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8 07:00:00  2278097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1】即使疫情过去,也回不去的生活
焦点

疫情骤然来袭,杀得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有的人影响了生活节奏;有的人打乱了未来规划;有的人公司面临倒闭;有的人一夜之间失去了工作;有的人甚至失去至亲挚爱。
你不知道经常去的餐厅还在不在?你不知道你的公司还能支撑多久?
即使疫情过去,我们的人生或生活可能再也回不去从前。
疫情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报道:本刊 叶洢颖
●图:法新社、受访者提供


国家统计局在5月8日发表文告指出,政府落实行动管制令之后,3月份的失业率激增至61万500人,相较起去年同期的52万1300人,提高了17.1%。

胡秋金便是3月失业的其中一分子。在行管令实施后,许多公司的员工接获通知扣薪或只获半薪,有法律保障的正式员工尚且如此,而她仅是一名超市的兼职促销员,尽管这段时间超市“生意兴隆”,却与她无关,只能在家里坐困愁城。

她的情况也许是我国低收入群体的写照,但可能因为她是单亲妈妈,状况更为艰难。家里有两个儿子,长子刚刚大学毕业,小儿子还在上中学。

为了照顾儿子和母亲,她无法从事薪资、福利稳定可是需长时间上班的全职工作,因此一直以来都是兼职打工,做超市的产品促销员,家里靠她一人的收入苦苦支撑,当行动管制令实施后,超市的促销活动全数停止,她成了失业大军的一员,从3月中开始便零收入至今,无疑对原本就不容易的她来说是雪上加霜。

所幸的是她的兄长们还在工作,加上是她在照顾母亲,因此每个月会给她一些钱作为母亲的伙食费,疫情期间省吃俭用地过活,偶尔会收到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派发给当地居民的物资,暂时缓解一时的“生存危机”。

“我有工作的时候就不会去领这些物资,我勉强还可以过活,因为有许多人比我更需要。”她说。

谈及长子正在找工作的问题,她感叹现在发生疫情,蛮担心就业困难,只是担心亦于事无补,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他)应该是有工作就要做了啦,不能讲一定要选特定的工作。”在现实面前,梦想显得有些不堪一击,有些生不逢时。

下个路口有转机

“民以食为天”,日子再难也要填饱肚子,于是这段时间选择转向饮食业寻找另一条出路的人也不少,比如报章广告代理叶碧琪和服装设计师何国隆。

叶碧琪的丈夫叶宸和是专门带中国团的导游,也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1月份中国疫情暴发时,他已经为她打了预防针,预料年初七后就没有团可带。

“当时中国还没有完全封锁,所以我先生跟我讲年初一到年初三是还有团的,突然间就收到消息说所有团要取消了,我们就很紧张,赶快就去买东西(准备开业)。”

虽然事出突然,可是叶碧琪却认为这是“神的安排”。

“因为我以前就很想做(开档),一直不敢去做。因为家庭的经济是老公在负担,我只是做广告代理,车贷房贷是丈夫在还,所以是没有压力。”


叶宸和与叶碧琪早在1月份已经为自己铺好了后路,展开了卖咖哩面生意。
叶宸和与叶碧琪早在1月份已经为自己铺好了后路,展开了卖咖哩面生意。





但是疫情暴发后,旅游业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夫妻俩迅速推进开档卖面的计划,谈下早已物色好的档位,年十四即2月14日开张大吉。


“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卖猪肉粉,因为卖咖哩面的话要很多工,但是那间茶室东主不允许我卖猪肉粉,反建议我卖咖哩面。”

本来她还在考虑,可是丈夫初一就无团可带,促使她必须尽快决定,结果在购买碗碟等器具为开业做准备时,转卖碗碟给她的陌生人居然与茶室东主不谋而合地提出同样的建议,仿佛冥冥中自有注定。

实际上在开业前一天,她还不知道咖哩怎么煮,一直边学边做,又不断地调整改善,获得捧场的朋友们一致好评,回头客也不少。

“虽然开档一个多月后就宣布行动管制,但这一个多月真的学到很多。”从对如何煮面、如何做生意一无所知,他们用了一个多月从零开始,到现在算是应付自如。

“在马来西亚只要做事情用心,不要偷工减料,顾客会给予好的反馈。”

