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影音

|

试听间

|
发布: 7:45am 04/12/2023

阿牛

城市蓝天

林佚

山脚下男孩

木吉他

阿牛

城市蓝天

林佚

山脚下男孩

木吉他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

作者:林佚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从去年开始写专栏至今,内心一直有这样的感觉:仿佛重燃起当电台广播员的梦想,想像自己关起门,调暗灯光亮度,对着麦克风讲话,对着几千个、几万个面目模糊的听众,在空中放歌,与听众温习我心中的旷世杰作,分享幕后牵连到的历史脉络知其所以然,也包括社会背景的波澜起伏。

倘若选广播节目的片头音乐:《非一般潮州专辑》第三首歌〈阿爸阿妈勿惦逼我娶〉是我的首选,抽去主唱与其他乐器的伴奏声轨,保留蓝调吉他前奏。每次播放这段音乐,哪怕已经听过无数次,仍会精神抖擞。这段短短的音乐,不光是引渡听众从平常生活进入广播时空的魔法之歌,也让我们第一次意识到,蓝调乐融入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的潮州歌,完全不会有违和感。既然谈到了山脚下男孩,我还想分享另一首歌,就是1999年《新调调》专辑里的〈爱情十八式〉,要是用耳机仔细听,你会听得出来用了琵琶的轮指奏法,为流行歌增添了些许东方色彩。

ADVERTISEMENT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

木吉他,往往给人的印象,是骑马、牛仔装、弹吉他、西部乡村歌曲或是民谣小清新,甚至会联想到在课室里,拿着木吉他,刷着和弦,自弹自唱的文艺青年。从40年代开始,美国进入反叛与对抗的氛围:种族对立、工运高涨、民权呼声等等问题,兼以一战、二战、越战的消耗,人民在苦中作乐的心情下,以吉他唱着〈We Shall Overcome〉,顿时喷发出一股力量,抗议、反讽的歌曲蜂拥而出。尔后,西风东渐,“吉他风”吹进台湾,当时台湾接受美援,从1949年大撤退、白色恐怖的伤痕中稳定下来,在美国流行文化的熏陶下,于1970年代崛起的校园民歌,均以木吉他为标志与图腾,立刻席卷了年轻人。其中还有几个关键原因:第一,相较于钢琴,吉他便宜、携带方便;第二,学习吉他门槛低,不必去拜师学艺,只要有歌本,自己也可以在家练习。这也是让原创音乐从专业词曲作者,专有的唱片工业,从这个圈子解放出来,进入素人世界,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

木吉他创作歌手

受到台湾校园民歌的影响,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也兴起“本地创作”风潮,激荡工作坊成立,大专院校音乐创作坊如雨后春笋,海螺新韵奖开跑,新的音乐风貌随之诞生,大量本地新人崛起,以木吉他为标志的创作歌手,从早期的周金亮、张盛德,到后来的陈庆祥()、戴佩妮、山脚下男孩、品冠、黄淑惠、李志清、林宇中、伍家辉与温胜和等人。早在六七十年代,本地音乐的编曲风格,通常以鼓、电吉他和贝斯作为底盘,再加上铜管乐(比如喇叭、伸缩号),比方李逸的〈唱首情歌给谁听》〉,里头就有繁花似锦的铜管乐。尔后,年轻人听的是西方民谣与摇滚乐、台湾民歌、香港流行乐,为了迎合听众的口味,编曲人增加了木吉他和弦乐的分量。随着西式与各国音乐的输入,本地创作的内在意涵与外在形式愈来愈丰富,在技术层面上亦愈来愈复杂,比如Anna庄启馨〈Orange〉,一开场就有非常厉害的木吉他,像这样的大刷弦,略带摇滚味,跟我们之前听到的,那种指弹的小清新式的木吉他,非常不一样。2020年,Anna将这首歌重新改编,编曲瘦到只剩一把木吉他、电吉他和贝斯,3种乐器不抢戏,反而相互照应,整首歌的空间更宽绰。创作人示范了乐器可以怎么去思考,让它展现出不同于平常,只是单纯地服务歌曲的工具,而是跳出来站在舞台上,变成众多精彩演员其中一部分。

林佚/如果有一把木吉他,你该怎么玩?

传唱度高的歌,一定需要厉害的演奏,需要殿堂级的乐手吗?倒也未必。在文章的最后,我要给读者分享的这首歌,是完全不一样的。阿牛在1999年发行首张专辑《》,当时公司一致选择将歌词浅白、旋律简单,没有用到任何复杂技巧的〈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定位主打歌,令阿牛百思不得其解,还因此与老板起争执。这首歌,弹出来的声音,每一颗音符都非常符合“阿牛”的本土形象,感觉憨憨的。我猜,当时阿牛应该是用一把比较便宜的吉他弹,声音听起来有点毛扎扎的。后来,这首歌爆红,被任贤齐翻唱,唱片销量极佳,“阿牛”这个名字在两岸三地都有很高的知名度。

尽管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本地音乐,几乎所有元素都从别的国家传来的,但始终得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里,自己又是什么?这当然需要费一点时间,但只要浸润得够久,想得够深,谁说我们不能够让一把木吉他,唱出自己的歌,把自己带到世界的舞台呢?

更多文章:

Tom Phan/大型演唱会指南
林佚/屠妖节,可以听哪些歌?
林佚/藏在马六甲老街的唱片行 
Tom Phan/世界上听歌的人有两种 
林佚/娱乐税,娱乐谁? 
林佚/从“学广东话”到“唱广东歌” 唱出一首代表我 
Tom Phan/从25到0:本地音乐演出的复苏? 
林佚/为生命做一场美的功课──车志立《有生之年在乎的是》
林佚/时下年轻人,活在一个怎样的年代?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