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12 09:05:00  2355744

梁慧颖/与受访者的距离

编采手记



记者这份工作,常常会给人交游广阔、人脉很广的印象,但是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性格使然吧,我很少跟受访者在访问结束后仍然保持联络,双方关系就仅止于记者和受访者的交流,这种距离我觉得刚刚好,若有缘自然会再相见。

不过,最近有位受访者却让我对“距离”的拿捏犹豫不决,不知道应不应该更走近对方一些,或是跟对方多说些什么。请别误会,这不是什么暧昧流动的浪漫故事,而是一个有点像是走在新闻伦理钢索上的报道。这个报道当时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就会陷对方于舆论的暴风圈中。

这位受访者是一位只有初中年纪的女生,会找上她是因为副刊组两周前在做一个关于青少年SM(性虐恋)的专题,而这位女生是参与其中的一人。由于她还未成年,因此这个报道无论如何都必须保护她,最起码要为她的身分保密。

最初在社交平台联络上她的时候,她挺快就答应接受访问,态度之爽直其实颇让我觉得意外。接下来,无论问题多么的尖锐,她几乎都无所不谈,反而有时是我被她的坦荡搞得措手不及,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试探她的底线。

作为记者,我理应要很感谢她的态度那么大方和坦率,但是理智告诉我,她有些想法是我无法认同的。这时候,我大可以中立为由,赶快结束访问马上抽离,可是当考虑到对方是未成年少女时,又觉得好像不能够就这样掉头离开。当时的我还蛮犹豫,犹豫到底要不要再踏前一步,尝试跟她谈谈或是开导她。但是另一方面,我没有受过专业的辅导训练,担心万一变成自以为是的说教把她吓退,那就不好了。

访问结束后,我们还是有稍微地聊一聊,在报道刊出之后也有联络过一次。虽然我还想对她多说些什么,却又担心再讲下去的话,她会觉得这个阿姨实在有够烦而把我拉黑,以后想再联络就怕是很难了。我只好告诉她,欢迎随时联络。

上周末的第三十一届台湾金曲奖颁奖典礼,陈珊妮在夺下最佳制作人奖时说到:“制作人是个谜样的工作,你要为歌手投入多少情感,这个都是自己拿捏,外人很难了解的。”这心想记者不也是如此吗?记者在下笔时,还有在交稿后要对受访者投入多少感情,这些都得自己拿捏,没有一个准绳可言。


更多文章:

黄琬焮/妈妈的“阅读报告”

白慧琪/你知道我在写你吗?

陈愐壮/多打标题,少打壮壮

郭慧筠/生命的五味杂陈

李依芳/诚·信


作者 : 梁慧颖(副刊【新教育】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