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7 07:00:00  2260555

【宅经济/2】外卖服务商机夯

周刊专题



吴士湘表示,他们计划将召车司机转为外卖骑手,以协助他们赚取收入。
吴士湘表示,他们计划将召车司机转为外卖骑手,以协助他们赚取收入。



冠状病毒来势汹汹,在经济活动近乎停滞的现在,“外卖经济”犹如一方活水,成为一座静止的城市唯一在流动的动力,在推动经济的发展、为人们创造就业机会,像是那一根为将死之人吊命的人参。

现阶段VTapau的角色是充当小贩和消费者的桥梁,是一个提供信息的平台,而温思娥和她的搭档们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是:物流。

“我们下一步想要召集一些骑手。”欸?为何不直接与现有的外卖物流企业合作,何必舍近求远从零开始呢?

其实温思娥也曾经想过和相关企业合作,但后来考虑到小贩的成本原因,最终还是暂且搁置。

“有考虑过但费用有点高,一趟运费最少都要10令吉,可是他们的面可能只卖5令吉,最后就变得不合用户的需求了。本来想吃个5令吉的面,最后要用3倍的价钱才能吃到。”

对财雄势大的连锁餐厅,也许区区几令吉运费或佣金不过是九牛一毛,然而对小本经营的小贩而言,却是不堪负荷的重担。

如果降低运费,是否又有骑手愿意接单?两难的局面,让他们还在思考如何解套,所以如今还只是单纯扮演消费者与小贩的中间人。

“我觉得现在要让更多人认识这些小贩,先让他们为邻近的社区提供服务。如果要达到每个社区都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那就得需要更多小贩上线。”

除了非穆斯林,温思娥也考虑到每年一度的斋戒月即将到来,希望能触及更多友族小贩加入,改善他们的生计问题。



吴士湘透露,行动管制开始后,电子召车业务下跌90%,可是Grab Food、Grab Mart等外卖快递业务增长超过50%。
吴士湘透露,行动管制开始后,电子召车业务下跌90%,可是Grab Food、Grab Mart等外卖快递业务增长超过50%。



生鲜食品的小贩也有出路

此外,由于行动管制,政府规定每户家庭只允许一人出门采购物资,结果最常见的问题是由五谷不分、蔬果不辨却有一身力气的丈夫代妻上阵,手握一张纸,举着手机和妻子视讯选购食材。

随着各家超市的防疫意识逐步提高,采取限制人数在同一空间的措施,因此几乎都能看见超市的门口大排长龙。

而对于许多不愿意排队的人们,仍在营业的巴刹就成为另一个选择,可是依旧僧多粥少,更遑论身处在拥挤的人潮中,增添了多少感染的风险。

所以VTapau亦向贩售蔬菜、水果、肉类等生鲜食品的业者开放,因疫情期间被迫休业在家的巴刹相关业者,可借助该平台继续经营。

在这种特殊时刻,一直颇受欢迎的电召订餐服务业者Grab,也争取发挥作用。Grab马来西亚区域负责人吴士湘接受电访时提到,原本只向门店、超市开放的GrabMart,会将业务拓展到巴刹,让人们即便是待在家里也能买到巴刹(Wet Market)的新鲜食材。

“我们以敦依斯迈花园(TTDI)的巴刹为试点,运送鸡肉、海鲜、酱料等等,试运行的计划颇为成功,我们很快就会将这个业务扩张到其他巴刹。”



在停止堂食,只许打包外卖的这段时间,饮食业者只能依靠拓展“外卖经济”来渡过难关。
在停止堂食,只许打包外卖的这段时间,饮食业者只能依靠拓展“外卖经济”来渡过难关。



外卖领域增长

在停止堂食,只许打包外卖的这段时间,饮食业者只能依靠拓展“外卖经济”来续命,以争取生存空间,也凸显科技为我们的生活带来的转变。

吴士湘指出,相比起两三年前,在下单之后的30分钟内,消费人的需求就能够被满足,能让人们在这段艰难时刻过得较为轻松,同时也能让成百上千的人继续工作挣钱养家糊口。

“如果是两三年前,这些人就零收入,这就是科技带来最大的改变。而且消费者只要坐在家里,就能买到生活所需的用品。”

