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3 07:00:00  2311142
【当铺前世今生/01】当铺看尽人生百态
焦点


说起当铺柜台的小窗口,赖鸿权称以前流传一种习俗,当小孩生病或想改运,家长会让孩子爬过窗口再从旁门走出来。
说起当铺柜台的小窗口,赖鸿权称以前流传一种习俗,当小孩生病或想改运,家长会让孩子爬过窗口再从旁门走出来。





每张当票都有一个故事,当铺里的物品封存了典当者的情感和回忆,也许是最喜爱的发钗项链、定情信物,抑或祖辈们的传家宝。走进当铺的人们形形色色,有的人满脸愁容,一些则是习以为常。当铺老板自然晓得察言观色,对方无论蹙眉或欢颜,亦不会过问任何事。接过典当者的物品,掂量和观察一番,再按照物品价值开价。不过,这份价值也包含一份人情,把当票和款项递出去时,也期盼对方能在期限之前赎回。

返回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挂着“当”字的当铺可谓人民急需资金周转的去处。如今因社会经济的更迭,传统当铺已不再是主流,逐步被压缩在高楼建筑的缝隙中……

●报道.摄影:本刊 林德成
●视频拍摄:本刊 陈愐壮

早上10时,马六甲板底街开始络绎不绝,位于角落的一家老字号餐馆,其芋饭肉羹汤吸引不少食客慕名而来。漫步在街上,可以看到多家老店屋的建筑风格,两旁柱子还保留店名和挂着竹木卷帘。不远处,超过67年历史的义兴当铺就坐落在一排老店铺的中间。

“这条街以前是一条非常兴旺的批发街,很多米商、布庄店、杂货店、金店都在这条街上。”义兴当铺第三代接班人赖鸿权把当铺的历史娓娓道来,他的公公原先在吉灵街经营洋货店,直至1953年决心转型,在板底街开设当铺。他说,昔日从事当铺的业者大多是客家人,当时第一个当商法令还是在新加坡成立的。

翻查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官网的资料显示,最早的文字记载指出,1872年,新加坡一名大埔客家人蓝秋山与几名伙伴成立了首间当铺“生和当”。接着陆续号召同乡扩大当铺生意。在1886年,当地已有26间当铺。直至1898年,殖民政府颁布《当商条例》以监管这门行业。当时与新加坡毗邻的柔佛州亦有很多客家人经营当铺。“吉隆坡或怡保有一两家是由广东人经营,其他很多是大埔人。”还没接手当铺生意之前,赖鸿权是一名特许会计师。家中一共有6个兄弟姐妹,除了他,各个都具备医科背景,已有一番成就。身为长子,他不想祖传行业消失,毅然抛下在英国的高薪工作,回国帮忙父亲经营这门生意。

赖鸿权说,以前一些人认为光顾当铺不是很光彩,带有羞耻感。当铺也会考虑顾客的感受,在店内摆放屏风或木板,不让其他人看到他们的面貌。
赖鸿权说,以前一些人认为光顾当铺不是很光彩,带有羞耻感。当铺也会考虑顾客的感受,在店内摆放屏风或木板,不让其他人看到他们的面貌。





当铺是人民的“银行”

“实际上,当铺不是众人口中的‘穷人银行’,反而是人民银行,因为当铺不会区分种族和阶级。”早在五六十年代,老一辈会购买金器保值,以备不时之需,一旦需要钱便到当铺典当。那个时候,人们宁愿相信当铺。赖鸿权指出,那个年代开设银行户头需要介绍人,若非富人,普通百姓要找谁帮忙?即使到银行申请贷款也需要一段时间办理,甚至要抵押财产或需要担保人。当铺反而成为街坊的“及时雨”,提供小额贷款为街坊一解燃眉之急。举凡父母生病入院、孩子结婚、买车和买房、经营小本生意,大家可以拿任何东西来典当换取现款。

今昔对比,现在的当品显得狭窄,赖鸿权经历过“丰盛”的时刻,五六十年代,店里的当品可说琳琅满目,每个角落都能堆叠一些物品。从纱笼、鞋子、西装大衣、马来鼓、风琴、喇叭、烫斗、铜烛台、渔网、脚车、针车等等,只要是金银铜铁都行。赖鸿权还见过娘惹胸针、银钱包、金银裤带,还有人典当黑胶唱片。“以前Yashica相机的当价才二三十块钱,我们都变成了纱笼专家,单看款式花样马上能猜到是产自何处,当中最值钱的就是爪哇纱笼,因为是采用上等棉质制成,手感非常好。”

有没有想过一碗面只卖三四十仙?老一辈的人经历过刻苦的时期,每一份随身家当都显得非常珍贵,东西坏了就修理,能省多少就多少。赖鸿权以脚车为例,当价可从30令吉到百多令吉。一旦有钱就会马上来赎回。虽然能典当各式物品,但义兴当铺始终以金银首饰品居多。

拿到金饰品后,当铺的职员或头手会从手感、色泽、质量等方面初步判断其真伪,接着再用化学用品或机器鉴定。
拿到金饰品后,当铺的职员或头手会从手感、色泽、质量等方面初步判断其真伪,接着再用化学用品或机器鉴定。



为了避免有任何纠纷,赖鸿权在记账时会用墨笔字写上数额。
为了避免有任何纠纷,赖鸿权在记账时会用墨笔字写上数额。





为何当铺也叫“二叔公”?

