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00pm 30/12/2022

保险

谢敏洁

手术

病人

祝福

政府医院

诅咒

这不是诅咒,是祝福 / 谢敏洁(安邦)

作者:谢敏洁(安邦)

168个小时,此刻是他体内肱骨——也就是人类上肢最粗壮,连接肩关节与肩胛的骨头,在车祸中断开的累积时数。抱着肿胀淤黑的手臂在沙发挺直腰坐了7天,仍在排期,他没有埋怨,甚至淡定自若,连痛也不喊一声。

期间,除了到药剂行买弹力绷带给他固定骨折处、定时替换冰敷止痛,我尽可能沉默,心知只要一张嘴就止不了呼天抢地的咆哮。因为他的逻辑,我不解——既有,亦非付不起手术费,为何明知道多,医生少,却宁愿痴痴轮候,还偏不告知院方自己是公务员,而且是个医生。这一连串自虐的决定使我头脑发热,血压飙高,因焦虑而鼓起腮帮子憋气的模样像极了河豚。

ADVERTISEMENT

群蚊乱舞、壁虎低鸣的那几个长夜,按闹钟提示每3小时起床一次,通过百叶窗遥望他在沙发直挺坐着,手执遥控器在动物星球、NBA篮球赛和港综《超级无敌奖门人》之间来回打发时间,客厅亮着微光,弥漫平静氛围这画面看起来不真实,甚至魔幻。

一记闷锤敲在心口

术前,骨外科递来报告和照影,他于同意书婆娑签字后,竟还有心思给我递杯水,拍拍椅子请我坐下,待解码的弦外之音悄然而至:

“我是衡量过得失之后才这么做的。还记得医学院毕业前宣读希波克拉底誓词,教授看我们念得不痛不痒,于是希望我们在走上志业前,有幸生场不大不小的病,受点不致命且能痊愈的伤。”

别看他这话说得虚弱而缓慢,当中每字每句都像一记闷锤敲在心口,震得我头皮发麻、双眼瞪大。他浅笑着示意我冷静、冷静、再冷静,才继续说:“教授这样不是,是。当我跟着长龙排在候诊室外,忍痛接受手术最快得排到9天后的现实,并且以病人身分在时间长河里感受等待被救治的心情——这所见所闻,有助我体会伤痛、明白病家所需,对日后执行职务有大益处。”

万事万念似乎在顷刻得到相应于心的理解,惟康复需时,那亦是另番风景了。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