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9 07:00:00  2261794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1】大马人在越南.一步一脚印 陪着越南经济起飞
专题


胡志明市沿西贡河而建,共分有19郡。        
胡志明市沿西贡河而建,共分有19郡。






从越南胡志明市中心金融塔51楼的餐厅俯瞰整个城市,近至密密麻麻的老城区,远至正在兴建的高楼大厦都映入眼帘。胡志明市沿西贡河而建,共分有19郡。“西贡”是旧称,在1976年南北越统一后,为纪念越南共产党领袖胡志明,命名为“胡志明市”。


从密集的工程项目就可看见,这座城市的急速发展。近年来,外资涌入越南,房地产是其中一大发展项目,外来发展商包括日本、台湾、韩国、新加坡,当然也有马来西亚。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多国受到波及。马来西亚也陷入经济萧条,一些青年、公司企业纷纷选择出走,到国外找寻其他发展机会。来到相对发展较晚的越南,他们不觉眼前的光景落后不堪,而是充满生机、商机。他们潜伏在此,等待时机,搭上越南经济起飞的顺风车。


●报道:白慧琪
●摄影:黄冰冰
●影音:彭愉雯


7月份来到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时逢雨季,天气炎热且湿气重,皮肤黏黏的。和一般旅游节目所见一样,街头到处都是摩哆,汽笛声此起彼落。在这里过马路是门艺术,当地人总能优雅地穿过源源不断的摩哆群,面不改色;那些看左看右再看左才踏前一步,最后互相拉手小跑步的,通常是外国人。在这里到处都是德士、Grab电召车,还有头戴绿色头盔的Grab Bike电召摩哆。

胡志明市建成历史悠久,1859年遭法国占领成为殖民地,城市规划和一些建筑物都保留法式影子,例如著名的红教堂、统一宫、邮政局、胡志明市人民委员会大厅和滨城市场等。市中心发展得早,道路拥挤,越往外围新镇,道路越加宽广,新兴公寓住宅林立。

譬如,位于新富郡的青瓷城(Celadon City),进入社区得先经过保安亭,沿途有绿地公园湖泊和社区会所,附近还有永旺商场,像极马来西亚住宅社区的设计。这里是马来西亚发展商金务大(Gamuda Land)的项目。

   

地标塔(The Landmark 81)是越南第一高的大楼。        
地标塔(The Landmark 81)是越南第一高的大楼。



   

胡志明市兴建都市铁路(地铁)多年,唯完工和通车时间不断延宕。        
胡志明市兴建都市铁路(地铁)多年,唯完工和通车时间不断延宕。





越南外资发展项目多样,房地产业是其一。除了马来西亚,还有来自日本、台湾、韩国和新加坡等地的发展商或工程建筑领域企业。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刘彬辉加入公司之前,先在河内的沙地阿拉伯公司担任营销总监。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林仅强先在新加坡和友人开设工程顾问公司TW-Asia,后到越南拓展业务。

刘彬辉于2008年8月31日离开吉隆坡往越南发展。那时全球金融风暴,马来西亚经济不是很好。“我从2000年开始工作,2008年也到了瓶颈,不如出来闯一闯。”刚好他的新加坡朋友在越南工作,正在找人替代职缺。当年刘彬辉30岁,还没结婚,没什么顾虑。加上越南的文化以及地理距离和马来西亚相距不远,工作职位也挺高的,家人对他出国发展保持开放态度。

来自新山的林仅强,大学毕业后在新加坡工作,和朋友开设工程顾问公司。2005年他负责把业务拓展到泰国,隔年遇上当地军事政变,于是2009年转移阵地到越南。当时他和公司考量到,越南还没什么高楼大厦,很多东西还没发展。加上当时约9000万人口中有75%至80%小于30岁,享有人口红利。他们看到那时的越南就像15年前的泰国,有很好的发展机会,决定先来布局。

他们都在越南度过壮年时期,冲刺事业。

   

刘彬辉是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和太太武氏明原是同事,相恋结婚,育有一对儿女。        
刘彬辉是胡志明市金务大的副总经理,和太太武氏明原是同事,相恋结婚,育有一对儿女。



   

林仅强来到越南遇上经济风暴,听从前辈劝勉,趁机搞好团队,等转捩点来时搭上经济发展列车。        
林仅强来到越南遇上经济风暴,听从前辈劝勉,趁机搞好团队,等转捩点来时搭上经济发展列车。






学习越南文,快速融入社会


“我最记得来到越南的第一第二天,要外出找吃的,完全看不懂菜单上的文字,也没有图片,最后回房间煮快熟面。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学越南文。”刘彬辉在越南的前3年先在河内工作。在河内,说英语的人较少,让他更迫切学习越南文。

每天上班搭乘德士,车程大约1小时,他就跟德士司机对话,学讲越南语。“因为越南语注重音调,差一点就会听不懂,只有德士司机听得懂初学者的越南文。”虽然对话来来去去都是从哪里来、干什么、家里有谁,但也从中掌握不同音调。加上越南语和华人方言相似,半年之后,他已经掌握简单对话。

林仅强在越南发展10年,回想第一天刚来时,其实很不喜欢这个国家,现在却已是他的第二个家了。刚来时,他被德士司机骗,车资只有20万越南盾却还了100万;交通很阻塞,到处按喇叭声,也觉得当地人讲话很粗鲁……“其实每个族群都有好的、不好的朋友,接触认识久了,慢慢就爱上这个国家。”


在越南胡志明市,过马路是门艺术。        
在越南胡志明市,过马路是门艺术。




   

法式建筑物:红教堂。        
法式建筑物:红教堂。



   

法式建筑物:胡志明市邮政局。        
法式建筑物:胡志明市邮政局。




生活、饮食不是大问题,很快就能适应。倒是,当时全球经济低迷,越南经济也放缓,对他们来说是危机也是转机。


“可以说来得不适时,一来越南市场就垮了,我们经历了很辛苦的阶段。”不过一转念,刘彬辉把那几年当成缓冲期,学习了解越南的文化和市场操作,毕竟初来乍到总会犯很多错误。建立好自己的基础,待市场好转,2015年经济有起色,他也跟着冲刺。

林仅强也有同样感受,来到越南遇上经济风暴,他甚至担心要裁员。一位前辈是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告诉他应趁机搞好团队,做一些研究开发,发展新技术,提升效率。2011至2013年成了他和公司的黄金时期,越南就像新加坡公司的代工厂,接到的案子项目交给越南公司处理,累积经验。“越南很多顾问公司没经验,而我们越来越成熟。等到2014、2015年拐点来了,就搭上经济发展列车。”


延伸阅读: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2】大马人在越南.在越南成家立业 育儿教导勿忘原乡根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3】大马人在越南.留连难舍 越南人情味

【东盟专题.细感越南/04】今日越南华人.百年古庙 见证华人南迁脚踪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