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07/01/2021
【关心精神病患/03】患上忧郁症,是“真病了”……
作者: 张露华(副刊记者)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冰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病患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精神疾病与肉体疾病都是一样的,只是出现的病状不一样,承受的痛苦是内在,如果我们不歧视人的肉体疾病,怎么可以去歧视精神疾病?

忧郁症,是精神病中常见的一种。患上忧郁症的人,情绪低落是典型症状,他们会感到抑郁、悲伤、绝望、失去信心、精神沮丧、焦虑、厌世感等,每天都有自杀念头,这也是最危险的症状。

在外人看来,忧郁症患者的表征可能不太明显,或许会让人感觉这个人很消极,没有精神,只有身边的人才知道“他真是病了”,在他的世界里,生命一切都是无趣的,每天清醒之后只有一个念头:自杀。

ADVERTISEMENT

在医学定义里,精神病种类繁多,程度不一,除了先天遗传因素之外,不少患者都是后天的环境及精神压力大导致,包括矛盾、危机、紧张及创伤都可能导致心理疾病,而忧郁症就是常见的精神病之一。

易美莲,曾经是一名忧郁症患者,但在忧郁症之前,癌症先找上她。对注重身体健康的她而言,乳癌是不应该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当医生告诉她患癌之后,她感到非常生气,抑郁、悲伤的情绪油然而生。

她坦言,在癌症及忧郁症同时缠上她的那一年里,她觉得活着是无趣的,脑海里充斥严重厌世感,每天早上睡醒只有一个念头:自杀。

“这种感觉是无由来的,每天都会出现,我每天都跟姐姐说,我想死。但终归还是一个念头,我还是会感到害怕,所以没有行动。”

易美莲原是一名华小老师,工作压力,加上改制后教师需要学习很多电脑教学的工作,令她觉得适应不了,于是决定提早退休,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做想做的事。

她规划的退休生活,除了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想当一名义工,继续贡献社会。

ADVERTISEMENT

“以前教书很忙,没有什么空余时间,所以就想提早退休,趁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去帮助人。”

然而骤然而降的噩讯,犹如一颗炸弹把她炸得粉身碎骨:在她50岁提早退休的那一年,医生告诉她患了第二期乳癌,建议她做乳房全切除手术,以防癌细胞转移。

当下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说法,因为几个月前她才做了健康检查,一切没有问题,现在却告诉她患癌,对她而言是一个很大打击。

“在医生建议下,我接受了手术治疗及相应治疗,但同一时间我也患上了忧郁症!”

易美莲(右)很感谢姐姐在她患病期间,不离不弃的在身边照顾,让她完成癌症治疗,走出忧郁症。
易美莲(右)很感谢姐姐在她患病期间,不离不弃的在身边照顾,让她完成癌症治疗,走出忧郁症。

ADVERTISEMENT

郁结成病,得了忧郁症

在治病的那一年间,孩子因为在别州念书,都是同住的姐姐在照顾易美莲,陪她去医院治疗,在家里照顾她的饮食。但因为忧郁症,令她食不下咽,每天都跟姐姐说想自杀,令姐姐惶恐不安,于是趁着陪她去治疗时向医生说明了她的状况,继而安排她接受精神科治疗。

如今易美莲已经痊愈了,但问她为何会得到忧郁症时,她哽咽了一下说:“我接受不了自己得癌症。我自认是一个注重健康的人,吃得健康,也有运动。而且在3个月前,我才做了乳房X光检查,检查结果只是说有水瘤,没有大问题。

“可是,3个月后医生诊断却转为恶性肿瘤,我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当时我的孩子也有鼓励说:‘妈妈,你是幸运的,乳癌是可以治好的癌症,不要放弃’,但我内心就是觉得很生气又担心,结果郁结成病,得了忧郁症。”

她透露,在患忧郁症的那一年里,她每天都有自杀的念头出现,但又害怕不敢去做,所以每天都陷入这种拉锯战中,非常痛苦。

ADVERTISEMENT

“后来我的主治医生介绍我去看心理医生,每天吃药,整个人昏昏沉沉,一直想睡,就不会去想自杀。一方面也接受心理辅导,慢慢的学会处理自己的情绪,逐渐好起来。”

走出忧郁症,战胜癌症的易美莲,如今真正在享受她的退休生活,好好地对待自己,也达成了她的义工目标,为乳癌患者编织针织义乳。

她表示,在完成癌症疗程之后,她在医生建议下穿戴硅胶义乳(Silicone breast),但觉得很不习惯,经常跟姐姐投诉,后来无意中在社交媒体看到有个非营利组织免费为乳癌患者提供针织义乳,于是她就马上联络该组织,拿到一对针织义乳。

穿戴了针织义乳之后,易美莲觉得很舒服,心情也随之变得平和。

“之后我们也认识了针织义乳发起人张佩雯,大家都是病友,所以关系变得更密切了,姐姐更加入成为义工,帮忙缝制义乳。开始时我不想做的,觉得针法很难,之后看到她们忙不过来,也加入她们,成为真正的义工。”

经过这一次的历练,易美莲觉得,一个人在生病的时候,家人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癌症或精神病,必须有家人支持力量才能走下去。

ADVERTISEMENT

“现在回过头去看,生病虽然是不幸,但也不一定是惩罚,它让我们醒觉,应该如何好好的过生活。”

延伸阅读:

【关心精神病患/01】精神病只是一种生理疾病  社会该如何给予支援?

【关心精神病患/02】聆听精神病患照护者的心声

ADVERTISEMENT

相关稿件:

【疗愈系那些事儿/01】你有压力,我有压力──疗愈系因需求而生

【老去的老港/02】没水没电难不倒老港人  依然活得悠然自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