电召车是Grab的最主要业务,在行动管制启动之后,也遭受巨大的冲击,当我向吴士湘提及相关的问题时,他笑着答道:“好问题,我们的电召车业务下降了90%。”隐约能感受到电话那一头的笑带着无奈,“因为很多人都没法出门了。”

好在的是正因为行动管制,该公司的Grab Food、Grab Mart等外卖快递业务增长超过50%。

“于此同时,加入(Grab Food)的商家也有所增加。这是由于他们意识到即便门店无法营业,没有上门的客人,依旧可以另寻出路。客人禁止堂食,但允许外卖,所以很多饮食业者登记注册。”

打开Grab Food的名单,会发现榜上有名的大部分是连锁餐饮业者,以及具备店面的商家,鲜见小贩踪影。

吴士湘表明,实际上有逾千家小型餐饮业者和小贩入驻Grab Food,当政府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期限时,他们就推出“本地英雄”(Local Heroes)计划。

“送货费用并不便宜,对吧?因为我们必须派一名骑手去取货然后送货,我们必须确保骑手的收入。”

“我们有较小型的业者入驻,如果他们不想支付高昂的送货费,我们也给予其他选项,比如让顾客自取。”

他坦承,如何将业务数码化是小贩的挑战之一,从传统的上门模式转换到网络模式仍需要时间跟上,网络受众基础较少,所以他们也为小贩提供3000令吉回扣,协助业者渡过难关。


对小本经营的小贩而言,是不堪负荷的重担。
对小本经营的小贩而言,是不堪负荷的重担。



成立基金,保障骑手安全

虽然送外卖的骑手无需担忧坐吃山崩,但此时此刻也算是前线人员。他们四处奔走且接触的人群众多,无疑是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外卖骑手确诊的新闻亦时有所闻。

因此如何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健康,成为吴士湘眼下的最大挑战。

“我们成立两个基金,分别是‘伙伴保护基金’以及‘伙伴救济基金’,其实就是保险性质的基金。”

前者是一旦骑手确诊感染冠状病毒病又或者遵循卫生部要求自我隔离,可获得最多1000令吉的保护基金;后者则是为骑手和其家人提供最高300令吉的代金券以维持日常开销,代金券可用于Grab的任何服务,包括手机充值或购买食物以及杂货,可享有最高50%折扣。

“我们也会为骑手和司机提供口罩,不仅仅保护他们,亦是保护业者、消费者和乘客。”

基于电召车的业务大幅度萎缩,电召车司机大多赋闲在家面对失业和无业危机,所谓“穷则变,变则通”,对此,吴士湘已经想出了对策。

“我想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刚有提到过我们的电召车业务骤减,但是外卖服务业务上涨,而我们有成百上千的电召车司机,于是我们计划将这些司机转换到Grab Food、Grab Express以及Grab Mart。”

在此前,Grab的业务泾渭分明,电召车司机只能载送乘客,提供接送服务,如今因应局势变化,他们将被允许承接其他订单来维持入,相信这对于电召车司机以及其他如今没有工资的人们来说是好消息。

冠状病毒来势汹汹,截至4月23日,已经有超过266万人感染,超过18万人死亡,同时令许多企业直接面对倒闭危机。当行动管制令结束之后,究竟还有哪家企业或中小型公司活下来,依旧是个疑问。

在经济活动近乎停滞的现在,“外卖经济”犹如一方活水,成为一座静止的城市唯一在流动的动力,在推动经济的发展、为人们创造就业机会,像是那一根为将死之人吊命的人参,尽管仍旧是奄奄一息的模样,苦苦等候特效药到来之前的唯一依仗。我们不知道黑夜有多漫长,但至少还有那一线曙光。



VTapau设立的初衷就是为小贩提供贩售信息的平台,替他们做好送餐的铺垫。
VTapau设立的初衷就是为小贩提供贩售信息的平台,替他们做好送餐的铺垫。


延伸阅读:

【宅经济/1】宅经济火红崛起

【宅经济/3】一场疫情带来的改变:网购外卖进驻生活



作者 : 叶洢颖;摄影:苏长国、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