知道什么,我要跟人类对话)。”

始终需要内容和故事

虚拟偶像除了挑战社会观感和认知,亦有人认为在数码时代,年轻一代会难以区分真实与虚拟,容易受虚拟事物影响或精神层面变得空洞。“精神空洞并不取决于那个形象的真假,反而是内容价值和文化。”想要投身在这个战场,虚拟偶像的幕后营运团队,无论是大企业或个人兴趣所至,是否愿意挹注资源去塑造能走得长远的偶像。当人人前仆后继的投入网红行业,同时更要停下脚步思考其成功率,只有重视特色创意和内容素质的网红才能站得稳。

内容还是王道,“假设我们俩成立一间公司,创造出非常励志和充实内涵的虚拟偶像,不断传递正能量和价值观,可以对新生代产生积极的面向。正如动漫的文化,有些角色也是粉丝们的人生榜样和学习对象,那些角色性格会改变他们的心态和面对生活的态度。”虚拟偶像只是一种媒介,想要在自己的频道成长,内容素质和定位还是非常重要。

水岛宏称,Lewis Hiro Newman是自己的虚拟分身,去体验另一种生活。
水岛宏称,Lewis Hiro Newman是自己的虚拟分身,去体验另一种生活。





Knox Frost是透过CGI技术生成的虚拟网红,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他今年20岁,来自美国亚特兰大。他在2019年2月开始经营Instagram,与一般年轻人一样,喜欢上传生活照和书写心情故事,也会与网民互动。至今他已拥有超过110万名粉丝。(图:截自Knox Frost官方IG)
Knox Frost是透过CGI技术生成的虚拟网红,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他今年20岁,来自美国亚特兰大。他在2019年2月开始经营Instagram,与一般年轻人一样,喜欢上传生活照和书写心情故事,也会与网民互动。至今他已拥有超过110万名粉丝。(图:截自Knox Frost官方IG)





娱乐产业迎接新转变

孙德俊称,虚拟偶像也是一种科技的延伸,这门“虚拟行业”降低了很多人力成本,也间接衍生出各式变化。

全息投影技术令日本虚拟歌姬初音未来站在世界舞台,形成了强大的虚拟偶像效应。这个技术也“复活”了一代歌后邓丽君,穿越时空来到这个时代。2013年,亚洲天王周杰伦在“摩天伦”世界巡演台北站就曾与邓丽君隔空对唱,令歌迷有机会再次见到她曼妙的身影,沉浸于温柔婉约的歌声中。

说到虚拟形象,不知多少人还记得英国虚拟摇滚乐队Gorillaz?他们一出道就掳获大批粉丝的心。2001年,首张同名专辑缔造了全球700万张销量的成绩,尔后的专辑销量曾达到双白金及三白金唱片纪录。2006年,天后麦当娜与Gorillaz同台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演出,亦是该颁奖礼首次将真人表演与动画相互结合。与过去相比,虚拟人物登上舞台与明星合唱再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超人气虚拟歌姬洛天依就曾与周华健、薛之谦、狮子合唱团等艺人同台飙歌,人气热度丝毫不亚于一线明星。

Gorillaz背后的核心人物是英国摇滚乐团Blur的主唱Damon Albarn,以及庞克漫画《Tank Girl》的作者Jamie Hewlett。这支乐队一共有4名虚拟成员,分别是主唱兼键盘的2-D、贝斯手Murdoc Niccals、吉他手Noodle,以及鼓手Russel Hobbs。(图:取自Gorillaz官方网站、网络照片)
Gorillaz背后的核心人物是英国摇滚乐团Blur的主唱Damon Albarn,以及庞克漫画《Tank Girl》的作者Jamie Hewlett。这支乐队一共有4名虚拟成员,分别是主唱兼键盘的2-D、贝斯手Murdoc Niccals、吉他手Noodle,以及鼓手Russel Hobbs。(图:取自Gorillaz官方网站、网络照片)





有鉴于虚拟偶像市场蓬勃发展,一家日本科技公司1sec去年10月便以日本知名演员水岛宏为蓝本,为他开发了一个虚拟形象,取名为Lewis Hiro Newman,并以一个全新的独立人格在IG上营运。水岛宏曾在IG上说,这将会是一个虚拟分身,代替他体验另一种不同的人生。1sec早前也曾创建一位虚拟偶像——Liam Nikuro,是一名来自洛杉矶的年轻音乐制作人,目前在IG账号已有超过1万4800名粉丝。

目前,想要一个虚拟形象也无需太高端的技术,手机应用程式已经可以为用户创造3D人偶形象,线上部分短视频平台也允许用户以3D虚拟形象直播。往后步入5G时代,无论AI、AR/VR技术均会突破科技瓶颈,届时虚拟偶像这个“新兴职业”肯定也会持续改进网络生态,酝酿出更多跨界和新颖的尝试。


延伸阅读:

【进入虛拟世界/01】明星不老,偶像共同创造
【进入虛拟世界/03】虛拟偶像走入现实,网红经济圈不虛拟


作者 : 林德成(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