在粤港地区,当铺也被称为“二叔公”,莫非第一个经营当铺的人在家里是排行第二?赖鸿权大笑说,根本与排行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别称恰恰是取自广东话的谐音,意思是“易、赎、供”,即能够快速典当和赎回财产,“供”则是当品的利息供期,反观客家人却没有为当铺取别名。

倒是有一个习俗传统与当铺有关,早期民间流传,如果小孩生病或想改运,父母亲可以到当铺柜台,让小孩钻过柜台的小窗口,再从旁门走出来。另一个说法是押给当铺做“契仔”,“对方可能去算命,得知孩子与父母没什么缘分或很难养。部分人会把孩子过继给神明作干儿子,有些选择‘押’给当铺,直到孩子出人头地了再赎回。”昔日当铺老板会在当票上写“小孩一个”,当价是1令吉。赖鸿权语带遗憾地说,自己至今只看过一张,然而有关当票没有保存下来。


几十年前,金银裤带可说是奢侈品,赖鸿权指,当时的人穿纱笼时会配上这些裤带,大部分人则会以金裤头配布腰带。
几十年前,金银裤带可说是奢侈品,赖鸿权指,当时的人穿纱笼时会配上这些裤带,大部分人则会以金裤头配布腰带。



这是赖鸿权的其中一个收藏品,饰品的中央是一个纯金的美国金币。
这是赖鸿权的其中一个收藏品,饰品的中央是一个纯金的美国金币。





在更早以前,当铺还允许民众存钱,然后给予利息,不过后来就没有了。在公公和父亲经营当铺的年代,一旦典当者逾期没赎回当品,就被视为流当品。他们就在店内拍卖这些物品,变成一个小型的民众淘宝日。同时,这也成为父母亲为女儿选购嫁妆的好时机,尤其是挑选针车,可说价廉物美。那时,当铺里头热闹得很,十多名员工频频进出,打包各种衣裤、纱笼、皮鞋,还要为每样物品标价。“我们还收过第一、第二代的黑白电视机,这些电视机不便宜,一架要千多令吉。”后来人家不再来买,赖鸿权的父亲便停止接收这些当品,加上现有的《1972年当商法令》也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有时不为钱,为顾及他人生计与感受

在赖鸿权的印象中,当铺的人潮也有分“季节”,华裔会选在农历新年赎回金银首饰过佳节。如果碰到赌徒,对方可以一天进出当铺3次,只要输钱了便托人拿物品来当,没多久再赎回去,一小时后又看到同样的物品。至于巫裔同胞,他们会挑选开学日、下田农耕时和开斋节到当铺,因为需要资金添购所需的物品及庆祝佳节。他直言,现在的情况已不同,市面上有很多获取资金和贷款的管道,对方也可到伊斯兰当铺(Ar-Rahnu)。不少人更拥有超过2张信用卡,当铺不会是他们的首选。从另一个层面思考,现代家庭较多为双薪父母,即使是家庭主妇也会积极寻找额外收入,无论是网络创业、微商、直销、保险或其他行业,以分担家庭开销。

接触当铺生意以后,赖鸿权逐渐学会鉴赏某些当品的价值。曾有一名马来妇女带着新娘头冠和项链让当铺估价,当时业界无法断定物品的价值,因此未能开价。直到遇到赖鸿权,她才顺利获得贷款。“我的本意是想跟她买,但对方声称是谋生的饭碗,她是凭着出租头冠和项链给新娘佩戴,赚取收入。”后来她逝世了,生前曾告知女儿有关当铺的事,女儿没有继承妈妈的行业,便找上他询问是否还有购买的意愿,赖鸿权才顺利购得这个心头好。


这是赖鸿权极为珍爱的马来新娘头冠和项链,当初他出价1万令吉向原物主的女儿买下。
这是赖鸿权极为珍爱的马来新娘头冠和项链,当初他出价1万令吉向原物主的女儿买下。





“我最难忘的是一个马来人每天早上拿着纱笼来当铺,典当1令吉。接着,当天下午两三点就赎回去。每逢星期一至六,风雨不改。有一天我看到纱笼破了,便问父亲,‘这条纱笼还能当吗?’父亲听了马上说我一顿,并说这个老人家来的话一定要当给他,如果不当,会导致他整家人没有饭吃。”后来,他才得知这名老人家每天拿着1令吉向批发商购买香蕉,之后分成几梳,挑着担子走遍大街小巷销售。卖完之后再来赎回纱笼。“因此,有时不是为了钱,而是要顾及别人的感受和生计。”赖鸿权缓缓地说出这句话,也深刻体会经营当铺能看到很多人生百态。


俗语说,有当有赎为上等人,走进当铺的人皆是急需用钱的人,不过当铺也不想没收典当者的物品。他说,现今的当铺会在当票到期之前通知典当者,以前没有这个过程,是因为对方都会主动在逾期之前来当铺延长时限或赎回。“他们要赎回,一定会来,即使不要了,也会通知你。”

对于传统当铺的前景,赖鸿权只能苦笑地说,只要还能撑多少年就做多少年。“我们也不能随意结束营业,假设我不做,还得继续开门长达7个月,直到大家来赎回物品我才能结业。这些都已列明在法令里面。”


延伸阅读:

【当铺前世今生/02】当尽天下物?如今,唯有金银最保险

相关视频:


二叔公诉说老当铺故事

手头紧?找二叔公应急!



作者 : 林德成(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3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