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艺文
7:55am 13/06/2022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作者:西北孤鸟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独白(尤其莎剧)作为表演选材,颇为考验演员表演台词功力。卜卜剧团的,却总有两把刷子。在线上戏剧第一幕里,他对莎剧的几个剧本中的几段内容做了既统一又区别的处理:首先他设置了一个狭小的“舞台”空间,最大地限制了演员的调度与移动,这样的好处是镜头固定在一个大约3X3米的画面当中,视觉上集中清楚,置景上可省却很多力气。实际上这一幕的所谓“景”,只是用了几张白色麻将纸,挂了起来当布帘子,或铺或堆积在地上制造一种拥堵、凹凸不平的地势或效果。这是程守明一贯的“破烂”美学。这里“破烂”当名词解,表示他善于将一些废品作为舞美元素,生发化腐朽为神奇的意外。故布景虽然还是这样简陋的安排,却由于选择了黑白拍摄,出来效果并不显得寒碜。反而在演员的声音、表演、配乐与光影衬托下,画面渗出一种凌厉感。

ADVERTISEMENT

第一段《刀》。这是马克白的独白。这是一场露脸的声音演出,镜头里只看到一只手与一把小刀,但透过声音可以想像到表情与身体的张力。作为开场,这样的延宕方式更激起观众的好奇与期待。但比较古怪的是道具选择了一把美工刀。

第二段《念头》。这是《理查三世》一开场理查的独白。这一段演员穿着长袖白衬衫,下面却穿件短裤衩,镜头拍全身时就像不穿裤子的“正经人”,却又安排在一张床上跳舞与骑马,形象与效果颇为滑稽可笑。但多次脸部特写镜头,又突出了人物心理的扭曲与阴暗。台词念白极富感染力,虽然念错了几个字音。

感性“舞蹈”毫无舞技

第三段《招魂》是出人意表的“舞蹈”。戏剧演员程守明半裸跳舞,是挺新鲜的“景观”。实际上他只是手提一个大风铃,逆光背对镜头缓步走向走廊纵深尽头,又缓缓朝镜头走来。在无调、随意风铃声中,在半明半昧光影,完成这段“舞蹈”。这可视为两块烧脑的深邃语言思想独白展示之间的缓冲地带。纯感性的“舞蹈”毫无舞技,却带来神秘又奇观的感受。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第四段《馅饼》。这是《泰特斯·安德罗尼克斯》第五幕第二场结尾,泰特斯要杀皇后的两个儿子,将他们的头颅捣成肉泥做馅饼给皇后吃,以报他们强奸自己女儿、还割下女儿的双手和舌头的深仇大恨那段独白。如何去表达像这段残酷、恐怖、血腥、疯狂、喷火的复仇之歌?程守明的答案是仿京剧的念词与发声方法(在演后谈中他还提到其实还混合了能剧的演法)。从观众角度,这个处理方式确实更好接受,因为富音乐节奏感的京剧念词与发声,中和了台词的血腥与恐怖,增加了艺术性与美感。

到了第五段《灵魂》(《哈姆雷特》中老王的灵魂独白)时,镜头缩小至上半身,只以突出的面部表情(尤其是眼睛)、动作和姿态,来表达人物的深邃思想和复杂感受,辅以字幕让观众了解表演内容。在演后谈里,程守明介绍这是印度古典戏剧“苦替雅坦梵剧”(Kuttiyattam)的表演方式,是他在新加坡“剧场训练与研究课程”学习期间的一种训练应用。

一人扮演所有角色

第二幕取材喜剧《仲夏夜之梦》,即剧中为了给雅典公爵提修斯的婚礼助兴,一群乡民讨论排练一出喜剧那段。这一幕走出了“剧场”,在一室内实景拍摄,完全是一个电影概念的构思与执行,演员一人扮演所有村民角色。此幕交出了编导一贯的本土化功力,语言也改为市井化的粤语发音。应该说第二幕的出现,娱乐效果让戏剧从第一幕的严肃与沉重走了出来,让观众的观赏神经线获得舒缓,是一个愉快的观赏结束。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这是个单人剧,也是个名副其实的“一人剧场”。戏剧结束,屏幕上放出演职员名单,观众发现本次演出从制作、编导演,到设计、拍摄、剪辑……都是一个名字,即程守明。实际上还有没写出来的——后来问他,如灯效、服化道、宣传、卖票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做。这说明了什么?从好的方面来看,它突出了个人才华能力,也降低了制作成本,多一人参与就要多一份开支,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团吃饱。甚至可以开玩笑说他改写了戏剧是集体艺术的属性;但从另一角度来看,一人操作的方式,少了第三只眼和手的帮助,却是难免削弱了戏剧制作的某些环节,例如本次演出宣传极为简缩,可说毫无行销方略,后来票房状况也可以是预料了的。

新纪元戏剧教师贺世平评《莎语截图》说:不必期待守明毕恭致敬对待莎剧。他认为编导把原剧优美台词肢解了,对白都变形了;台词被演员任意地把玩,抽走了声音,只运用演员的肢体表达,聚焦点都在表演上,让数百年来被莎迷膜拜的文字变得苍白。

西北孤鸟/程守明一人做剧场──《莎语截图》实验有兴味

我觉得贺师有点儿言过其实了。因为本剧除了第二幕的本土化,其它段落并无改动台词。守明只是在艺术形式上去做实验探讨,实验即创作。意大利戏剧家皮兰德娄曾说:剧场不是考古学。不情愿把古昔的作品重新塑形以跟上时代……这类谨慎是不值得褒奖的。剧场欢迎现代化,过去亦因为这样做而获益,才使得它一直处于生气盎然的状态中。不好说程守明的莎翁独白处理已获得巨大成功,但他的实验很有价值,况且在观赏过程是兴味盎然的。这也是我们为何要看表演而不只是研读剧本。

更多文章:

重编经典 以歌寄意述恩情——《宁听亲恩》音乐会
吴伟才/让静物把岁月留住 
梦境与现实的界限故事──《甲虫の梦》舞台剧 
西北孤鸟/大马没有真剧评?──一篇人肉炸弹式的评论 
郭碧容/用戏剧与舞蹈承载生命的痕迹──《IGNITE燎:单人表演艺术节》 
叶伟章/探索梦境的疗愈力量──《梦的故事》舞台剧 

打开全文
西北孤鸟
《莎语截图》
程守明
舞台剧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星期前
2月前
8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