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3 16:00:00  2251375
【口罩的故事/04】台湾带回来的珍贵手信
周刊专题



陈昱倩戴上了老妇人“逼”她买的口罩,而这也成为她从台湾带回来的珍贵手信。(图:受访者提供)
陈昱倩戴上了老妇人“逼”她买的口罩,而这也成为她从台湾带回来的珍贵手信。(图:受访者提供)



疫情之下,口罩是雪中送来的炭,也是赠予他人的玫瑰,还昭示了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的文化和卫生观念上的差异。

陈昱倩是电视专题记者,对于台湾人的口罩文化,她早有听闻。去年为台湾春季之旅做最后准备的时候,原本想在药剂店买个口罩带过去,但最后只买了基本的药片就作罢。

“坦白说我不喜欢戴口罩,即使咳嗽或感冒我都不会戴口罩,对我来说,伤风咳嗽戴着口罩呼吸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但我随身都会携带纸巾或手帕,一旦伤风咳嗽,就会用来遮掩鼻子或嘴巴。”

2019年5月,她只身到台湾旅行,当时是春末,天气有些冷。抵达台湾的第一天,走出台北车站正享受着凉凉的春风,或许是有点水土不服,摄氏20度的气温,陈昱倩开始咳嗽。不知什么时候,眼前就出现了一位老妇人。

“记忆中的她驼着背,比我矮,样子很严肃,大约六七十岁,她什么都没说,递来了一包口罩,然后指着包装袋上的价钱标签,示意要我买下。我跟她说不要,但她似乎不肯放过我……”

两人僵持了超过1分钟以后,陈昱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付了100元台币,买下了那包10片装的口罩。

“我想这已经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这已经是一个文化冲击。”台湾是一个很注重卫生的地区,如果伤风、咳嗽或感冒不戴口罩的话,似乎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既然来到台湾,就入乡随俗吧。

当天,陈昱倩乖乖戴上口罩,只不过到了第二天,她就不再感冒了,那包口罩也只用了一片。现在想回来,她怀疑那老妇人是在台北车站售卖口罩的聋哑人士。

直到最近疫情肆虐,她再次从那包装袋里取出一片口罩。而在这口罩短缺的季节里,那包口罩,成了她从台湾带回来最珍贵的手信。


延伸阅读:

【口罩的故事/01】口罩生成记──从零到一片片,口罩背后的生产线

【口罩的故事/02】一罩难求,疫境自救
【口罩的故事/03】疫情下的口罩,雪中最暖的炭
【口罩的故事/05】口罩──他们工作上的亲密伙伴


作者 : 蒙慧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