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3/07/2022
点石成金——悼念丘思东先生/蔡慧沁(金宝)
作者:蔡慧沁(金宝)

12年前,我初来,首次与丹斯里会晤,是在他的前中华隆锡米店对面的茶室。当时丘老年近80高寿,却精神矍铄,跟我和丈夫畅谈其数十年来的采矿经历,以及他对未来的展望。我们不过是众多大学新移民的一员,丘老却愿意花一顿早茶的时间,招呼我们,让我们对的印象,增添一份亲切感。

拉曼学院霹雳州分院和总校在设立,皆由丘老一手促成,两所国际性的高等学府为创造大量的商机,甚至改变了的人口结构、经济市场、社会文化等。这是我们当时眼中的。至于曾经从辉煌期,走向锡价崩盘,之后如何再从谷底爬上现在的高峰,这百余年间的高低起伏,对我们而言,是陌生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很小,小到可以随处巧遇丘老。一次,我们在东海酒家相遇,我趁机向他请教几张采矿老照片的历史。区区几张照片,他却能巨细靡遗地,将砂泵采矿的操作流程,举隅说明,并且一眼就能辨识老照片的来源。跟随丘老的解说,我仿佛在场转了一圈,对采矿过程有了初步的认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向丘老致谢后,他与伙伴便离席,当我和丈夫要去结账,才发现丘老已经替我们买单了。好几次的饭局,只要丘老在场,我们肯定是吃免费餐。

接下来几年,不断冒出新建筑。博物馆开始述说大马史的故事、西湖国际学校招收首批学生、西湖公寓成为的一道天际线、医院打下第一根桩……这是我们没预料的另一轮革新,在丘老的精心谋划下,的潜能,一而再,再而三被激发。

2016年,我参加星洲日报〈星云〉举办的 “2016梦想计划” ,其中一项是挖掘故事。当时有幸邀请副刊记者黄佩玲莅临做深度报道,促成了〈锡说〉在 《快乐星期天》6大版的专题报导( 2016年6月5日)。丘老也是受访者,他的长子丘宏礼、次子丘宏义和幼女丘慧雯也陪同出席,地点位于大酒店西餐厅,那是他的例常 “会客室” 。

他在受访时曾这么说:“这八十多年来,除了短暂在金马仑及中国居住,我的一生都在,从没搬离此处,四代皆以此为家;可说是长于斯、教育于斯、生活于斯,将来也会死于斯、葬于斯。对我而言,是养育我一生的乡土,不管是事业、政治还是生活,都给了我很多的机会,这种情感,可说是生连心、心连身。人生苦短,能够为乡土做些事,是福气。”

前星洲日报副刊记者黄佩玲(左起)、丹斯里丘思东、笔者蔡慧沁,在金宝大酒店留影。(摄于2016年5月16日)
最后一年听丘老说故事

我与丘老有比较频密的接触,是从去年才开始的。当时我在经营“小城故事”网站,为了厘清一些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必须请教丘老。但疫情下无法面访,我唯有致电给他。丘老接获我的来电,非常雀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几次隔着电话,我仍感受到他热络分享的真诚。谈毕,他总不忘说上一句:“你有什么不明白,随时再问我。”

每次我一发布新文章,都会透过WhatsApp发讯息知会他。通常他很快就会回讯,有时是鼓励和肯定的话语,有时则很谦和地指出我文中资料有误之处。有一次,我发现他的WhatsApp状态一直处在“打字中”长达半小时之久,原来他为了向我解释清楚铁船的运作,打了数百字回复我的询问。有时我读着他的回讯,几乎忘了他已年届90,没想到他还追得上新科技的脚步,据悉他也是家里第一个使用智能手表的人!

今年4月,我国疫情迈入地方流行病阶段,国境开放,适逢泰籍华裔教授黄玉兰博士前来访问丘老,我有幸受邀出席。丘老一如既往,身穿长袖衬衫,在大酒店中餐厅请大家吃早餐叙谈。他胃口极佳,吃了两片吐司夹鸡蛋。我给他送上一盒茶叶,答谢他在这期间给我的支持和指点,他笑说:“我现在啊,就是每天等人家发讯息跟我聊天,哈哈!”

重新堆砌出全新的“

那天再听丘老畅谈采矿史,像是温故知新。他以流利的英语跟泰籍教授说,是“God’s gift”(即“上帝恩赐”),采矿固然是挖掘人类所需资源,然而开采完,矿湖或矿地可经由修复,开辟为养殖或农业用地,或建造房屋、学校、医院等。丘老娓娓说来的,其实就是他的亲身经历。

他站在场的起点,赚到人生。当业走到终点,他同样又站在场上,不过这次是被人遗弃的旧矿地、废矿湖,他没有放弃,反而“点石成金”,重新出发,用“沙石”慢慢堆砌出全新的“”。如今正是的起点,医院的中医楼刚落成开幕,西医楼仍在如火如荼筹募兴建中。这次我从丘老的故事,重新经历一遍由盛而衰,转败为胜的漫长过程,更从中感受到丘老对有说不尽的情深意重,以及他对人生有大无畏的奉献精神。

殊不知访谈后不到一个月,无常在毫无预警之下,叩门而至。丘老不幸来到了人生的终点。的未来,此时必须由新一代来接棒,继续开展出更康庄的旅程。丘老生前曾以于右任写给蒋经国的名言,概括他一生在的作为:“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当求万古名。”

之父” ,这个称号,对丘老而言,是实至名归的荣耀。

注:丹斯里因肺炎导致多个器官衰竭,于2022年5月22日与世长辞,享年91岁。

金宝
拉曼大学
转型
锡矿
丘思东
第一桶金
蔡慧沁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