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0-29 15:40:00  2366396

【老去的老港/01】老港 犹如红颜白发

焦点


老港,虽然已经年华老去,但岛上还有对它眷恋不舍的岛民。
老港,虽然已经年华老去,但岛上还有对它眷恋不舍的岛民。





老港随着岛民的搬离,岛上大部分的屋子都已经空置,变成了后山猴子群的家,形成猴子比人多的现象。

至今仍住在岛上的居民,从10岁到70岁不等,有的更是三代同堂都住在这个没水没电的离岛上。他们的孩子、父母都已经在十八丁或太平等地方置业,但他们还是选择留在岛上,偶尔“上岸”就好。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黄玲玲

老港,是一个距离霹雳州十八丁约1公里的离岛,严格来说是一个没落的渔村,现在只有十多户固定居民。

然而没落的渔村并不是重点,在这个距离“文明世界”只有半小时船程的小岛,至今还是没水没电,岛民喝的雨水,以发电机发电。岛上虽不缺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可以无远弗届与世界接轨,却没水没电。

对现代人而言,停电几个小时,制水一两天已经是天大的事,刻不容忍,但老港的岛民百年来都是在过着没水没电的日子,哪怕我们认为在西马半岛已经不可能有没水没电的地方,但它却是如此存在着。

“这里没水没电,不觉得很不方便吗?为什么不搬到外面去住?”

岛民说:“不会啊,都已经习惯了,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到外面住反而不习惯!”

这个小岛也曾经热闹、有过盛况,那时住了约百户居民,所以这里有一所华小──培智华小,是岛上孩子的教育摇篮手。

如今,这个离岛只剩下十多户的固定岛民,偶尔一些已经搬到十八丁的渔民会因为作业方便,而在岛上留宿几天,所以岛上的学校现在只剩下3名学生,分别是四、五、六年级各一名,过一年就少一个。

随着岛民的搬离,岛上大部分的屋子都已经空置,变成了后山猴子群的家,形成猴子比人多的现象。

至今仍住在岛上的居民,从10岁到70岁不等,有的更是三代同堂都住在这个没水没电的离岛上。他们的孩子、父母都已经在十八丁或太平等地方置业,但他们还是选择留在岛上,偶尔“上岸”就好。

老港,是比十八丁、马登更早开发的渔村,水路是唯一进入老港的交通。
老港,是比十八丁、马登更早开发的渔村,水路是唯一进入老港的交通。





老港的码头。
老港的码头。





看潮水决定生活


马速安,19岁,是岛上的第三代居民,自出生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念完小学,就到十八丁念中学,最后还是回到这个老地方,当一个渔民。

他说:“住这里很舒服啊,冲凉用雨水,没有下雨的话,就去十八丁载水回来。电源用发电机及太阳能,也不怕停电。从小就习惯这样的生活,所以也不觉得不方便或麻烦。”

目前,他跟公公、婆婆及亲人7人住在岛上,爸爸妈妈已经搬到太平新板居住,但妈妈每天还是会回来经营岛上唯一的咖啡店,然后下午再搭船回去太平。

对一个十多岁的小伙子而言,外面的世界应该更有吸引力,朋友长大后一个个的离开了,在没有娱乐的离岛上,难道不觉得闷吗?

马速安说:“不会闷啊,岛上的生活简单、快乐,每天出海捉鱼,偶尔出去新板的家小住。

“爸爸一直都有叫我一起出去住,但我不喜欢,还是这里比较自在,风凉水冷,连冷气也不用开!”

他回忆小时候岛上有很多居民,逢年过节的都很热闹。如今大部分人都已经搬到岸上居住。现在长期居住可能只有10家左右。

“但他们也是看潮水而住,出海的日子就会住岛上,假期或无法出海的时候就会回到十八丁或太平住,所以这里比较像宿舍。”

会不会离开这里?他说:“有想过到新加坡打工,但现在还不能出国,所以再看看吧!”


乐天的马速安觉得在老港生活很自在,没有想过要“上岸”生活。
乐天的马速安觉得在老港生活很自在,没有想过要“上岸”生活。




马速安的妈妈经营岛上唯一的咖啡店,所以没有出海或休海的日子他会帮忙妈妈。
马速安的妈妈经营岛上唯一的咖啡店,所以没有出海或休海的日子他会帮忙妈妈。






用雨水冲泡的“虎咬狮”,是不是充满大自然味道?
用雨水冲泡的“虎咬狮”,是不是充满大自然味道?




老港的由來


老港(Kuala Sangga),是一个超过百年的渔村,比十八丁、马登(Matang)开发得更早。据说,早在150年前霹雳州发现丰富锡矿后,从中国南来的先辈,多由老港登陆,然后再乘船到十八丁、马登上岸,展开他们的淘金梦。

老港,至今还是一个只有水路可以抵达的离岛,更是一个还没有水电供应的岛,尽管距离十八丁只有半个小时船程,所以它是一个道地的原生态渔村。

如今的老港已经人丁凋零,但它还是一个盛产虾米、鲜蚶的地方,仍住在岛上的居民还是以渔业为生。

迟暮的渔村──老港。
迟暮的渔村──老港。



曾经兴旺的老港,如今只剩下残破的桥樑木桩。
曾经兴旺的老港,如今只剩下残破的桥樑木桩。




虽然很多屋子都已经残破,但岛上的木桥还维持得相当好。
虽然很多屋子都已经残破,但岛上的木桥还维持得相当好。




在岛民陆续搬离后,后山的山猪、猴子经常到岛上来觅食,经常可以看到成群山猪出没。
在岛民陆续搬离后,后山的山猪、猴子经常到岛上来觅食,经常可以看到成群山猪出没。




尽管没水没电,但这里却有通讯设备及网络,因为早在1980年代,政府已经在这里安装太阳能通讯接收站了,所以在这里可以上网,也可以用手机通讯。

虽然人烟稀少,但老港却成为十八丁旅游路线的其中一个点,游客会被安排到老港走一走,品尝岛上唯一的咖啡店那用过滤雨水冲泡的十八丁特调“虎咬狮”,以及参观已经废置的圣安纳天主教堂,这是岛上一座古老的百年教堂。

岛上已经没有天主教徒,但岛民还是把教堂打扫得很干净,所以参加十八丁旅游团的人,都会来老港走走,船夫兼向导都会向游客介绍这座教堂。


老港传统的水上屋。
老港传统的水上屋。





延伸阅读:

【老去的老港/02】没水没电难不倒老港人  依然活得悠然自在

【老去的老港/03】老港岛上无白事?



相关稿件:

【十八丁炭话/02】第二话:“黑白分明”的烧窑人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1】发现兽医部秘密基地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