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05 09:55:00  2350466

黄琬焮/妈妈的“阅读报告”

编采手记


原本打算行管令之后回乡,订好的机票,因为瘟疫的影响被迫取消。农历新年之后,我就没有回过家,与家人的联系只能靠电话。妈妈知道我在报馆当网络编辑,由于家乡的信号不太理想,她无法随时随地上网,所以也不太了解网络编辑的工作。远在东马的妈妈只能每天翻阅报纸,读(睹)物思人,偶尔会跟我分享在报纸上看到的新闻。前几天又收到妈妈的“阅读报告”。

“昨天西马版有一张照片好像你。”

“是吗?哪一版?拍张照片来给我看看。”我回复妈妈。

叮咚。许久过后,妈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并附上一句:“在机场拍的,背包也跟你的很像,是你吗?”

我迫不及待下载妈妈发过来的照片,想看看妈妈眼中长得像我的人到底有多像。只见照片中的女子身穿白色上衣,系着马尾,背着深蓝色的大背包,脸上虽然戴着口罩,依然看得出有点紧张,仿佛是刚赶到机场,满头大汗。随意用手拨开的刘海有点凌乱,身型比我壮一点,唯一像我的应该是鼻梁上那副黑框眼镜。

“Ngaiti!!!”(砂拉越客家人口头禅,与“OMG”、“Walao”、“天啊”等同义)

“哪里像我?我哪有那么______!”

“原来我在你眼里是长这样的呀!”

“重点是航班被取消了,你都知道我没回去,还跑去机场干嘛,这根本就不是我呀!”

妈妈不认得我的样子,心里难免有点伤心,激动得回复了一连串反驳的话。

“不要激动,不是就不是啦!”妈妈的这句回复,夹带着小失望,让我突然想起投稿【星云】版的长辈级读者。

【星云】版偶尔会收到长者的投稿,内容除了心情写照,还有一些想对儿女说的话。看着这些长辈的手写稿,撇开想赚稿费的理由,我心想,他们不会上网又希望文章可以被刊登,也许纯粹只想透过报纸传达信息给儿女,希望身在外坡的孩子翻阅报纸的时候读到他们的文章,想起他们。

我妈该不会以为我偷偷用这种方式给她惊喜吧!又或者是因为太想我,日有所思“阅”有所梦,翻着翻着,报纸上的所有人物都变成了她的女儿我了。我没有向妈妈求证,因为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承认。

“不要伤心,你在我眼里是美女啦!”隔天,收到妈妈这句安慰的话。我猜,一定是爸爸昨晚跟她分析报纸上那个人那一点不像我,她才承认自己认错人。

现在科技发达,上网已经成为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年轻人一手一机,从早上张开眼睛到晚上闭上眼睛前,工作、看新闻、分享资讯、娱乐八卦等等几乎离不开网络。但对我父母这种不会上网的长辈而言,不管世界怎么改变,报纸依然是他们不变的寄托。一张陌生人的照片都可以讨论好几天,不知道这篇〈编采手记〉会被我爸妈讨论多久呢?



更多文章:

白慧琪/你知道我在写你吗?

陈愐壮/多打标题,少打壮壮

郭慧筠/生命的五味杂陈

李依芳/诚·信

袁博文/改变的生活,待改变的习惯


作者 : 黄琬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