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7 10:30:00  2405319

【关心精神病患/02】聆听精神病患照护者的心声

焦点


精神病患常被外人用有色眼光看待,但病发中的他们对外界看法也无力回应,倒是身边的照顾者更煎熬,照顾病人之余,自己也要有无比的勇气与耐心,陪伴患者一起打这场不知会何时结束的硬仗。

小林(化名),一名勇敢、坚毅的精神病患家属,从弟弟病发,一路陪伴弟弟到康复,这过程虽然不长,但在过程中他扮演好一个陪伴者、照顾者和家人的角色,帮助弟弟跨过这个难关,积极地面对自己的病。

虽然过程中他也曾感到沮丧,但他对自己说必须坚守“他一定会康复”的希望,才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以下是他陪伴患上精神衰弱症弟弟的历程与心声。

●报道:本刊 张露华

【照护者篇】

●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弟弟生病了?


我本来也没有发现弟弟生病。他是在外州工作的,今年初回去工作后,白天很有精神在做工,发很多正能量讯息给我。可是下午却变得很抑郁,传很多负面情绪的讯息或语音给我,跟平常的他很不一样,我就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两天,弟弟同事说他很不对劲,晚上时分一时高兴,一时伤心,上一秒在笑,下一秒却在哭,我就拜托同事把他带回家。

之前我跟他通电话时,我问他东西,他回答虽然很正常,但我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好像他是在晚上打电话给我,但却觉得是在下午,他已经分不清楚时间,我就知道他是生病了。

●从病发到现在多久了?几时开始接受治疗?


弟弟是在2020年2月发病的,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编按:至记者采访时间)。回家后,我就安排他到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进入康复期,已经重新回去工作了。

他是去年3月初,也就是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实施前的那个星期开始接受治疗。刚回来时,我带他见过两位医生,第一个医生之后说他需要长期治疗,还没有住院。

可是回家之后,我发现他有自杀倾向,就连夜把他送到马大医药中心的精神科住院接受治疗。住院一个星期之后,逐渐有康复迹象,才把他接回家休养。

●每个精神病患的状况都不一样,弟弟病发时有什么症状?


当同事把他带回家后,开始那几天我让他在家休息,观察他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带他见医生。然后就发现他浮现很多个性,有时分不清时间,一时急躁,一时抑郁,一时高兴,有时又充满正能量,有时却疑神疑鬼,甚至有自杀倾向,这些病症都一一显示在他行为中。

●接受治疗后,医生有分析给你们知道弟弟患病的原因吗?


其实接受治疗后,弟弟有对我们坦白,也许在农历新年期间,跟朋友喝酒时吃到毒品,类似摇头丸之类。当时他失踪了约两天,打电话,短讯给他也没有回复,我们也有些担心。之后他回家后说在朋友家住,电话没有充电所以联络不上,我们也没有多想。

在他住院期间,很多医生来研究他的病例,包括担心他是否吸食过量药物或毒品所导致。但是过后医生也有分析给我们知道,精神病不一定是毒品影响,大部分是积压的压力无处宣泄,可能是工作压力或遇到困难解不开,所以才久积成病。

●之前你也因为爸爸和妈妈患病需要一直照顾他们,这次弟弟患上精神病,在照顾上有什么不同吗?


在弟弟有自杀倾向那一刻,我们就知道无法把他单独留在家里,毕竟大家都要工作,没有时间照顾他,唯有送院治疗。

在弟弟住院两个星期里,我每天都会驾车去马大探望他,了解他的病情有没有进步,精神有没有好转,每天都很担心。虽然车程来回三四个小时,但我还是坚持每天去探望。

之前爸爸妈妈虽然也是经常到医院复诊,需要载上载下,但他们还有自理能力,所以也还好。但精神病患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可能会在你意想不到或不察觉下结束生命,所以在照顾弟弟的时候,会比较有耐心,时时刻刻观察,要陪在身边。

还记得弟弟向公司请假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在沙发上看顾,他在房间里睡,晚上一共起来了5次,每当我迷迷糊糊要睡着时,他就起来问我该怎么办,我要不断安抚他,隔天原本要上班,但早上时候觉得太累了才请假。

那天在家本想好好跟他聊,但发现他情绪变化很大,白天的时候很正常,但一个小时之后又变了一个人,所以觉得他是需要见医生的。

●送弟弟入院接受治疗,心里很煎熬,这个煎熬点是在哪里?


