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

|

专栏

|

文化空间

|

古晋笔记

|
发布: 7:00am 04/12/2023

砂拉越

古晋笔记

蔡羽

古晋

眼镜蛇

大学岭

College Hill

Rev. F. McDougall

Harriette McDougall

砂拉越生活素描

Sketches of Our Life at Sarawak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作者:蔡羽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今日的大学岭已经位在闹市中心。(图:蔡羽)

有一个消失的老地名“”(),老古晋大概不陌生,年轻一辈可能就闻所未闻了。

1848年,在白人拉者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的邀请下,英国圣公会的麦陀尔()夫妇及怀特牧师(Rev. W. Wright)等抵达古晋,展开宣教工作。拉者拨出华人店屋后方的一个山坡地段共40英亩,作为圣公会的宣教园区。这个山坡,就是大学岭。

ADVERTISEMENT

初来乍到的麦陀尔一行人,第一年暂时居住在河边的木屋(今旧法庭地段)内,直至1849年主教屋完工后,他们才搬迁到山上去。其时,圣多玛教堂还在如火如荼建设中,因此宣教工作就首先从主教屋展开。这里同时也是麦陀尔的诊所,他是一位外科医生。

今日大学岭,除了最初的主教屋、教堂和学校,在百多年的岁月里增添了许多不同时期的建筑。若要回顾大学岭初建年代的风光景色,麦陀尔夫人海莉特()的自传《生活素描》()有非常生动有趣的记录。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圣多玛大教堂。(图:蔡羽)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主教屋。(图:蔡羽)

精彩描述与的作战

海莉特的文字,捕捉了大学岭的原始面貌,山丘上有各种有趣的草木。比如那边有许多大红色或黄色的木槿花,人们称之为“鞋花”,用它代替鞋油来擦鞋子。那里也有许多攀爬植物,比如种类繁多的茉莉花、红色牵牛花、蓝色铁线莲和西番莲等。

建筑工程是从山顶开始的,整片森林被夷平。在清芭的过程中,惊扰了山上的蛇窝,迫使后来蛮长的一段时日,麦陀尔夫妇和工人必须经常与蛇作战,这个部分海莉特大篇幅又精彩的描述。当时最频繁出没的是眼镜蛇,根据当地人的说法,眼镜蛇窝位在山下的一个洞穴。

根据海莉特的记录,(主教屋的)印刷室在装修期间,就出现过一条威猛的、膨胀着脖子站起来的眼镜蛇,工人用木棍攻击它,结果木棍竟应声而断,眼见工人即将成为眼镜蛇的猎物,闻声而来的麦陀尔用手上那根结实的拐杖跟眼镜蛇展开搏斗,花了很长时间才将它击毙。海莉特指出,这条眼镜蛇有10呎长,她称它为亚当。一年后,另一条8呎长的眼镜蛇在门廊下被击毙,海莉特认为那是夏娃。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海莉特。(图:维基百科)
《圣保罗与毒蛇》结束了眼镜蛇的生命

另一个幽默的斗蛇故事是,有一天晚上麦陀尔拜读了弗‧罗伯逊牧师(Rev. F. Robertson)的《圣保罗与毒蛇》一书,感到有些昏昏欲睡。他一手拿书,一手持蜡烛,刚把蜡烛放下就看见一条眼镜蛇盘踞在他即将坐下的椅子上,麦陀尔随即用手上的书猛烈攻击那条蛇,最终成功击毙它。海莉特幽默写道:《圣保罗与毒蛇》结束了眼镜蛇的生命。

且说拉者拨出大学岭的地段时,它原本和店屋街区有段距离,然而随着华人人口迅速增加,城镇面积也迅速扩展到大学岭山脚下,有部分教会的土地还被一批铁匠占用。在开垦土地之初,麦陀尔等人种植了一些植物如肉豆蔻和香料树,在山下则种植椰树。同时,他们也养了一些母牛,以改善土地贫瘠的问题,同时提供一些牛奶。至于山下的椰树,经常遭野猪破坏,使得众人又必须与野猪斗法。

蔡羽/葱葱郁郁大学岭
早期的圣多玛教堂。(图:Changing Land Scape of Kuching by Ho Ah Chon)
大学岭地名之掌故

在建筑工程方面,他们聘用了德国工匠斯塔尔(Stahl),他非常聪明,很快就学会了马来话,并指挥一批马来工人整理山坡并挖了地基;在木工的部分,则雇用了中国木匠,海莉特指他们也可以说马来话。她和其中一位木匠成为好朋友,对于这位木匠每餐吃米饭配多碗菜肉和酱油的吃法印象深刻。他也教海莉特怎么喝烈酒,而他每天都喝茶,烟不离手。

麦陀尔等人从英国带来了一大箱木工工具,包括制作教堂拱门和各种雕饰的模具刨床。主教屋和教堂的设计图纸由麦陀尔亲自制作,海莉特则负责绘制门窗、走廊栏杆和门廊的图案。

海莉特是非常有爱心的女士,在抵步古晋不久后就收留了几位被父母遗弃的流浪孩童,并悉心照顾他们,教导他们认字读书。这也奠定了日后大学岭上圣多玛学校的出现,那是砂拉越最早的现代学校,随后园区还创办了另一所圣玛丽女校。

当大学岭上的建筑工程如火如荼进行中,海莉特等人每天傍晚会上山看看工程的进度,孩子都跟在她身边。当他们坐在木料上时,海莉特经常在白色的沙地上写字,帮助孩子从中学习。可以想像,众人在山丘上边聊边学,同时看着金黄色的砂拉越河,流向远方那座马当山,不久后夕阳就从山的另一边缓缓落下。1867年,麦陀尔夫妇结束在砂拉越的服务,返回英国养老,两人都在1886年蒙主宠召。

海莉特的《砂拉越生活素描》是在1882年出版的,书中已经提及大学岭(College Hill),可见这个地名很早就出现在悠悠之口。至于此地名又是出自什么掌故?有一说是圣公会办的圣多玛学校所开办的课程,早年在古晋属最高学历,故普罗大众视之如同“大学”。

延伸阅读:
蔡羽/南中国海上的燕窝贸易
蔡羽/古晋中央广场的立国大典
蔡羽/金珠盛永文宫的神迹故事
蔡羽/砂拉越也有港主制度
蔡羽/古晋机械业的老行尊——夏锡枢
蔡羽/古晋海港局与丹那布迪港口
蔡羽/古晋机场的起降岁月
蔡羽/王长水的巴都吉央农庄
蔡羽/居高临下的王家故居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