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9-14 10:00:00  2340972

非常人物/踏上人道救援之路 王静雯成为生命守护者

人物

8月19日是世界人道主义日,这是向所有在前线不遗余力挽救他人生命的人道主义工作者致敬的一天。据联合国数据显示,2020年大约有1.68亿人需要援助和保护,即全球每45个人就有一人需要帮助。今年的情况不同,各国上半年疲于奔命地应对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肆虐,部分国家疫情局势恶化,人民还得承受战乱和冲突所遗留的祸害,以致受灾人数持续增长。全球各个人道主义组织的无名英雄毅然走入满目疮痍的地区,尽力守护每一个脆弱的生命。现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经济安全项目官员的王静雯是其中一人,过去几年一直在非政府组织工作,竭尽所能帮助弱势群体,改善他们的生活和复原社区。

王静雯称,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推行粮食生产和微型经济项目后,还得持续收集资料和跟进受惠家庭的状况,比如询问对方有哪些改变,孩子是否有足够的食物营养,所提供的种子能否种出农作物等等。
王静雯称,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推行粮食生产和微型经济项目后,还得持续收集资料和跟进受惠家庭的状况,比如询问对方有哪些改变,孩子是否有足够的食物营养,所提供的种子能否种出农作物等等。



发生灾难危机时,人道主义组织往往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以最快速评估灾情和善用有限的资源。他们有清晰的目标——挽救生命,与当地组织单位协作,赶紧成立物流团队运送物资、提供医疗服务、建立基础设施、重建灾民家园等等。

今年头,王静雯在肯雅内罗毕的工作正式告一段落,她决定抽空回马休息一两个月,等待8月份再远赴南苏丹。期间,恰好逮到机会与她会面,聊聊她在人道主义组织的工作经历。

过去6年,王静雯一直与数据打交道,支援非政府团队的后勤工作,通过解读、分析和归类,识别出民众所需,协助他们拟定一个有效和可持续的救援计划。从2014年起,她便开始在非政府组织工作,比如泰国的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难民署从事数据分析工作。她发现很多历史悠久的非政府组织拥有巨大数据库,且一直需要专才帮忙管理、剖析和消化。这些年,她陆续到过瑞士、约旦、也门、肯雅、南苏丹,利用自身专业协助当地的非政府组织。

年轻一辈鲜少以进入非政府组织工作为志向,毕竟传统家庭的父母皆盼望孩子选择一份收入优渥或大好前景的工作。性格爽朗的王静雯回答,或许是小时候的愿望成了一种“指引”,引导她慢慢走到这条路上。12岁时,她的志愿就是成为政治人物。“如果对一些事情感到不满,我会想到成为政治人物可以改善这些情况。因此,我的学士学位是政治系,这和一般大学生的选择很不同。”

最初,她还是随着“主流”趋势选修经济系,然而半途失去兴趣,考试成绩也不理想。后来,父母妥协,放手让她挑选喜爱的科系,而王静雯决定报读政治系,还考进英国埃塞克斯大学。


走出象牙塔,贴地考察真实情况

毫无意外,多年后,王静雯意识到想做政治人物根本不需要一张政治系的文凭。她不禁笑了笑,表情无奈地说,毕业后都不晓得可以从事什么行业。那时幸运之神恰好提供一个选项,她申请到硕士奖学金,进而转换跑道选修社会政策学。这倒很契合王静雯的志向,跨界尝试新事物,她从中学会数据分析技能,研究各种社会政策模式,探讨其利弊和影响。“我觉得读了以后,间接具备了很多实用的技巧,仿佛可以去做更多事。”较后也顺其自然地前往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你知道荷兰的学校有分成‘黑校’和‘白校’吗?”她不经意地说出自己多年来的观察。两者的差别在于白校是以当地荷兰孩子为主,凡是非西方移民家庭孩子,不论是土耳其、摩洛哥、非洲等,他们都在“黑校”就读。“其实跟我国的情况很类似,有多源流学校,荷兰人会送孩子到相同种族的学校,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心理。”

王静雯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在荷兰7年,她一直埋首研究社会现象和议题,希望做更多探讨和改变。想要分析社会议题,人永远都是焦点,谈论关于他们的困境和挑战。在象牙塔里,日常生活是撰写论文、教课与学生互动,但,她认为终究无法“贴地气”,看不到现实社会真实的一面。最后,她决定走出大学,投身到非政府组织。

原以为找工不容易,她却意外发现很多顾问公司需要数据分析专才,从而获得很多工作机会,大部分都是非政府组织。她强调,很多人有刻板印象,误解在非政府组织工作是做免费义工。“帮人道主义组织工作是一个很实际的工作(real job),一份需要专业的工作,绝对不是义工,你可以凭着这份薪资过活。同样的,你也可以在人道主义组织担任会计师、行政人员、物流人员等等。”


数据分析能加速资源分配

人道危机时,数据分析更显重要。在收集、解读和分析数据时,可以根据答案去规划救援方案的优先次序。她举例菲律宾地震,率先要部署评估团队到当地考察,与菲律宾的红十字会或其他非政府组织了解实情,接着采访灾黎和询问所需。采集资料的过程中,可以得知受灾人数、建筑损毁程度、灾民被安排在哪些营地或收留中心。“假设之后举办筹款活动,你需要知道人数、物资数量和预算。比方说有10万人流离失所,救援组织想要帮忙修建屋子,就要计算这些材料费用。”

“我们必须知道数据的用途,才会去收集这些信息。”统整这些数据后,可以依据灾情程度调整,分发合适的救济品和物资,比如防水帆布、草席、棉被等等。不过,灾民没有太多时间处理心灵创伤,眼前就要应对衣食住行的难题。实地考察和家访时,他们的眼神是充满焦急和悲伤,内心渴望评估团队能运送物资和食物。然而,他们无能为力,这也是最真实的写照。王静雯坦言无法为灾民做任何承诺,毕竟当下救援组织还在筹款和募集物资,并不知道这些救济品的数量。