从时装到烧肉

何国隆是The Mod House的创办人,曾经率领团队参加纽约时装周,更在去年5月的第72届康城影展获颁“2019年杰出时装设计奖”,事业呈一片大好势头。

但是在一年后的今天,疫情蔓延导致很多大型宴会、活动停摆,专门为客户量身定制服装的他,业务自然也就大受影响,店铺的业主在店租的问题并未让步,让他深陷蜡烛两头烧的境地。

但是在这段期间,他开启了人生另一个可能:网上销售烧肉。从服装设计师转向卖烧肉,堪称是急转弯,连秋名山车神藤原拓海也可能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过外人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行业,这种跨界发展对何国隆来说是水到渠成,因为芙蓉“何全记”烧肉本就是其家族生意。

何国隆的父亲是“何全记”的灵魂人物,烧肉均出自他的手,而何国隆则负责网上销售的环节。

在行动管制令正式落实前一天,他从吉隆坡赶回家乡芙蓉晏斗与家人团聚,然后考虑到一家人往后的生计,在妹妹的提议下,兄弟姐妹们决定帮忙销售烧肉。


何国隆的服装设计事业蒸蒸日上,无奈遭遇疫情打击,只得暂时停下脚步转换跑道。
何国隆的服装设计事业蒸蒸日上,无奈遭遇疫情打击,只得暂时停下脚步转换跑道。





“毕竟我做时装这个行业,面对疫情的到来,让我对自己的前途有点担心,现在每个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要先满足,对于衣服可能就不会放在最首要的选择。我妹妹是做大型活动的,她的工作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于是就想着另找出路。


“后来我跟爸爸商量,我认为大家对吃的比较关心,就决定卖烧肉。”

他将“何全记”的销售模式数码化,在脸书上开设专页宣传、招揽客户,将市场拓展到吉隆坡和马六甲,效果亦颇为理想,并笑说衣服和烧肉的销售模式于他而言并无太大区别,只要秉持“真诚”二字即可。

当然,何国隆不会就此放弃自己的梦想,出于现实的考量,即使行管令期限完结,他也会选择干回老本行,同时继续销售烧肉的副业。

“我觉得就算明天开放(自由活动),我所在的行业短期内也不会复苏,可能要等到年尾,大家可能才会比较安心来试衣服。现在你看什么婚宴、晚宴等各种活动都取消,这方面的需求就降到很低了。我也跟业主提到这些,但至今还没有答案。”

MCO期间的人情味

凡事都有一体两面,行管令期间有许多人收入减少或者失业,有的人苦笑说不是病死就是饿死,但是对叶碧琪和何国隆而言,前者是疫情逼着她实现拖延已久的计划,后者则是重温自己的青春岁月。

何国隆自中学毕业后,就到吉隆坡升学闯荡,离乡背井已经三十多年。虽然吉隆坡与芙蓉的距离不远,但平时也不会特意安排时间回乡。

“因为我们做时尚的,客户在休息时候要为他们提供服务,我们无法在公共假期时回乡和家人团聚,所以真的错过很多和家人相聚的时光。因此我个人是蛮享受这段时间,可以回到父母亲身边,就好像变回学生模样,感觉很幸福。

何国隆在MCO期间服装业停摆之际,开启了人生另一个可能:网上销售烧肉。
何国隆在MCO期间服装业停摆之际,开启了人生另一个可能:网上销售烧肉。





“早上去巴刹帮忙父母亲,中午回来听歌、做家务,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

此外,网络销售烧肉也将他与久未联络的中学同学再次串联起来,不再只是在脸书hi、bye简单而没有温度的寒暄。

“当我把烧肉送到他们家时,我们会聊两句,有时他们会准备凉茶或吃的给我。我每次去送烧肉,总能满载而归。如果不是因为MCO,我相信我这辈子不会再感受得到这么浓的人情味。”

他叹,他从事的时装行业较“冷门”,很多人不了解,所以不会跟他交流相关的内容。可是烧肉接“地气”,大家会觉得比较有亲切感,彼此能自然地交流起来,借此传达对他的关心。

“还有就是左邻右里也会彼此关心,交换食物。这种人情味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所以很珍贵。”

在看似愁云惨雾的日子里,你是否也发现久违的温暖?是否让你终于将延宕已久的计划提上日程?


延伸阅读: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2】经济严冬  坚韧、多功能决定生存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