其实在考虑要不要送弟弟去治疗时,我首先考虑到的是弟弟的心情。我要他能够接受自己的病,所以在他有自杀倾向时,我就跟他说“你生病了,如果你同意,我带你去医院看病,如果不同意,我们就在家休息多一阵子看怎么样。”

我的煎熬在于他肯不肯接受自己病情,肯不肯医治,毕竟患精神病不是很好的事情,还要看患者能不能接受自己的病,所以我必须要得到他同意,才可以送他去医院。

然而看着他有自残倾向,变成另一个人,我觉得很心痛。

●弟弟接受了多久的治疗,情况才好转?


弟弟接受了两个星期治疗后就好转,包括吃药及心理治疗。出院回来休息一个月后,就回去上班,一切如常。但还是每天跟我们通话。

●身为照顾者,你如何去调适要应付工作、家庭及照顾病人的心态?


其实我觉得家人的开导与关心很重要,陪在他身边,他才会变好。还有就是同事的体谅,在弟弟生病时,同事能够在工作上调动,我才能带他看医生、复诊。虽然很累,但我还能撑得住。

其实妈妈也曾经是忧郁症患者,所以我大概知道如何照顾他们,去站在他们角度看事情,了解他们的病态。

●会否担心外人以有色眼光看待弟弟?


我是担心外人或亲戚朋友会怎样看待弟弟的病,所以开始时我没有向外人提及弟弟的情况,直到住院后才觉得,应该让一些比较亲的亲人及弟弟的好朋友知道,让他们来探望及开解弟弟。

在这过程中,我有跟他们聊一聊,让他们了解弟弟有精神病。幸好弟弟在能够接受自己的病后,也不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病或担心别人会怎样看待他,这对治疗就有很大帮助,毕竟他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

●身边的亲友知道弟弟状况后,有给予鼓励、帮助,还是两极反应?


大多数亲友知道弟弟生病后,都给予正面鼓励,没有讲什么闲言闲语。我觉得,现在社会比较进步,大家都知道精神病其实是一种文明病,很多人因为工作压力,或有心结无法打开,就陷入困境,有幻听、幻觉或受药物影响等等,所以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比较能够接受精神病患。

●身为照顾者,你有什么话想对其他精神病患家属说的?


无论是照顾妈妈或弟弟,身为精神病患照顾者,我想对其他家属说,要多一分包容及耐心。有时我自己也会发脾气,会忍受不住而崩溃,但因为他们生病了,这也不是他们想要或可以控制的。

有时他们会做出一些怪异行为或不能接受的动作,都要试着与他们谈,能够的话就禁止他们,不能够的话就只能接受,情况再严重就要看医生。

精神病一定要看医生,它不会自己好起来,要借着药物和医生的帮助,更重要的是要接受自己的病情。如果能够接受自己病情,康复几率很高,因为接受之后就会配合治疗,还有正面生活方式,都可以帮助病人康复。

所以面对家人有精神病问题时,必须站在他们角度去想,陪他们一起度过,支持他们打赢这场病。

●你觉得这期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家人患上精神病和患病期间,最大的挑战就是可能看不见康复的希望。但要转念一想,如果把这份希望熄灭了,那么他们靠什么来战胜精神病,所以最大挑战,就是要病人听我们的话,我们必须很有耐心告诉他要怎么解决,然后陪着他一起度过。

另外一个挑战,就是我们还要面对家庭与工作压力,必须要妥善分配时间。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有一个信念──“他会康复”,我们就会有幸福的日子。




延伸阅读:

【关心精神病患/01】精神病只是一种生理疾病  社会该如何给予支援?

【关心精神病患/03】患上忧郁症,是“真病了”……




相关稿件:


年度代表物,让他们看到什么?

【青少年性SM事件簿/02】打开SM这扇门的代价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