随着时代进展,人道主义组织除了维持传统的访问调查,还会善用科技评估和分析灾区形势,借助卫星影像或出动无人机拍摄。比方说卫星遥感数据(remote sensing),可以通过卫星观测地面,然后结合数据评估灾区的受损范围和变化。

肯雅红十字会(KRCS)2019年4月份在内罗毕举办“地图马拉松”(Mapathon)活动,召集一班人通过“开放街图”(Open Street Map)去绘制灾区地图,王静雯是其中一分子。为了统计和迅速分析灾情,很多救援单位会采用这个方式绘制灾区地图。去年,西南印度洋热带气旋“伊代”袭击了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和马拉维,当地救援组织急需各种道路和建筑的数据。这场活动就是透过各种卫星影像去确认损坏建筑和道路的位置。
肯雅红十字会(KRCS)2019年4月份在内罗毕举办“地图马拉松”(Mapathon)活动,召集一班人通过“开放街图”(Open Street Map)去绘制灾区地图,王静雯是其中一分子。为了统计和迅速分析灾情,很多救援单位会采用这个方式绘制灾区地图。去年,西南印度洋热带气旋“伊代”袭击了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和马拉维,当地救援组织急需各种道路和建筑的数据。这场活动就是透过各种卫星影像去确认损坏建筑和道路的位置。





对方未必知道一公斤有多重

人道主义组织的任务不仅是救济,还包括预防、复原和重建社区。王静雯从喧嚣的都市来到地球的另一端,生命经历了很多淬炼和冲击。她以南苏丹的居民为例,当地很多文盲或受教育程度不高,甚至不懂公斤的单位。对方只会以“盆”作为衡量单位,以最简单的方式计算自己的经济所得。因此,她必须事前知道一个盆相等于多少公斤,才能得知相应的重量。“还有一个难题,不同的地方,居民口中的盆,其尺寸都不同。我们要去整合这些资料,然后制定出一个平均值。”

5497LTS202082814094620000.JPG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农业项目是为农民提供种子和工具。该委员会去年10月份回到南苏丹一个村庄评估当地农民的收成。由于当地农夫是文盲,他们便用盆来衡量当季的收成。在尼日利亚,当地居民在市集则会用“Mudu”或大碗去称谷物。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农业项目是为农民提供种子和工具。该委员会去年10月份回到南苏丹一个村庄评估当地农民的收成。由于当地农夫是文盲,他们便用盆来衡量当季的收成。在尼日利亚,当地居民在市集则会用“Mudu”或大碗去称谷物。



要如何知道农夫的收成和处理方式?大家语言不通,未必说得清楚。既然有盆,王静雯就依样画葫芦,用20颗小石头象征收成的总数,请对方划分有几颗石头是供销售,有几颗是自己食用。“有些人就划出10颗石头拿去卖,2颗自己吃,2颗拿去和别人交换其他农产品或日常用品。在战乱地区,资源非常匮乏时,很多时候大家都会采用以物易物机制,如果能卖就卖出去。”

在尼日利亚高原州(Plateau State)的一个村庄,当地居民会将粮食储存在这个传统的谷物粮仓。
在尼日利亚高原州(Plateau State)的一个村庄,当地居民会将粮食储存在这个传统的谷物粮仓。



不一定都派发食物

不是每一次都会派发食物和物资,王静雯解释,除非当地市集因为动乱而关闭,不然会派发救济金,让民众去市集购买物资,确保社区经济正常运作。她指出,每一个决策都必须深思熟虑,考虑各方因素和后果。倘若每个组织都免费分派物资,久而久之会影响市集生意,很可能导致档主倒闭和市集规模萎缩。当救援组织撤离后,民众的生活又会怎么办?

除了物资援助,从心理层面而言,救援组织的到来也能提振民心,带动整个社区。南苏丹时常爆发武装冲突,战火愈演愈烈。当地居民为了避开风险,纷纷逃离家园,等动乱平息了再回来。王静雯曾到南苏丹一个村庄考察,恰好其中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员工是来自同一个村庄。对方说,当地的动荡已持续好一段时间,市集也关闭许久。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四轮驱动车驶进村庄后,当地居民竞相广传这个消息。期间,不少离开的居民陆续返回,就连市集也重新营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出现,无形中赋予他们一个希望,亦代表这个村庄会重焕生机。

如今,疫情已经重创那些饱受战火蹂躏或缺乏完善医疗系统的国家。王静雯认为,全球经济早已疲弱,未来几个月或许会出现失业潮,进而形成一个蝴蝶效应。现今的人道主义组织正面临严峻挑战,眼前就有武装冲突、疫情、经济萧条、医疗系统崩溃,加上善款和资源短缺,很多人担心将会引发更大规模的人道危机。

5497LTS202082814074619998.jpg



在南苏丹联合州(Unity state)的一个农村,到处可以见到用泥、竹和茅草搭成的传统小屋(Tukul)。在屋子旁边的空地便是农民的心血,他们种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提供的种子,盼望有足够的收成。
在南苏丹联合州(Unity state)的一个农村,到处可以见到用泥、竹和茅草搭成的传统小屋(Tukul)。在屋子旁边的空地便是农民的心血,他们种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提供的种子,盼望有足够的收成。



相关文章:

非常人物/玛丽安李:我不戴头巾,我对抗的不是宗教,是父权主义

非常人物/何嘉雯:爱自己,就能把生命最艰难给化解


作者 : 林德成(记者) 受访者提供(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