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6-07 09:05:00  2488666

陈愐壮/副刊摄制队,太难了!

编采手记

我们拍片已近3年了。

“副刊摄制队”草创期固定班底只有我和芷桑。今年琬焮加入后,才组成目前3至4人的迷你拍摄团队(第四人是最近常“客串”帮拍的记者德成)。大家都是半途出家的,其他3个编辑也有各自的琐碎编务。关于拍片,3个编辑可说是一脚踢——录影、收音、打灯(如果需要)、访问(发掘文字报道以外的内容)、剪辑(包括打字幕、选配乐)、文案、标题图,然后还要上载YouTube、星洲网和各大脸书……这些年已累积了八十多条短片。

平日只要有适合的题材,就会出动“摄制队”……的其中一人(或两人),随同记者去采访时“顺便”拍片(摄影组的摄记则负责拍照)。没有事先准备好的脚本,没有设计好的对白,一切随机应变,却也是最真实直接的呈现。虽有很多状况,化解掉就好。

拍片期间,我总会不经意录下了摄记拍照时的闪光和喀嚓声,有时无可避免,因为受访者的动作都是一次性,不会重来,摄记必须紧抓时机,把好看的一面定格下来。只是苦了我在后制剪辑时,只能狠下心来剪剪剪才敢交货。这也是“副刊摄制队”与纯影片制作公司之不同处,也是苦处。

520世界蜜蜂日那天,我们又交出一个短片作品〈温绍平是演员,也是护蜂人!〉,一如既往,这也是配合记者写的文字报道,而去拍摄制作的短片。不过这个专访计划,起初并未考虑要拍片,毕竟副刊还是以文、图为主,影片为辅嘛。话虽如此,德成一访完温绍平,始终觉得缺了什么——缺了最重要的处理蜂巢画面(包括照片和影片,尤其后者),那么一定要拍片了。这时候,影片和文字就有更明显的互补作用。

蜂巢案例可遇不可求。安排的第一场拍摄,受访者摘出来的“蜂脾”呈白色,并未尽成熟,蜂量也不算多。由于室内光线不足,加上我功夫不到家,拍的东西很暗沉。还好,德成捕捉的画面理想,我才松口气。

第二场“乔”了近半个月,刚巧安排在MCO 3.0前一天,否则就彻底泡汤了。这次德成有事无法参与,只能由我单独去拍摄。没有记者陪同,我有点怯场,因为这是不曾发生的事,换句话说,这是副刊首次纯粹为了拍片(补拍)而出动“摄制队”(没有记者和摄记参与)。非常幸运,这次蜂巢大得多,蜂量也多得多,蜂脾更是金黄色的呢。随后跟着受访者到山上“放蜂”,山路有些陡,“攀爬”时还要小心呵护相机,生怕它砸坏。山上蜜蜂多,蚊子也多!如果你看到短片画面有些抖,那一定是我的手被蚊子叮痒了(接下来赶工剪辑的过程,苦不堪言啊,还好成品还蛮满意,当然还可以更好)。

曾有读者……不对,是观众,看了一些题材的副刊短片觉得不够喉,建议应拍成深度报道的纪录片。其实短片不够喉也对,反正文字报道才更详尽一些,难道我的目的达成了?不过,往后若真要拍成“深度报道的纪录片”,结合以上主客观因素,只想喊出一句:我太难了……



更多文章:

郭慧筠/善

李依芳/回想过去

关丽玲/让教育回归教育


作者 : 陈愐壮(副刊【读家】编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6-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