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星云

|
发布: 7:00pm 02/12/2023

​九皇爷诞

九皇爷

下雨

农历新年

文化遗产

吃斋

南天宫

朱慧榆

拜九皇爷诞回忆录/朱慧榆(加影)

作者:朱慧榆(加影)

自我记事起,我外公和外婆就特别信奉,是九皇爷虔诚的信徒。许是因为与外公的经历有关,听说九皇爷曾保住他的性命,所以每年的九月初一至初九的九皇爷诞,外公都会和九皇爷“约定”

他最喜欢带我去的九皇爷庙是安邦的。南天宫的停车位并不难找,寺庙外面就有一大块供人泊车的空地。大门内,有一位身材矮小,头顶渔夫帽的执哨伯伯向我们索取停车费用。渔夫伯伯指向旁边的告示牌:停车费——8令吉。外公只好掏出钱给他,把车停泊在大门不远处。

ADVERTISEMENT

南天宫,烟环袅袅,红色建筑物高耸宏伟,大殿周围插着许多写着“九皇大帝”的黄旗,我们沿着人流往庙里面走,越往里,九皇爷的信徒众多。这时我发现,人人手上都拿着点燃的香、金纸、蜡烛等易燃物品,走来走去却好似没有明确的供奉目标。我想着:“我们也买香来拜拜吧!拜好了赶紧回去。”本想买香,但不知道打哪儿去买,四面八方的人如潮水扑面而来,一波又一波,不曾有歇息的时候,让我们失去了方向。好不容易随着外公买到了香金纸等——10令吉,我们一行人赶紧来到了寺庙前点燃4支白色蜡烛,正式开启我们的烧香之旅。

庙外安坐好几座大香炉。第一步,我记得,一个香炉插3炷香。等插好了这里的香炉,马上要到下一个香炉继续上香。插香之余,要把手上的香顾好,说是要举过头顶,否则容易误伤别人。我个子小,动作慢,边皱着眉头赶着插香,忍受着烟熏之苦,边喊着外公让他放慢踪影,以防止他忘记哪个香炉已经上香了或还没有。在这期间,我的右手不知被香灰“滴”了多少次,虽然不会很疼,但也烫得我直哆嗦。

插香之余,我看见有好几位年轻男女穿着白色素服,戴白头巾,于殿外炉前齐齐下跪。这群白衣人身后站着一位掌事人,主掌诞辰法事。他身着深蓝色底服,外搭配红绿八卦马褂,手里拿着不知是什么的祭祀物品,嘴里念念有词,场面声势浩大。白衣信徒们手捧细沉木香,左旁吹响唢呐,右旁敲响铜锣,耳旁噪音不断响起,但他们还是眼神坚定,完成祭拜流程。众人同心共办,只为贡献诚心来祭神祈福。

插香之后,来到了简单的最后一步:烧金纸。坐落在庙左旁的巨型火炉,热气烘烘,众善男信女只管把金纸统统丢进去,也没管烧没烧到。我往火炉里面望了一眼,只见纸灰如同逃窜的飞蛾,被红火烤得焦黑,在大风火炭的加持下,它们只能奋力闪躲于火炉的各个角落,直至沉寂。

顶着暴晒的烘气走了一段路,现在的我们只想找到地方坐下、喝饮料,填饱肚子。我们来到一间斋饭档口,取餐区人潮不多,却很拥挤。我看见人群都挤在自助取餐区,顿时食欲全无,便走到柜台拿了杯冰镇金桔饮料——4令吉。

我望向远处的冰糖葫芦档口发着呆。外婆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不吃吗?”我向外婆望去,她手里拿着一盘经济炒米粉,上面淋上稀咖哩汁,还有几块土豆静静的躺着。我随口问道:“这多少钱?”

“这样就16令吉了。”

“哇……”

后来听他们说,斋饭价格贵了,但味道也不怎么样,还不如往年。

每逢九皇爷诞就会

夜晚的市集,小雨滴滴,凉风习习,个个的摊灯亮起,无比热闹喧哗。我逛着逛着,来到了街道的尾端,那是写着“糖炒栗子”的一个摊位,看着大叔们用双手握着巨铲,站在一口黑色大锅面前,规律地翻炒栗子和石头块,原本个个浅棕色的栗子,炒着炒着,就变成了焦褐色,还真分不清栗子和石头块了。随着大口锅的浓烟缓缓升起,浓郁的炭烧味、栗子甜香、和暖蒸气扑鼻而来,溢满着我的鼻腔,游顺入我的体内。

我开口道:“叔叔,这怎么卖?”

他看了我一眼,打包装着栗子说:“500克22,一公斤40。”

“没有小份一点吗?”我无奈,一个人实在吃不了那么多。

叔叔还是看着他的栗子:“没有得卖小份的。”

传统美食诱惑当前,我最后还是买了500克的糖炒栗子。虽然一个人吃不完,但是放冰箱隔夜回温还是可以吃的。“谢谢靓女!”我回头,礼貌的对叔叔笑了笑。

手里捧着一袋温热的糖炒栗子,我拿出湿纸巾,边走街边拿出栗子剥壳,把第一口诱人的栗子送入口中。嗯,软糯香甜。

但它的甜,并不是板栗的自然清甜,而是白糖的糖精味,而他所使用的板栗,也和其他档口使用的栗子不无差别,都是些便宜又普通的板栗。但他却可以将白糖的甜,和板栗的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份手艺,是别人做不到的,自当难能可贵,独一无二。

传闻每年的九皇爷诞一定会有雨神来降雨,为清场地迎接九皇爷。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摊位棚外,暗黑色的天空淅淅沥沥,雨一滴一滴落,马路的坑坑洼洼积了水,大水坑规律地泛起小涟漪,雨虽然不大,但还是会下,事实就是如此。

回想起中午时段的“拜九皇爷”时光,这样辛苦的祭拜流程真是不想再经历了,我心底暗暗地说:“明年还是不来拜了吧!”思索掂量了几步,“唉!我去年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潮不减反增。原来不是只有像跨年这样的日子,才会人出现“人挤人”的场景。九皇爷诞,是马来西亚华人除了,不论男女老少,都愿意掏出一颗虔诚的心去信奉神明的特殊日子。他们愿意放下暂时的口腹之欲来持斋茹素、忍受着大热天的暴晒来点上一炷螺旋香、愿意支持价格昂贵却已经少见的食物和手工。愿每年的九皇爷诞,也不只是九皇爷诞,像这样传统的日子,人们能够引潮流入传统,老少齐聚,一起守护着这一份文化和回忆,将它发扬光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