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5:10pm 17/11/2023

情绪

医生

沟通

赌博

心理辅导

爱自己

包容

聆听

压抑

嘉虹

致:怕给人添麻烦的你/嘉虹(吉打)

作者:嘉虹(吉打)

问她:“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或者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这样的句子是我身为医生的习惯,尽量给病人一点点空间,试图在繁忙的看诊时间里为病人解除一些迷思或者小疑惑。

ADVERTISEMENT

她看起来是个害羞、内向的女士,态度谦卑地坐在我跟前,估计她应该不会有问题想要问我。

不料我正想阖上她的病历,她欲言又止地说:“医生……医生……嗯,我感觉我天天都好难过,我每天都哭,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或者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她流着眼泪,我给她递上纸巾,放下握着的笔,病历暂时没能阖上,我问:“除了这些呢,你还觉得自己哪里不好?”

她边擦拭眼泪,边说:“还有,最近我感觉自己的脾气很坏,老是骂人,总向我先生发脾气,睡不好,胸口闷着,不太舒服。”

我点点头,问她:“那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她泪眼汪汪,抬起刚刚低下的头说:“可能……可能我心里有太多的事情了。”

我再一次点点头,说:“噢,如果你愿意说,我愿意。”

她握着湿了一半的纸巾,跟我说:“我一直很生气我的先生,他很爱赌,在我的宗教里,是错的。为了赌博,他常常不回家,我觉得他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我身体不舒服,他也没好好地关心我。虽然我们家穷,只是在城里租个房间住,我都不曾埋怨,我只是希望他可以做个好丈夫啊,至少不要一直赌博。”

她擦掉挂在脸颊的眼泪,“我两个孩子在外地工作,我也担心他们在外面过得不好。”

我微微前倾,向她靠去,轻轻拍打她的肩膀,说:“那你有朋友吗?或者兄弟姐妹可以好好地跟他们说说你生活的难处?虽然倾述不会改变事实,但是至少可以为你的找到出口。”

她摇摇头说:“我有兄弟姐妹,也有朋友。但是我希望大家看见的我是个开心的人,我也怕我会给别人添麻烦,我更害怕我的孩子会替我担心,所以不曾跟任何人诉说我的难处,更不敢麻烦人家听我说我的这些小事。医生,你知道的,每个人都很忙。”

我还是点点头,说 :“嗯。”

继续与她浅聊几句之后,我把她转介给了师,给她开点抗抑郁的药物,安排她做一系列的检查,也安排了复诊日期,希望接下来可以看见她的笑脸。

如果我当天不是医生,我想我会对她说,其实给别人一点麻烦是没关系的。关心与在乎你的人一定会很乐意倾听你说的一切。

也许你也可以找个时间,好好地和丈夫,告诉他你爱他,但是你不喜欢他赌博。你也可以要求孩子们多点和你联络,让你知道他们的近况,那么你就不需要那么担心他们。你也可以告诉孩子们你的心事,孩子一定很乐意倾听,也许还会与你一起面对问题。

別忘了好好

真的,许多事情真的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没有人要求你永远快乐,为什么不允许自己在人们面前难过?难过只是一种情绪,难过并没有罪。这个世界上,谁没有情绪不好的时候呢?

我相信你是爱你的朋友和家人的,所以你才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但你好像忘了好好爱你自己了。一份完整的爱,是从爱你自己开始,才会自我完善,也才有力气去爱与你在乎的家人与朋友。给自己一点时间伤心,并没有错,也不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为什么要自己呢?你并没有义务要让大家只看到开心的你呀。你绝对可以安心地难过。

术业有专攻,我与她浅聊几句之后,就让她到辅导师那里预约日期,期待她可以在辅导师那里寻得爱自己的方式。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